陳靜姿/妳/你也這樣想:沒賺錢養家就是不負責任的爸爸?

by 陳靜姿

兆云住在高雄,突然有一天打電話給我,她說她快無法承受、需要諮商。適逢連假,於是我將假期排開,確定她搭車到台北的時間,很快的與她進行諮商。

兆云:我爸爸病危,醫院請我簽《放棄急救同意書》中家屬簽的「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

諮商師:為什麼是妳來簽呢?

親子。Photo by Ray Hennessy on Unsplash

兆云:因為媽媽在國外工作,我是獨生女,所以家屬的部分要由我來簽署。爸爸自己也簽了。

諮商師:簽這份同意書的確是很困難的事情,很捨不得爸爸,是嗎?

兆云:爸爸是慢性病患者,近日狀況不是很好,我們已有心理準備。但是我除了不捨外,我更沒辦法接受的是「他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呢」?我有記憶以來,爸爸就未曾工作賺錢養家,家裡所有的經濟來源都是靠媽媽一個人負責。我真的很生氣,他從來沒有對我和媽媽負責過,為什麼都要死了,還要我來簽這份《放棄急救同意書》承擔責任。

諮商師想要進一步知道父母之間關係,於是我便問兆云媽媽的近況。

諮商師:媽媽人在國外知道爸爸病危的消息嗎?

兆云:媽媽知道,但工作上還有一些事要處理好才能回來。她很擔心見不到爸爸最後一面。

諮商師:看來媽媽很在乎爸爸,是嗎?

兆云:爸媽感情一直很好。

諮商師:爸媽感情很好,那妳有和媽媽談過爸爸的事嗎?比如,媽媽覺得爸爸是怎麼的人。

兆云:有。媽媽說:「爸爸很需要人家的保護。」

諮商師:所以媽媽一直很保護著爸爸,他有抱怨過爸爸沒工作賺錢不負責任嗎?

兆云:沒有,我懂事以來,媽媽就很努力的工作養家,在工作上也有不錯的成就。他希望自己就能負擔家中的開支,爸爸就可以不用外出工作。

諮商師:媽媽外出工作時,妳是由誰來照顧呢?

兆云:爸爸。成長過程中,因為媽媽一直很忙,所以都是爸爸在陪我。爸爸喜歡攝影,所以每天放學後,爸爸就帶我去好玩或風景漂亮的地方,幫我拍照。

諮商師:所以,成長過程都是爸爸在陪伴妳。

兆云:對,因為有爸爸陪伴我,媽媽就能放心的去工作。

諮商師:在我們剛剛的談話中,我聽到妳形容的爸爸,除了沒出去工作賺錢外,在妳和媽媽的心中似乎有一個重要的位置。那是什麼位置呢?一個爸爸?不負責任的爸爸?

此時,突然看見兆云臉上露出笑容:「我覺得我好幸福,爸爸也好幸福。」

*-。-。-。-。-。-。-。--。-。-。-。-*

雖然我們沒有強制義務「爸爸應該如何,媽媽應該如何」,但性別分工仍然存在於社會普遍價值觀,往往視為理所當然。男性被視為必需負擔經濟收入者,以維護一個完整的家庭。如果男人沒有依照社會的期待出外進行有償工作,這樣的男人就是不負責任,或沒有用的人。

兆云的爸爸因有社交能力障礙,因此無法正常工作,家中的經濟都由兆云的媽媽來承擔。兆云在社會價值觀的薰陶下,只看到爸爸的不負責任,及媽媽辛苦的外出工作。完全遮蔽了爸爸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帶來的美好。因此,我在諮商的過程中,藉由詢問「很捨不得爸爸,是嗎」?找出兆云情緒的鏈鎖,並引導兆云看見生命中的美好,重構爸爸在她心中的角色。

我們每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會慢慢地建構自己一套的價值體系,而這價值觀將成為個人行為處事的原則。包括,人與自然、人與群體,人和人的關係,而這些價值觀看起來很抽象,甚至模糊而不自覺,但它卻無時無刻的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展現,並影響著我們道德判斷。《沒關係,是愛情啊》是一部以心理醫學為基礎,探討人為什麼會產生心理障礙的韓國電視劇,劇中有一段話:「世上最暴力的語言就是:要像個男人、像個女人、像個媽媽、像個醫生、像個學生的這些話。」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到這世上,我們都一直在學習,或者說,什麼是「應該」的,其判準點要立基在哪,不只從自身角度出發,尤其在現今追求性別平等的年代,我們更應正視這道性別分工「價值觀迷思」的牆,打破男人應該如何,女人就應該如何,而是要讓每個人得以自由地選擇要如何生活。

(作者為哲學諮商師、兒童哲學講師)

如何觀看孩子的世界?了解更多靜姿與親子的哲學對話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