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教我的事

by 流浪小貓咪

近日,好不容易從搬家的勞碌工作裡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這段日子的種種改變。

我慶幸自己還不用面對於像都市原住民或都更的社群般,在政府一面倒傾向財團的情況下,被政府或財團利用法律作為不斷迫遷和邊緣化的情況(編註 人間異語:不認識的一群人 奪走我的人生)。可是,我們這一代城市人,或從不同地方來到城市生活的人,好像都無法躲過不斷遷移的命運。而每個遷移行動的背後,目的又是為甚麼呢?

這次搬家,已經是我人生第十三次搬家。這次是因為房東須收回房子自用而必須搬家。搬家前,我和Jeremy決定要從小套房搬到比較大的公寓去。可是,哪種房子才是我們真正的需要呢?

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來「討論」,而不是盲目找房子。過程中,我們不斷反問自己「要的是甚麼東西」?光線?價錢?空間?裝潢?交通便利?社區環境?以往,我們都奢望自己以住在新式電梯公寓和新裝潢的房子裡,來證明自己已經爬上中產的身份。可是,這等房子往往到最後卻變成我們的「酒店」。我們和房子的關係極淺,更跟鄰人和社區完全沒有關係!每天,我們就是在汲汲營營地賺錢來付這「酒店租金」。我們在不斷遷移後,終於停下來反問自己:「我們還要繼續過這種生活嗎?」

的確,當我們最後決定搬進這棟舊式公寓後,我們開始懷念起昔日居住環境的方便。因為,現在我們必須自置家具、自行規劃室內擺設和空間的使用等。不過,雖然我們花了一整個月來打掃、整理、規劃空間,但卻赫然發覺自己才能有機會更了解房子、社區、鄰里之間跟自己可以產生怎樣妙微而有機的關係。

譬如,最近我因為懷疑房子裡有跳蚤的問題,而跟鄰居打探滅蚤方法的時候,知道了這個房子和房東的過去。鄰居憤怒地向我表示他對前任房客和房東的總總不滿,以及社區內的人跟他們的關係。雖然,我被他「精彩」描述我們住的房子過去曾是一間「蟑螂屋」的論述嚇倒。可是,我覺得我們的談話、鄰居的情緒,正正代表我們正嘗試建立一種比較親近、信任的關係。而這種關係更突顯過去我相信自己、相信錢便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以及別人總比我無知的自大!

另一方面,由於房子的面積變大了、空間的用途也變多了,很多過去對男女性別的刻板形象:如女性就要負責家事、料理、男性便應留在書房裡工作的想法又再度出現。可幸的是,Jeremy積極介入家中所有的工作,使得我更敢於提出自己對於書房的需要、料理的不熟悉。現在,家事都由我們二人共同分擔,料理和購買食材、日用品的工作也是我們共同去負責。有時候,雖然仍需要他來協助提比較重的物品,但至少在很多日常的工作上,過去刻板的性別形象不再對我們產生如斯沉重的影響。

房子無法自己說話,但她卻用不同的人和事來教我如何跟她、他和我自己相處!

想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