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病說出來

by 流浪小貓咪

小時候,我花了十年時用中藥和西藥來治療濕疹,可是成效不彰。後來疹子突然消失,我以為可以跟濕疹從此拜別。怎料,最近大半年,我的濕疹開始發作,而且規模越來越大。西醫的說法是因為我早期濕疹的病史,過敏性的身體本來就很容易復發;中醫的說法則認為身體的循環系統因飲食和壓力而出現失衡,體內的熱無法散出,故形成濕疹或風疹。

雖然身體抓癢讓人很難受,但更難受的是無法把癢清楚地說出來,以及討厭自己生病身驅的痛苦。

Photo by JonGenius
Photo by JonGenius

上月家中淹水,髒水和清潔劑使我的過敏發作。結果,我全身發癢、手掌腫脹並長滿水泡。遠遠看過去,我的手就像是一大片岩石。血、濃水、濃泡,無時無刻都奏著進行曲。而鄰居見到我身體多處發紅、潰爛,臉上除充滿驚訝,也跟我保持距離。

於是,我只好去看西醫,希望能尋找治療的方法。怎料,醫生看到我的情況,臉上除展露出厭惡的表情外,更完全不想察看我過敏的部份。好像我得了這個病,讓她受苦了!她沒有對我的症狀解釋太多,只把我告訴她的病史變成我今次發病的病因。短短三分鐘,她便用一堆類固醇藥物把我打發。

回家的路上,我非常難過。之後,更為自己身體生病的事,而氣憤的斥責自己的身體。我總是期盼著自己有天可以回到過往的健康,看見完好的肌膚。可是,隨著我焦慮自己的身體距離昔日健康的體態越來越遠時,我抓癢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我一邊流淚一邊希翼著自己那潰敗的身體突然會有奇蹟的出現。然而,身體也好像試圖以癢跟我說著:「我受夠了你的折磨,請你不要逼我變成以前的你吧!」

期間,我把自己的難過和病痛簡短地寫在臉書上。朋友們見我多月來不斷受濕疹、過敏之苦,紛紛到我版上留言問候,並熱心提供不同的治療方法。而且,更有不少朋友於我版上勇敢地表達他們同受多年濕疹的困擾。這些片言隻字看似抱怨,事實上卻是令我感動、振奮和讓人感到被接納。因為,我們都沒有因為生病而把這個所謂不健康的自己隔離,或極力掩飾自己與常人之差異。反而,我們透過文字相遇,並讓更多不了解這個病症的人了解我們的處境。

而這樣的相遇,也讓我想起樂生院裡患痲瘋病的阿公阿嬤、身心障礙者和精神病康復者,或其他底層階級的朋友們。

我慢慢明白到,病痛或貧窮,雖讓人的身體受到折磨。但是,造成人傷心裡的傷痛或種種創傷,往往是源自旁人的不理解、忽視和鄙視。因為失去傾訴或接納的對象,這種有苦無路訴、有話說不得之苦,最終可能讓病人或窮人更怯於尋找更多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及忽視自己本身所擁有的生存能耐。就像我在濕疹大發作,而藥到又不能病除之際,只想以了結自己作為解決問題的模式類近。

經過幾番波折後,我的病情現在總算能穩定下來。於是,我便提筆把自己這段時間的經驗和想法跟各位分享。亦希望各位能更珍惜身體及好好聆聽身體要跟我們發出的種種訊息。同時,也好好關注和發掘身旁每個「異常」人的「正常」生活。

想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