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婚了(下)——關係的移動

by 流浪小貓咪

上回提及我如何在工作、居留和二人關係中,努力和Jeremy在過程中辨認出我們的方向和位置。上集刊登之後,我經常收到友人「關心」這個故事的下集。而我,總是結結巴巴的回應著他們的關心和好奇。不是想吊別人的胃口,而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理解家中長輩們在這過程中的反應。畢竟,越親近的人,我們便越難找到一個恰當的距離來「正視」他們。

真的可以嗎?

自從我們二人決定要去辦登記結婚後,我們也開始進行遊說/通知家長的行動。其後,Jeremy的媽媽憂心忡忡的來到我們家,小心翼翼的問著有關我們結婚的問題。她聽完Jeremy的說法後,非常擔心的看著我說:「人家是長女,這麼簡單,真的沒關係嗎?」然後,她問著是否要跟我們一起去香港,跟我的父母見面;又擔心著是否要付沉重禮金的事。說著說著,她更向Jeremy說,要不然她把那些退休金全拿出來給我們買房子好了。

一直秉持要跟家人劃清界線,來爭取自主空間的Jeremy,馬上便否決了他媽媽的提議。就連他媽媽說要在台灣至少擺五桌宴請親友的事,Jeremy也是以同樣姿態回應:「說好了一切從簡,大家各自宴請一桌便好!」Jeremy的媽媽看著Jeremy信心如此堅定,也只好暫時同意。臨離開時,她又再問了我一次:「你父母真的會同意你們這樣做嗎?」我苦笑著說:「應該沒問題吧,我從來都不太按照他們的想法走的……」

一塊餅的意含

話雖如此,但其實我內心還是充滿很多焦慮和不安。我就連告訴家人要結婚的事,我都是膽怯似的,寄了一封很長的信回家交代。Jeremy倒是表現得十分輕鬆,他認為:「我們真誠的回去,若他們不願意接受,那也沒有辦法。」道理是這樣沒有錯,但我內心那份希望父母可以接受我的想法,還是如幽靈般盤據在我的腦海裡。我總是擔心著:他們會覺得我為了一個男人而背叛了他們嗎?然而,Jeremy沒有阻止我的焦慮,但他顯然也不願意陪我在這樣的幻想遊戲裡玩耍。他每天則快樂地計劃著我們這次「香港二人行」的節目。

從台灣拖著大包小包伴手禮趕回家裡時,爸媽都已非常熱情地接待我和Jeremy。也許是我爸第一次跟我的男朋友、或他的未來女婿見面,他竟然隆重地穿上襯衫和西褲!而且,爸爸更為了要跟Jeremy溝通,用心地學了國語!媽媽忙著在廚房弄吃的東西,而我則坐在客廳送禮物和充當大家的翻譯。不過,爸媽對於我帶來的禮物半點興趣都沒有,他們都把目光投放在Jeremy的身上。

wedding cake cup cake. Photo by misscreativecakes

一家人外出用饍回家後,暖身活動結束,戲碼才正要登場!爸爸馬上拿出記事本,一點又一點地向我說出他苦思多時的疑問。當我正要開始解釋我們對結婚的想法和計劃時,我爸突然說:「哦!明白了。即是你們想用旅行結婚嘛!沒關係。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愛這樣做的。那我知道要如何跟別人說了。」其實聽到爸爸說「旅行結婚」四個字的那一瞬間,心裡其實很感動。我其實壓根兒都沒有想過爸爸面對我的「任性」竟然是如此開明,而且更老早幫我想好了解套的方法。爸爸的反應雖然讓我增加了很多信心,但是媽媽從我們進門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表態過。她彷彿用忙著宴客來拖延我的焦慮?

回家前,我媽對我結婚的消息的態度是:「一切便依你的想法去做吧,其他事回來慢慢再談。」但當媽媽終於願意坐下來後,我才知道其實事情也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我媽先說著要我打電話去通知親友們今天我們回來的消息,然後又嚷著要送金飾和棉被給我作「嫁女禮」,之後又要求一定要宴請她娘家的親友云云。媽媽的要求我幾乎全部拒絕,因為我覺得我們跟那些親友一直關係不是太密切,有些更近乎遺忘我們,我認為沒有必要大事宣掦自己在港的行踪和宴客。加上我個人認為目前我們沒有需要她送的這些禮物,故便婉拒我媽的好意。

媽媽聽到我不斷的回拒後一臉難色。之後她便提及她和爸爸關切的「派餅卡」 問題。由於我跟Jeremy之前也討論過不送喜餅,故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雙方的討論有點膠著。媽媽非常不悅的說:「本來這個餅卡應該是男方送的。現在他不要送,我也可以自己買、自己派!」爸爸雖然也蠻希望可以「派餅卡」,可是當他見到我們意願不高時,也幫忙說著:「若你們不要的話,那也沒關係吧。只要你覺得這個選擇是會讓你幸福的吧,那便堅持這樣做吧。」媽媽則大發脾氣的說:「為甚麼現在跟你說話都那麼多規矩?為什麼你說甚麼我們都去做,我叫你做的事你卻沒有一件願意做?」爸爸見情況不妙,急著出來充當調停人和讓我們早點回飯店休息。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休息,媽媽繼續在電話筒裡發表她的不滿:「唉,我嫁女兒,連一塊餅都沒有吃到,唉。」聽到媽媽這番話,身心俱疲的我覺得十分委屈,我說道:「你把我當甚麼呀?那你把我們要請假、買機票回來的這一躺又當成甚麼?我們是可以靜靜的跑去結婚不告訴你們,你知道為何我們要先回來跟你們見面的嗎?」媽媽好像忽然有點從自己世界醒過來,然後便不服氣的打圓場說:「我也知道你們花了很多錢……」

回台後,我仍舊為著媽媽的話感到難過。我想著,為何自己的女兒竟比不上一塊喜餅?跟不同的朋友聊過許多後,我才慢慢明白到,其實我們選擇的結婚行動,好像都把父母們推到很遠的地方。在他們的經驗裡,他們或許比較知道父母應該在結婚儀式裡充當怎樣的位置。可是,遇著我們這些「不聽話」的孩子,堅持以自己的方法面對結婚的時候,自己的位置立時便變得不知如何處理才好。

而另一方面,我也思考著,對於我母親來說「女人可以作出思考和選擇」這件事,也許是太不可思議。我的結婚,也許同時逼迫她要面對跟女兒分離的事實,另方面也可能勾起昔日她無奈地跟爸爸結婚的種種情境。而媽媽這些複雜的情感,或許就是以大量的提問和讓人感到不適的姿態表現出來吧。

相互依靠的祝福

過年回家,難得一家人聚首一堂。雖然媽媽繼續對我碎碎唸和埋怨的話讓人窒息,但這就是我媽媽表達她掛念我的方法。然而,爸爸的話總是讓人感到溫暖和感動。

他飯後在我旁邊輕輕的說著:「以前,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老。不過,現在我知道我自己老了,時間也剩不多了。我知道你是個很獨立和不喜歡依賴別人的人。但是,現在你結婚了,你便和Jeremy兩個人相互支持、相互依靠下去吧!我和你媽媽結婚後怎樣吵架,相信你也很了解,希望你們二人有事多多相量,好好幸福下去吧!」無法想像過去執意要我按他想法過生活的爸爸,今天竟然可以支持我對自己生命的選擇、以及淡然面對他的婚姻和死亡的來臨。一下間,我覺得我們的距離變得很近很近。

我想,爸爸這種由心的祝福勝過千萬金飾和奢華的婚宴。而這些關係的碰撞和挪動也是我們選擇結婚過程裡最珍貴的禮物和回憶。

註:傳統上香港人嫁女兒前,要送嫁女餅給親友以示通知和分享喜悅。但後來大家不太喜歡嫁女餅,便改送麵包店的禮券,即「派餅卡」。

想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