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性騷擾不是愛

by 現代婦女基金會

早上翻開報紙,看到昔日老師對學生伸出狼爪遭起訴的新聞,讓燕容想起五年前的往事……

邱老師是燕容高中的數學名師,指導的學生獲獎無數,也在校外開設私人補習班,很多家長與學生慕名而去,燕容也是其中之一。對燕容來說,邱老師既是嚴師,也是慈父。燕容除了因此數學成績突飛猛進之外,也在補習班得到很多額外的關愛與支持,讓父母忙於工作很少在家的她感覺到,自己是被愛的、與眾不同的。

有一天下課,教室裡只剩燕容和老師兩人,邱老師看燕容的氣色很差,擔心她的體力無法應付大考壓力,便表示可以用自己修習多年的氣功為她灌氣。燕容當時剛好頭痛難耐,因此也就答應了。為了幫助燕容放鬆,邱老師先幫她按摩,從肩膀按到背部,再到腰部,然後雙手慢慢滑向燕容的大腿內側。

燕容嚇住了,但邱老師說:「不要害怕,我都可以當妳爸爸了,不可能對妳怎麼樣的,真氣從這裡灌進去最快,雖然對我會很傷,不過沒關係,只要能幫到妳就好了」。

邱老師後來以治療為名,又多次觸摸了燕容的身體,並且要求燕容不可以告訴別人,擔心別人如果知道自己有治療能力會很麻煩。燕容當時雖然心裡覺得很不妥,但是又無法確定這樣的行為到底對不對?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抗?也擔心反抗之後老師會不會生氣,因而不再喜歡她?

雖然畢業之後燕容與邱老師沒有再見過面,但矛盾的心情在她心頭掙扎了五年,直到看到今天早上的報載,才讓燕容真的覺醒,這樣的碰觸根本不是愛,而是真真實實的性騷擾!

Cloudy Sunset. Photo by StuartWebster

與燕容類似的故事,經常發生在校園中的性騷擾、性侵害事件中,而且,事件發生了之後,往往被冠上「師生戀」、「學生送上門」之類的評價。其實,依一般常理以及實務的經驗,我們清楚的知道,老師與學生之間,具有絕對的權力落差,即使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再親密,再像朋友沒有距離,還是存在一層看不見的權力關係。

年輕的學子,很容易對師長產生特別的祟敬之情,若是老師又施以特別的關愛,例如賦予特殊的任務、提供特別的照顧,則有可能讓學生誤解為男女曖昧之情。然而,雙方權力角色不平等之下的曖昧關係,是讓學生非常矛盾混淆的,他們難以分辨哪些行為到底是不是符合適當的分際,也無法在第一時間判斷自己遭受侵犯,甚至進一步正確的求助,因此,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案件往往事隔多年之後才被揭發,這是時有所聞,而且是可以理解的現象。

校園性騷擾的被害人,有時無法立即意識到自己是被害人,甚至覺得自己是被老師青睞的幸運兒;有時則是因為太害怕,因而不敢告訴別人。正因為如此,「性別平等教育法」並沒有規定性騷擾的申訴期限,被害人可以事後再向行為人行為時所屬的學校進行申訴,周遭的人也可以代為檢舉。因此,被害人不用因為事情已過就自己吃悶虧,還是可以為自己伸張權益,也避免後續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害。

在此我們也要呼籲所有為人師表者,必須以更高的道德標準自我約束,隨時對自己與學生間的權力不對等保持警覺,才能避免將學生對自己地位的景仰錯解為愛慕之情,因而做出逾越師生分際的行為,如果因為這樣而讓毀了一世英名,吃上官司,甚至招致牢獄之災,可就太不值得了,不是嗎?

如果您對性騷擾事件有任何疑問,或對於性騷擾的處理流程不了解,歡迎與現代基金會承辦之性暴力防治組聯絡,將有專業社工提供諮詢服務或安排免費法律諮詢。
洽詢專線:(02)2351-2811,電子信箱:mwf.sv@38.org.tw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