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迢迢創業路—臺灣客家女兒在荷蘭

by 黃淑怡

荷蘭最北邊的菲仕蘭省(Friesland Province),在這個以出口乳製品聞名遐邇的土地上,住著一位來自臺灣的客家女兒Judy。筆者剛參加完她與先生的十周年結婚紀念日。十年前她從臺灣拎著包包飛往澳洲,同時在另一個半球,威寶先生背著簡單的行囊同樣飛往澳洲。兩個背包客,一個來自臺灣,一個來自荷蘭,他們各自從墨爾本出發,一個走北澳,一個走南澳,命運的紅線讓他們在中端的青年旅館相遇,這段旅程從單獨一人變成有說有笑相互照顧的兩人。在彼此眼中,發現家的感覺,最後他們決定一起攜手,繼續人生的旅途。

跨文化的愛情和婚姻如何經營?放下臺灣的一切到遙遠的北國來生活歷經了甚麼樣的困難?著迷於她的人生際遇和平凡生活背後的勇氣與毅力,為了更原汁原味的重現Judy的故事,本篇將以採訪問答的形式呈現給網氏讀者。

Q:妳住荷蘭多久了?
A:2005年來的,結婚之後才來。我一直拖到簽証規定的入境期限快要到了 才來。

Q:你們旅行完就在一起嗎?
A:沒有,我們後來繼續在澳洲旅行六周,然後各自回家。六周之後他飛來臺灣,住在臺灣半年期間,他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教過英文,也不習慣臺灣很擁擠和忙碌的生活。剛開始相處我們有很多爭執,我認為這段感情應該走不下去。所以我叫他回荷蘭,我覺得這算分手,但他不死心天天都打電話給我。大概一年的遠距離戀愛後,我們決定再試一次,這次換我去荷蘭。這叫個人造業個人擔(台語,意即每個人得承擔言行的責任)。

Q:妳在臺灣本來的工作是什麼?
A:做10年的美髮,我從高中開始半工半讀從洗頭開始。那時候一個月薪水七千(台幣)。我中間也有短暫的在半導體廠做operator當高級技工(笑)。

Q:但妳後來還是決定從事美髮業?
A:工廠就是一成不變不用動腦啊。美髮是你要發揮創意跟想像力啊。美髮在台灣的工時很長,每天最少都是12個小時,九到九啊,有時客人做長一點時間就不只12小時。但科技公司就是工作時間很固定,休假也固定。

Q:在臺灣美髮業全職的薪水怎麼算?
A:那時候是底薪一萬八加抽成。在臺灣,若是越響亮的連鎖沙龍,底薪都很低。因為要設計師做業績才能抽成。例如五萬以下可抽多少%,五萬到八萬又是一個range這樣。妳沒有做到標準就只有領底薪,所以為了要有高業績,都得耍心機,例如客人不需要燙染,我們也得推銷,服務業就是這樣。

Judy美髮工作室的管線都是自己挖的。黃淑怡提供

Q:妳一開始就想在荷蘭繼續作美髮嗎?
A:其實一開始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因為美髮畢竟是一技之長,這是我比較熟悉的領域,還沒有工作室時,就在自家後院露天剪。

Q:妳是怎麼想到要自己創業的?
A:我其實一開始有到外面的髮廊找工作,但是我的荷蘭文不是很好。而且這邊不只要會講流利的荷蘭文,還要會講菲仕蘭話,因為這裡的人都講方言。菲仕蘭話跟荷蘭語不一樣的,他們自己有文字和語言,所以幾乎是不同的文化。我有想過要去找中國人開的美髮業,但是被拒絕了。因為那個老闆請不起我這種有身份的民工。他若請,我要遵守勞動基準法CAO,他一個月至少要給我1490歐元(約55,459台幣)的工資。我為了想要工作就跟他說:「我有做你再跟我拆賬?」但他就是怕麻煩吧,所以拒絕我。後來他因為請黑工被抓到,繳不起幾萬歐元的罰款,只好宣布破產。抓到一個黑工就是八千歐元(約297,730台幣)。他一次被抓八個,還不止被抓到一次。

一磚一瓦兩夫妻胼手胝足打造夢想與未來。黃淑怡提供

Q:除了這間,妳還找過其他間沙龍嗎?
A:有阿,我那時候還把在臺灣的畢業證書和執照都翻譯成英文且拿去公証,到了這邊找工作時,那個人問我在哪裡受的訓練?我回答臺灣,他連打開畢業證書看都沒看、就拒絕我了。

Q:所以妳後來決定自己開業?
A:對啊,既然找不到又被看不起,反正自己家裡後院還有一塊空地,自己開,不用被抽成或付租金,乾脆自己來好了。所以我就去申請了營業登記,一人公司BV。最多請一個僱員,這種稅最便宜,一個月只要繳10幾塊歐元(約近400元台幣)。

Q:自己蓋工作室的困難在哪裡?
A:這裡工錢很貴阿!他們這裡工錢算時薪的,所以我跟我先生決定自己蓋。挖管線啊、買材料啊。而且鄰居抗議啊,說我的工作室顏色太白了,他就很兇的說他要搬家什麼的,來亂、來鬧啊。還有一個,他說:「你這樣蓋,你以後要怎麼出去?」因為房子的藍圖出口剛好在那邊,但我們買的時候,他們已經把出口蓋在旁邊了,所以其實並不會造成什麼困擾。所以那個鄰居就說依照藍圖,你不可以這樣蓋!但我並沒有違法。我們也沒有超過一定的面積跟高度,所以鄰居抗議,我們兩個也totally don’t care。我記得三十平方米和三公尺。我們就建得剛剛好這樣。

Q:那你先生有去跟他溝通嗎?
A:沒有阿,他說I don’t care。這是我家後院,他覺得有礙觀瞻是他的事。

即便初期只能很克難的在院子露天為客人服務,真功夫不怕火來驗的Judy依然能憑一雙巧手,吹出專業級的沙龍服務。黃淑怡提供

Q:一開始是怎麼找客人的?
A:去中國超市和餐館發傳單和名片啊。上FB宣傳啊、學生啊。因為我想大部分的中國人都是做餐館的,我一開始先鎖定亞洲人,然後靠客人介紹宣傳啊。一天最多做五六個客人,沒有事先預約的自來客,我都拒絕、很跩,而且要從中午過後才可以。我現在可以控制要做幾個,不用被抽成,事少離家近(笑),就繳點稅。我以前在臺灣最高一天做40個客數,所以現在就算一天10個客人,我也覺得還好。

Q:妳好像沒有分男女價?
A:沒有,因為外面女生剪髮是20歐元(約744台幣)起跳,男生是18歐(約670台幣)。我就沒有分,我想說就把店租和抽成的成本都扣掉回饋給客人。我這裡剪髮就是10歐元起跳,染頭髮就20歐元。

Q:這裡的沙龍文化跟臺灣有不一樣的地方嗎?
A:有阿,這裡的人上沙龍的頻率沒有我們那麼高。而且她們比較沒有護髮的習慣,他們幾個月才上髮廊一次,所以其實頭髮的傷害沒有我們那麼高。兩地消費習慣不一樣,這裡主要都是剪,臺灣比較多是燙染護。另外一點是,在荷蘭比較不注重店的裝潢,在臺灣,若是個人工作室,裝潢就是一筆很大的支出。因為臺灣講究門面和有型,這邊比較沒有這麼要求。在臺灣,美髮產品都有業務員來推銷,送很多試用品,比較大的店,每個月設計師都會安排去進修上課,或是有設計師來示範給妳看。荷蘭喔,妳得自己去材料行買,有問題打電話去問他,一問三不知,叫你自己看說明書,他們只負責賣,完全沒有售後服務可言。器材也沒有臺灣那麼多樣化,像有一些在臺灣烘乾或燙髮的捲子,臺灣都淘汰了,這邊還在用。所以很多捲子和染燙捲,我都從臺灣帶過來。

Q:你的客人都是荷蘭人嗎?
A:亞洲人多,中國、香港、泰國、印尼、越南,我都跟他們都說荷蘭文。反正她/他們的程度差不多跟我一樣。

Q:曾經有發生過什麼好玩的事嗎?
A:之前有一個摩洛哥的女客人,她來剪頭髮護髮,她後來很開心的拿了我很多名片和宣傳單要介紹她的朋友來剪頭髮。不久之後,她老公來敲門,一開門就披頭罵人很生氣,還好我不在家,說我剪太短了。因為她髮尾很乾都分岔啦,所以我就把那段全部剪掉。還有就是我以前在臺灣沒有剪過像非裔人的頭髮,他們的頭髮很捲,所以你必須要預留更長的長度,才能達到你心裡設定的標準。

想閱讀淑怡更多的文章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Feng Ho

    你好,真的很感謝你的分享,我在6月也要到荷蘭去了,我在台灣是一名物理治療師,我可以請教您申請工作室的程序嗎?很怕在那當地人不請我,看到你的成功真是多了很多信心。真的謝謝你!

  • admin

    【轉貼作者黃淑怡來函】

    Feng Ho您好:

    非常感謝您的留言,很抱歉最近兩個月工作異常忙碌,現在才能回覆您。

    基本上,台灣的學歷,荷蘭是不承認的,尤其是在專業證照上,因此台灣物理治療師的證照在荷蘭可能行不通。您若過去,要做學歷認證。關於工作問題,可能要請洽當地的勞工局比較清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