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困境】誰為單爸開扇窗

by 簡林立

2013年兒福聯盟針對服務的弱勢單親家庭調查顯示,15%單親家長收入僅達基本工資19047元,另有31%連基本工資都不到。60%受訪單親家長每月須還債,66%入不敷出,更有85%曾困窘到走投無路,其中各有四分之一曾沒錢吃飯、沒錢看醫生,健康飽受威脅!兒盟分析服務個案發現,單爸遠比單媽更在意外界眼光,但受傳統觀念綑綁,求助比例遠低於單媽,達「一比六」懸殊落差,壓力鍋在心裡燜燒,更須關注(見 兒福聯盟調查/單親真弱勢 八成五曾窮到走投無路

The man and the bike. Photo by Rodrigo Suriani

我最近有機會與單爸們一起討論「為什麼對男性單親較難以提供服務」的問題……在討論過程中,我看到了許多單爸的委屈和氣憤,包含了碰壁的辛酸血淚!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單爸很無奈的表示,為了一個補助跑了好幾次的政府社政部門,但承辦人員的態度敷衍了事,每次都只告知缺了某個資料需要再來一趟,讓他為了一個補助花費了極多的心神,在心理上感到非常不被尊重,同時也覺得十分委屈,因為「一個堂堂的大男生,不斷的進出社政部門的婦女單位」感受非常的不自然,並且會接收到其他人的異樣眼光,因此在社會福利服務提供的這個部分,對於處於弱勢情境的單爸其實並不友善。

從事個案服務的過程中,也認識到一些單爸,收入與支出經常都沒有辦法持平,但每次詢問他們是否要申請一些資源來暫緩家中窘困的情況時,他們都還是會很和善的說:「沒關係啦!我再撐撐看……」這真的是讓作為陪伴者的我感到有些心疼。

對於單爸們目前在福利服務提供上,目前仍存在著一些議題,可供我們省思:

名不正言不順,單爸們沒有自己的服務部門與機構

在台灣現行的福利服務中,男性或單爸的福利服務在整體僅占極少部分,而只有從2009年後經條例修改過後的「特殊境遇家庭補助」才獲得經濟補助。按筆者瞭解,目前台北市有二家單親家庭服務單位提供單爸服務。但實際上有些男性所提出「特殊境遇家庭補助」的申請案,社政主管單位會因為地域、交通的考量而交由該區域的婦女中心進行關懷,因此對於有些男性接到婦女中心關心電話多少有些錯愕以及尷尬的情緒,間接降低他們去該婦女中心進行求助的意願。目前全臺灣目前只有嘉義有一家專門做男性單親的服務中心,能提供男性服務的單位其實少之又少。

另在補助的申請上,如上述的單爸案例,需親自前往社政部門的婦女單位進行申請。這其實一件蠻弔詭的狀況,這樣政府對單爸的服務是把它歸在「婦女」,而不是獨立出來提供服務?不可否認的男性在現在社會中經濟上相比女性較有優勢,但政府對弱勢男性提供服務的一個「正名」部門都沒有。對於不清楚政府資源、補助的男性想要求助時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與方向,可以使用的資源則是散落在身障、低收、乃至婦女領域的補助之中,整個社福體系對於男性或單爸這一塊真的相當的不友善。

傳統的框框、文化的框框、他人看單爸的眼光

從我們長久以來的社會與文化來看,男性確實站在主要的地位,但是這當中有些男性因為天災人禍等不可抗力的因素而變成社會中弱勢的存在時,大眾給予的態度和眼光是甚麼呢?是以平常心的來看待這個人有需求,我們應該幫助他?還是於福利服務提供時也多少戴上了一些有色的眼光?當承辦人員說出:「有手有腳的為什麼還要哪補助?幹嘛不去工作?」的話語,極可能讓他們處於無地自容的情境。乃至目前我所服務的某些單爸明明有很迫切的需求,但是面對到可以申請的補助時,卻對於申請補助感到抗拒,甚至是對於自己使用了國家資源感到虧欠與罪惡感。

服務到的有數據,那沒服務到的有誰看到

就101年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資料單親戶長的數目以性別來看男性:350,443人而女性則是438,133人,比例大約7比8,然而同是101年特殊境遇家庭的服務統計數字卻是1,958人與18,942人,男女比例近1比10,雖然不可否認的與特境條例剛修改過時,男性的申請數量稀少有莫大的關係。可是每當年度的服務成果出現時,看到男女使用服務的狀況如此懸殊時,使否就會認為男性其實沒有太多的問題?沒有太多的需求?但實際上那只是海面上浮現的冰山一角……

這篇文章除了期待政府部門對男性的社會福利制度能有整體性思考外,更希望與這篇文章面對面的你或是妳能在看完這篇文章後,對於社會中弱勢的單親爸爸們或男性們能用更平等心、平常心的態度看待他們。

(作者為台北市東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社工)

相關新聞

2013年度性/別新聞回顧文章如下

@長照政策

@女性創業

@婚變女性

@通姦除刑事罪

@新移民女性處境

@身障女性處境

@男性困境

@同志權益

@人身安全

@校園記事

@女性健康

@慰安婦關懷

@青少女關懷

@要孩子不要核子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