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之交系列】忘年之交要出國

by 張瓊齡

縱然遲了將近六年,Mini終究在2014年夏天如願出國念書了。

定居在波士頓十多年的作家褚士瑩盡地主之誼,開車載MINI夫婦進行第一趟遠行後合影。Photo by 褚士瑩
定居在波士頓十多年的作家褚士瑩盡地主之誼,開車載MINI夫婦進行第一趟遠行後合影。Photo by 褚士瑩

2005年初,我和Mini因著到印度當志工結識的時候,就知道她有出國念書的打算。當時她身兼兩份工作,一是擔任某南部立委在台北的國會助理,同時在電視台擔任她過去大學老師的電視節目助理。

阿富汗志工服務牽情緣

隔年,聽說她和幾個朋友在暑期到東帝汶當了一個月志工,那時我在政大外語學院擔任國際服務學習課程導師,特別邀他們到校分享,一方面是好奇他們的經歷,一方面也讓幾個年輕人賺點外快。演講結束,我本人對他們參與的韓國組織頗有興趣,2007年夏天,我也去參與了該組織在印尼亞齊的服務行動,Mini則把工作辭掉,進階參加為期一年的阿富汗志工服務,原定計畫是隔年從阿富汗返台後,就會積極準備出國念書。Mini家裡就兩姊弟,她弟弟早年就到澳洲當小留學生,也已經完成學業了。

就在她赴阿富汗服務後不久,爆發了某韓國組織共二十多人遭挾持事件,原因約莫是該組織被懷疑在當地傳教,結果其中兩人遭殺害,其餘人質則由韓國政府付出高額贖金把人救回,受這起擄人勒贖事件波及,所有在阿富汗境內的韓國人都必須離境,並且此後韓國政府不准國人再前往當地,否則將遭到開除國籍的下場。

Mini組織的韓籍員工和志工礙於現實必須離境,只留下三位非韓籍的外國志工,組織尊重這三位志工的意願,讓他們繼續留在當地一年,就是這關鍵性的一年,讓Mini的人生起了大變化。

韓國組織讓三位志工鎮守當地辦公室,也是保留一線希望,畢竟在當地建立辦公室不易,總想著一旦風頭過了、危險解除,將來還有可能再回來。然而只有志工,沒有正式人員接應,原先預計推展的服務計畫陷入擱淺狀態,Mini回想起那一年,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為她自己延長簽證的事情奔走,而她去到當地後,就陸續罹患了三、四種不同性質的皮膚病,苦不堪言,然而她還是設法連結其他國際組織,為社區兒童募集圖書。

雖然組織的韓籍員工走了,組織還雇有當地員工Tamim,基於地主之誼,Tamim會到辦公室關照幾位志工,志工們也跟他學點當地語言並了解風土民情。組織給的薪資並不多,當時二十出頭、從未出過國門也未念大學的Tamim則希望增進自己的英文能力,選擇在這個組織工作。

Mini回想,假如沒發生之前的人質勒贖事件,韓籍的人員不撤離,一切都按照原定計畫進行的話,那麼一整年她都會到鄉下去服務,不會留在首都喀布爾,不會有太多時間跟Tamim互動,而他們也就不可能發展出戀情來了。

一年期滿,緊張的情勢仍不見舒緩,志工也必須撤離,韓國組織不得不忍痛關掉阿富汗辦公室,Mini與Tamim即使不情願還是得接受分離的事實。

究竟這段情緣,只是特殊情境下的電光火石、一閃即逝?或者,兩人願意同心克服重重的障礙,相守一生呢?

返國後的Mini,理當積極準備自己出國的事情,畢竟那是多年以來的夢想,父母也早已為她預作準備,然而她的心,似乎遺留在喀布爾,沒有跟著回台灣。

幾次的E-MAIL往返,我感受到Mini的舉棋不定,建議她,就去面對吧!要不然心裡頭懸著這件事,到哪兒都不得安寧。

他不可能過來,能移動的人是她。

再次回去喀布爾,回去面對那個人,若感覺已不在,也就此了斷這樁情緣,但要是情感沒有變薄,也確定並不是特殊情境下的意亂情迷,再來設法,看看能夠怎麼在一起吧!

Mini果真成行,也把他帶回台灣。

台灣女婿極盡融入之能事

旅遊簽證沒辦法讓Tamim在台灣久留,而鄰近國家沒幾個有台灣使館可核發來台簽證給Tamim,兩人也負擔不起每過一陣便需要出境的旅費,起初Tamim先在政大語文中心學中文,希望能爭取長一點的簽證,但若要能夠長久居留,結婚是唯一途徑。偏偏他倆的異國婚姻,以台灣來說也算是頭一遭,過程之曲折,幾度曾讓他們想要放棄。在一次餐敘中,我對他們提起政大有阿拉伯研究中心,也有一些特殊的語文科系,與其只是學習中文,何不試著讓Tamim申請入學,正式念個學位呢?

在這過程中,Mini心裡也是百轉千迴,有時候基於重重壓力,兩人吵得兇,她不禁自問:都吵成這樣了,真能長久地走下去嗎?Tamim順利申請到了土耳其語系,學位一念就是四年,Mini必然是主要的經濟支柱,自己能夠(或者,願意)承擔下來嗎?台灣的美女這麼多,Tamim會專情嗎?而她的留學夢,這輩子還有機會實現嗎?

所幸,Mini的父母一開始從網路上看到Tamim貌似恐怖份子般的驚嚇,到Tamim來台後,努力學習國台語,勤奮地陪Mini父親出外送貨,閒暇時還陪著Mini父母打麻將消遣,極盡融入之能事,Mini父母很快就把這個異國女婿疼入心坎。這對有情人,婚後最初幾年的重點,就是Mini穩定工作,Tamim專注於學業,課餘則利用時間到穆斯林餐館打打工;文化與價值觀使然,Tamim對自己不能正式養家,一直耿耿於懷,還曾嗆聲要去打黑工,但Mini總說:「我們費盡辛苦,難道只是為了讓你到台灣打黑工嗎?」

旁觀的我,看著他們一路走來,總感嘆這是一段「逆天行道」的戀情,關關難過卻也關關過,老天爺不客氣地使出一道道難題,倒也不忘偶爾放送給他們一點小確幸。譬如:辦公室歲末年終摸彩,Mini連著兩年摸到亞洲來回機票大獎,讓Tamim的返鄉探親之旅,省下一半路費;另一份大禮是,工作忙到不可開交的Mini,根本沒時間準備托福,但她還是硬著頭皮申請了學校,想是她過往的經歷與工作資歷吸引了對方,不但得到入學許可,還有獎學金!只待Tamim學業一完成,兩人就要一起到美國展開新生活。

Mini總算如願以償,出國念書了,縱然遲個五六年,但她已經歷非比尋常的一段人生,建立自己的小家庭,留學生活將不孤單。Tamim要Mini當個專職學生就好,接下來的日子,全看他的了!
經過幾年洗禮,Tamim除了原本英文挺好之外,又多學會了土耳其語、中文、台語(以及據說若參加外國人麻將比賽肯定奪冠的牌技),極容易交朋友的他,在多元人種與文化薈萃的波士頓,又將會開展出怎樣的人生呢?相信這對夫妻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作者為台北市內湖社區大學「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執行長)

延伸閱讀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