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慈/一場由子宮帶領的展覽──我的子宮,我的大地母親藝術計畫

by 林念慈

子宮,意旨Child Temple 孩子的宮殿,

是孕育生命的源頭,最初的家,像是回到羊水般的溫暖自在,

透過自由彩繪,我們重新看見那子宮核心的光……

佈展期間志工與秀蘋共同將子宮圖縫在生命之樹的頂端。Photo by 歐育志
佈展期間志工與秀蘋共同將子宮圖縫在生命之樹的頂端。Photo by 歐育志

因為聽見心中的呼喚,所以展開了邀請

時光拉回2014年2月份,妹妹秀蘋(林秀蘋,BONTE好物金工創辦人)在自家頂樓玻璃屋舉辦了子宮圖自由彩繪活動,那時的秀蘋正在籌備一件大型子宮項鍊的金工創作,至於為何要創作呢?秀蘋說:那是來自心底的呼喚。

但深感對於子宮的不了解與陌生,於是邀請了好友們一起來探索及自由創作。

這天大夥擠在小小的工作室,試圖靜下心來,畫出自己與子宮經驗的連結,結束後大家分享著創作的感受,在過程中,許多人的情緒與感受被釋放了,大家被彼此的開放性及能量所擁抱著。

姊妹一起走入由子宮引領的旅程

看著妹妹如此熱情的投入子宮圖的計畫,那時的我剛好有一個機會與大家分享一部紀錄片「妳的月亮好朋友」,影片中探討著世界各國女性與月經的關係,於是乎姊妹們開始攜手合作,在台灣、香港、澳門等地舉辦「妳的月亮好朋友」紀錄片放映活動的同時,也一起搭配子宮圖彩繪工作坊。

記憶中,我們的第一個工作坊是在香港 The good lab(編按:好單位,共用工作空間)舉辦,當晚的活動吸引了作家、小農、學校老師、手作工作者、都會靚女的參與,剛開始大家對於彩繪有些陌生,很怕自己畫醜或畫錯!但秀蘋邀請大家與自己連結,沒有美醜或對錯,每幅創作都是獨一無二,最美的,相信自己的直覺,自由的彩繪,最後大家開心的拿著自己的作品,也驚艷於自己所創做出來的子宮圖。

之後姊妹倆去了泰國美索,邀請了邊境的緬甸婦女們一起創作,我們也慢慢發現了越來越多關於子宮的故事,有美好,有哀傷,有失去子宮的女性,有遭受過性侵經驗、有停經、冰冷的子宮,有長瘤、被刮除的子宮,有失去孩子的子宮…..

慢慢的,我們開始讓更多的子宮說話了,男人,女人、同志、跨性別的子宮故事也慢慢的編織在一起了。

南印度生態村Auroville舉辦子宮圖工作坊。林念慈提供
南印度生態村Auroville舉辦子宮圖工作坊。Photo by 林念慈

在南印度時,棉樂悅事與在地布衛生棉姊妹組織Eco Femme一起合辦了子宮圖工作坊,活動預計週五舉辦,但我們週二才開始宣傳,姊妹倆自己列印海報,騎著打檔車在村子裡到處張貼海報的模樣歷歷在目,心裡想著才宣傳兩天的活動應該不會有人參與吧?沒想到當天來了近20個人,超過10個國家的朋友因為子宮圖而相遇,當天的彩繪空間在戶外進行,有一棵大樹的陪伴,於是在風中、在落葉下,一幅幅珍貴的創作誕生了,記憶中有一位印度舞蹈工作者說著:「在10多年前,我得了子宮肌瘤,醫生告訴我需要摘除子宮,而後我並沒有聽從醫生的建議,而是開始與子宮建立於長達10多年的關係,過去這10多年以來,我非常關注我子宮的健康與狀況,與我自己的子宮同在,我克服了子宮肌瘤的問題,保住了我自己的核心,一直到今天,我還是非常的關注她。

另外有一位參與者是長年居住在北印拉達克的法國女尼,她分享著子宮象徵著宇宙生命的起源,而對於她來說,很珍惜透過這場活動,讓她重新與女性意識產生連結,據說在藏傳佛教中,女出家人的地位有時是被打壓的,尤其是身為外國人的女尼待在喜瑪拉雅山上,是很孤獨的。

這位女尼是我們在生態村的室友,有天她問我們要不要去海邊游泳?她說:出家後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就是放棄游泳這件事情,於是秀蘋騎著打檔車載著身穿橘色袈裟的法國女尼一路飆車到海邊,到了海邊後,她說:「我需要很快的跳到海裡,不然大家會看到我。」這時她邊衝邊迅速脫掉袈裟,跟她的黑色泳衣,跳進自由的藍色海浪中。

我的子宫,我的大地母親藝術計畫-志工招募文宣。設計者林秀蘋
我的子宫,我的大地母親藝術計畫-志工招募文宣。設計者林秀蘋

豐盛的連結

子宮圖計畫展開之後,秀蘋一直計畫著要是收集到100幅子宮圖,就要辦展覽的想法,一年過去了,這項計畫居然引領了我們到五個國家(台灣、香港、泰北邊境、尼泊爾村落、南印度生態村),舉辦10場次的工作坊,收集了120幅的素人子宮圖創作,其中還加上了自發性的活動,在台灣社區及來自香港的中學,社區媽媽及學校老師自行舉辦子宮圖彩繪活動,依照我們指定的規格及活動操作方式進行,並主動將完成的子宮圖寄送給我們,常常我跟秀蘋出國回到台灣後,意外的收到許多幅自發性的作品,因為這樣的後續效應,給了我們信心,讓這個計畫長大、發酵!

將近一年的蒐集,邊旅行工作,邊在各地辦子宮彩繪工作坊,也因此蒐集到世界各地的故事,而這些都是生命的經驗,所有的哀愁、痛苦、喜悅、力量、平衡,而這些感受不只是妳/你有、而是所有人的共同生命經驗。

隨著故事與故事之間也建構了這次展覽的策展方向,我們想透過雙手的編織來織起你我的連結,女人與身體,女人與大地,女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

策展的方向將會以編織大型裝置藝術的方式呈現獨特的子宮圖。希望藉由這次的展覽將這些美麗的故事編織成一個大型的有機生命體來呈現給觀者,透過展覽讓社會大眾能更覺察及感受這美麗的器官,溫暖的孩子聖殿。

我們發現,這個展覽需要邀請眾人的力量一起編織出來,尤其是挑戰大型集體編織的策展方次,於是在網路上發起了「我的子宮,我的大地母親-大型編織裝置志工招募計畫」,此活動從五月中下旬發想到6月底前已經有超過50名志工響應,最後形成一批織女、織男志工加入,其中有木工、編織藝術家、自然纖維愛好者、自然建築工作者、學生等一起投入最後的佈展工作,從7月5日開始,風雨無阻,就連颱風天都有人守在展場,深怕水會淹近展場!每日大家一起工作、吃飯、流汗、流血(女人一起來月經)、一起讓大型編織裝置長大,就如同生產一般!

重返子宮

整個展覽期間,從7月18日到8月23日(2015),每個週末,我們將舉辦一系列活動及工作坊,活動規劃的概念為,從子宮出發的旅程,歷經了月經、生產、通過陰道,與大地連結,再重返子宮的概念,這其中,我們會談論月經、溫柔生產、女人與情慾、多元性別、女人與土地,女人與陰道的故事!

7月18日展覽將近,展覽開始了,又是另一段旅程了。這次邀請妳/你,走入子宮,走進生命之樹,感受120幅子宮能量的豐盛!

「我的子宮,我的大地母親藝術計畫」展覽詳情請至FB粉絲頁

(作者於2013年前往尼泊爾創辦棉樂悅事工坊,開始展開一年駐足尼泊爾約五個月的生活與工作)

想了解更多念慈在尼泊爾的生活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