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一日扮女妝,我心滿足矣!

by 小真口述、江妙瑩採訪撰文

我今年50歲,從12歲穿上女裝開始,性興奮交纏著罪惡感無一日不困擾著我,像是一塊大石壓在心頭上,近幾年了解到青春不再,扮女妝的時日可能不多,現在只要一週一日能夠扮妝,我就覺得很幸福,心滿意足了!

建構友善跨性別者的環境空間。Photo by chiang in 2015同志大遊行
建構友善跨性別者的環境空間。Photo by chiang in 2015同志大遊行

性興奮與罪惡感交織的苦痛

記得小六那年的某一天,偷溜進姊姊的房間試穿她的衣服開始,我的世界有如遇上阿拉丁神燈般從此絢麗多彩,那時對性事懵懵懂懂,可是穿上姊姊的旗袍及黑色絲襪,絲襪的觸感摩擦著我的肌膚,「小弟弟」竟然產生異樣的興奮感!讓我無法自拔……可是,內心又有一個聲音不斷提醒我「男生不應該如此」……

偷穿姊姊的衣服這件事,我不敢告訴任何家人,有一天還是被姊姊發現了,姊姊非但沒有責罵我,還拿出她各種女性用品幫我妝扮,化妝、戴假髮……由於身高與姊姊相仿,旗袍、高跟鞋都滿合身的,我的心簡直飛上天,像在雲端般飄飄然;不幸地,這樣妝扮被阿媽發現,直罵我「變態」、「不男不女」,爸媽事業忙碌,我從小被阿媽帶大,阿媽的話舉足輕重,壓力好大,我變得很壓抑,啊!好痛苦!

心理諮商幫助我做自己

這段既壓抑又痛苦的心情一直伴隨著我的成長,高中畢業離家上大學、工作直到結婚,內心仍存在許多困惑,我知道自己是愛女生的,為什麼對扮女妝如此著迷?又為什麼穿上絲襪、窄裙,我會產生興奮感?婚後,在妻子支持下,一方面尋求心理諮商,一方面在隱瞞兒女的時機下,有節制地購買女裝打扮出門。每當生活、工作壓力一來,扮女妝已成了我抒壓的管道,我很感謝妻子容許我這一塊抒壓的空間。

在心理諮商過程,心理師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力量,她告訴我要「做自己,透過扮妝,讓小真出來和自己同在」,這句話大大鼓舞了我,讓我的羞恥心和罪惡感逐漸消除。

化妝術、肢體動作成熟,做女人愈來愈有自信

數十年來,我的化妝術日漸精進,對扮女妝、做女人這件事愈來愈有自信。現在走在路上,雖然跟蹤騷擾不曾減少,但很少被認出來是男生。印象最深刻的有兩件事,一次走在國父紀念館人行道上,竟被一名中年女性搭訕,要我做她的親密女友;還有一次是跳國標舞的男伴,私底下強求和我做愛,他的體格高壯,力氣比我大,幸好我擺出更嫵媚姿態撩撥他,卸下他的心房得以擺脫。「要應付色鬼又要享受當柔媚的女生,其樂趣蕩然無存」,自此舞蹈教室不敢再去,也不敢扮女妝跳國標舞了。

當女人還能當多久?我時常問自己這句話。目前化起妝來,自認為還是青春美麗,有一天,當我認為自己不再賞心悅目,或許就是終結自己不再做女人的日子。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