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跨性別無所不在,我現身讓更多人理解

by 龔芊紀口述、吳淑姿採訪撰文

我覺得出生是來還債的。

我和一般早發性的變性慾者(transsexual)一樣,很早就知道了。三歲時就知道我和其他人不一樣,我想穿女孩子的衣服,但是不敢講,父母叫我穿什麼,我就穿什麼。

龔芊紀現身,期盼消除社會對跨性別者的歧視。龔芊紀提供
龔芊紀現身,期盼消除社會對跨性別者的歧視。龔芊紀提供

頭髮、衣服的爭戰史

幼稚園時,男女生玩在一起,制服都一樣,沒問題。小學時,開始意識到差異,男生的制服是白上衣、黑短褲,女生是百褶裙,我想穿百褶裙,只是想歸想,不可能講出來,也不知道要怎麼講。當時學校有合唱團,我錄取為團員,男生制服是黑褲子、綁帶皮鞋,女生是裙子、領帶、娃娃鞋,好好看喔。

二、三年級時這念頭越來越強烈,許多欲念持續堆積在心中,但都沒講。四、五年級時,趁家人不在時,去媽媽房間找女生的衣物穿,找不到適合的,對我來說太大件了。國中時,我會在家人不在時,偷偷躲起來穿,被抓過2次。高中時,有一天晚上偷穿媽媽的睡衣,要睡覺時,媽媽突然到我房間,其中的過程忘記了,好像問我為什麼要穿這個?我沒說什麼,媽媽說:「國中生對性懵懂,長大後就知道了。」之後我更小心,還是會偷穿。

高中時,好幾次想買女生衣服,我喜歡的不敢試穿,不知道合不合身?就算合身,敢去櫃台結帳嗎?不知道,想完就算了,只是念頭越累積越大,越嚴重。

我獨來獨往,對男生愛做的事情沒興趣,也沒辦法融入女生的生活圈。一直到高中前,我幾乎不照鏡子,洗臉、刷牙時也不照,都低著頭,覺得自己很醜,不想看。

那時香港有四大天王,郭富城、劉德華、黎明等,有女生頭髮中分,有一些藝人也中分,那我也來中分。我的髮型原來是西瓜皮樣子,前面有瀏海平平的,有人說拿吹風機吹,吹想分的地方,為了要吹頭髮,我才照鏡子。現在的中分線是那時候吹出來的,有必要時才照鏡子,覺得很醜。

那時候有連續劇《阿信》,有一男同學叫阿信,他喜歡留一撮長髮藏繞在頭的後面,看他這樣,我也想留那一撮,家人看到說難看,剪了留,留了又剪。一直到30歲,我都是躲起來偷偷穿女生的衣服。

男、女生二邊都無法融入

我沒什麼男性朋友,男性化的運動,像:籃球、足球,喜歡聊的汽車、機車、A片,還有酒店、風化區等,我都沒興趣,跟他們沒話題聊,女生話題也切不進去,也沒有較要好的女性朋友。我喜歡女生,想要有走一生的好朋友,這是除了性或伴侶之外的好朋友。我對男、女生都沒情慾,是無性戀者。面對一群男生時會有些不喜歡,尤其是陽剛的,會讓我很「厭惡」,如果是斯文的還可以。

被迫承擔家中經濟

我高中畢業時,家裏發生重大事情,錢和房子都沒了,我們姊弟分別寄住在不同的親戚家,無家可歸,委屈求全,他們收留我們也是很勉強的,自然臉色不會好。

我當兵前一年多酗酒,還有煙癮,很沮喪,工作收入和支出打不平,因為要還債。雖然全家團聚,但經濟問題沒解決,到我快30歲,自己的經濟穩定後,家裏的危機才解除,所幸現在酒和煙都已經戒了十幾年了。

國小時,我們學校有男女合班、全男生班、全女生班三種班別,我就被分到全男生班;國中時也一樣。高中時只有一班全男生班,其他都是男女合班,我又被分到全男生班 , 其實我很想被分到男女合班的班級 , 無奈都事與願違。

當完兵回來,有三年的時間,我一邊工作,一邊唸二專夜間部。在我家鄉,工作機會不多,而且薪水也不高。畢業後有一段時間沒工作,有位同學問我要不要陪他去科學園區應徵工作?待遇比較高。去了之後,他說你來都來了,就去試試看吧!後來我們二個人都錄取了。

由於收入變高一些,我開始可以給家裏多一些錢。後來發現,給再多也不夠,仔細看看,原來媽媽欠缺理財的觀念,花了多少出去也不清楚,加上爸媽太寵弟弟,捅了一堆摟子都要我承擔,後來我自己來管理家裡所有開銷。

被逼瘋了,開始做自己

後來家人決定要買房子(不知被誰慫恿的,說租房不如買房,把房租錢當繳房貸),全家只有我一個人反對,但根本沒用,沒人聽我的話,因為我知道弟弟老是說到做不到。原本搬進去前,家人說好,也都同意,貸款由我和弟弟(跟她老婆)一人付一半,房子的產權就由我和弟弟一人擁有一半,之後多多少少分擔一點家裡的開銷。

搬進去之後,他一毛錢也沒付過,弟弟那一半自然由我來付,等於我要一人繳家裡的全部房貸,弟弟還欠了近五十萬卡債,為了幫他還這個卡債,我去貸款一筆五十幾萬的信貸幫他還完卡債,其實我根本不想幫弟弟還,只是若不還的話,房子會被查封。要幫他還之前,我跟弟弟說,請他每個月多少還我一點,他說好,但之後沒給我過半毛錢。那是2008年金融海嘯前幾個月的事。

我要付家裏的房貸、弟弟的卡債,我自己在外租屋的房租,家裏的水電費、生活費等幾乎所有的開銷,加上 2008年金融海嘯時景氣低迷,擔心萬一沒收入的話要怎麼辦?我不敢讓家人知道我天天被錢追著跑,怕他們擔心,瞬間掉了許多頭髮。我快被逼瘋,就豁出去,顧不了那麼多了,「我明天要死了,今天要做我想做的事」!決定開始留長髮,我其實沒那麼勇敢,是被逼的,當時想死的念頭非常強烈。

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的壓力遠遠大於我當時可以承受的,家人開始唸我為什麼都不剪頭髮,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這樣不男不女的,家裡的人都不知道我面臨的困境和壓力,但其實知道了也不能怎樣,只是多擔心和煩惱,我不想讓他們擔心。回家時要裝作很正常,開心、快樂的樣子。有一次裝不出來,他們看到我的樣子就一直問,我不能將實情說出來。之後如果裝不出來強顏歡笑的話,我就不回去。

留了長髮之後,開始漸漸的買女生的外套、衣服、裙子、鞋子等等,我喜歡穿裙裝和偏氣質性類的女性衣服,還有高跟鞋和雪靴,也慢慢的把男裝丟掉。剛開始的兩年,家人都在唸頭髮太長,第三、四年唸穿著,第五年後似乎也懶得唸了,現在只希望我不要穿裙裝回去,和不要用女性賀爾蒙,跟不要去手術就好了。

打扮愈來愈女性化,壓力愈大

外界的排擠感和歧視感,也隨著愈來愈女性化打扮而愈來愈嚴重。不管是外頭, 還是公司、家裡、宿舍……,更甚著把我當成同性戀,還三番兩次在路上被警察沿路攔下來盤查,我知道這是警察的職責所在,但每一次都在我心中刺下深深一刀,日後就算癒合了,傷痕依然存在。還有屢次在餐廳或賣場,小孩就直接大聲跟他父母說:「那是男生耶!」我當然知道童言無忌,但還是會心痛啊!

去年(2014)外婆去世,媽媽比較傷心,親戚都回來,大家會看到我的樣子,在我們那個鄉下地方,大家不能諒解,不管上一輩、和我同輩或晚輩,對我的注目,讓我的壓力很大,大到不想待在那裏,但不能不待,硬著頭皮待到結束。那種情緒壓力一直消不去,這種壓力和在外面被路人看待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那期間,我的感受很不好,又顧及媽媽的壓力,我有愧疚感。從那時到年底,一直處於心情低落狀態,很不好,也換了臉書帳號,希望有個新的開始。

我的租屋是半年交一次房租,去年12月底交完今年1~6月的房租時,房東說:「能不能不要這麼穿?怪怪的。」

「為什麼?」

「有房客不想看到你這麼穿。」

「我穿什麼跟他們沒關係,穿這樣沒影響他們的生活。」

爭到最後房東無話可說,但結果並沒有因為我辯嬴了而有所改變,我還是被迫搬走。平常我路過樓梯間碰到其他房客時,他們會在後面說我一些難聽的話,我其實很清楚。一開始我不在意,不管他,後來那些人愈來愈過份,最後就跟房東說三道四,就這樣我被房東趕出來。常聽說的:「勇敢做自己,不要在意別人。」是沒用的,我不用管別人,不在意,他們只會變本加厲。當時外婆的事情心情還沒平復,加上這事,和公司的一些我討厭的工作和一群視我如異類的人,我不知道要怎麼辦?

4月崩潰至今,受訪讓人知道

今年(2015)4月,我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倒,從4月到現在是我最低潮的時候。5月答應一專欄願意受訪,因為沒人願意聽我說,如果找同事說,他們會回答:「你就不要穿這樣。」一點用也沒有。專欄記者在1月時就找過我,我沒答應。訪完之後,她交待我:「你不要想不開。」其實我當時只要發洩一下,另外一部分是希望報導出來,讓更多人看到,讓一般人知道有這樣的人,如果有更多跨性別者出來受訪,跨性別者受到的社會壓力和排擠相對就會比較輕些。

報導出來當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照片是側臉,本來想照正面,因為我不漂亮,就照側面。同事中有些同情眼光,但不是真的同情,有些是貶抑的感覺。
「真正支持你的人,不會願意出來替你講話」是我的看法。人的外貌占有一定的優勢,隨意打扮,不化妝就女性化的人,這條路會走得比不漂亮的人好,這是現實面,大眾支持長得漂亮的跨性別,符合社會的審美觀,長得漂亮才是跨性別(變性人)。

人要有知名度、聲望,一言一行才會受到注意,被看到、被聽到,我希望有名的跨性別者能為這族群說點話、做點事,不要只說「我沒受到歧視」、「我沒當過兵」、「同事都接受」、「家裡都贊成」等等之類幸運的話。

我的FB上大多是我的抱怨文,還有一些跨性別相關的文章或影片,多一人看到就有希望多一人瞭解,我只求盡力而為吧!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