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再假裝自己是男生

by momo口述,吳淑姿採訪撰文

我出生在香港,以前曾來台灣工作幾年,公司幫我辦了身分證,以前很容易辦,現在就不容易了。回香港後很久沒來,幾年前來玩,將以前的舊身分證拿去換成新的,政府開始追我的健保費和國民年金,我也交了。

台灣社會接納跨性別者的空間在哪裡?Photo by chiang in 2015同志大遊行
台灣社會接納跨性別者的空間在哪裡?Photo by chiang in 2015同志大遊行

有愛上男生的感覺,卻不想當同志

小時候,出門在外,我會留意旁邊大姊姊,學她們坐得樣子。讀小學時,留意女同學的行為。小時候比較沒分男女,大家玩在一起,到了五、六年級,開始分男、女生,男生的遊戲我不喜歡,沒什麼興趣,我想參加女生這邊,她們不歡迎我。我的朋友比較少,男、女生都有,也有話題談得來的男同學。

男生中午吃過飯就去打球,我沒有,大都畫畫,看書。如果一大群人在一起,說男生去做XX時,我的反應都比較慢,也會跟著去做,這時候如果不跟著做的話,就太過份了。

如果和女生比較好,聊得很開心,會被說我們是不是在談戀愛?那女生就不想和我太接近。我比較文靜,興趣都是靜態的,像畫圖、看書之類的,喜歡自己一個人,不去在意別人的看法。

我和談得來的女生,會有我們兩個人到底要不要談戀愛的疑惑,女生說:「我們談得來,但沒有談戀愛的感覺。」她們覺得我男子氣概不夠,碰到要出主意、做決定時,我都等著她們決定。我的好朋友都是女生,有兩、三個要好的男生,我會覺得:「嗯!這個人不錯。」感覺愛上他們,但我不喜歡同性戀的感覺,也沒跟他們說。

到了中學,男女分別很清楚。小學時性別教育只教男、女生的身體構造,還是男、女生分開上的。

我和要好的女生成為情侶,我沒主動追她,因為很要好,就自動在一起了,只是我對她的「愛情」感覺並不多,對她來說,應該有愛的。情侶逛街時,應該是男生牽女生的手,我是伸出手,希望她牽我的手,她牽了一會兒,將我的手摔開,我是男生,卻老是當「被動」的那個人,應該讓她很不爽吧!

在學校時,男生不可以留長髮,我照規定剪短髮。出來工作後,就留長頭髮,一直到現在。我學的是藝術,我工作的公司要求比較不嚴謹,反正是個留長髮的男生。我的打扮比較中性,以前公司的上司跟我說不要穿便服,希望我穿西裝上班,我還是穿牛仔褲,從沒買過西裝。社會壓力大,我不敢穿得女性化。逛街時,看男裝覺得很無聊。我已經很多年都買女版的牛仔褲了,女版和男版的剪裁不同,有人看得出來,有朋友不說我女性化,說「中性化」。

我的身材中等偏瘦,以前不喜歡運動,現在偶爾會運動。發胖過,減重成功,不然使用荷爾蒙以後的肌肉會很難看。

今年(2015)是出櫃行動年,喜獲老闆支持

我去年認識了一些跨性別的朋友,除了網路上聯絡之外,和有些人見面、討論,聽他們的經驗和說法,自己也在網路上查資料,了解整個過程,原來我不是沒有機會,也體認到變性是年輕的時候開始做比較好,如果前面的過程要花2~3年的時間才能手術,現在不決定的話,將來年紀大,癒合的速度也會比較慢,就比較沒機會。

之前跟同事提過幾次我的情形。今年年初,我跟經理談,經理支持我,那時決定先不跟同事說,我還沒準備好。我在這公司已經二、三年,有人以為我是同性戀,問我的時候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我開始穿女裝,外表改變,尤其用藥後,身體會有變化,這事一定要說的。我特別挑了一次放假前,在我們這單位的通訊群組中發了一大段信,晚上發,發完自己不敢看。隔了一天上班時,有同事過來跟我說,蠻支持我的。公司裏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知道,經理要我跟其他經理說,他們單位有人問起的話,可以幫我解釋,還有跟人事室說,可以在我看醫生、請假時幫忙安排、配合。我的店老板找我談,他第一句說:「謝謝你,感謝你相信公司。」我好感動,他非常忙碌,是美國人,願意花半小時跟我談。

公司的保障計畫都將我的情形包含進去,還有我來台灣就診,門診當天有醫生證明可請病假。有公司的支持很重要,可以比較順利一點,我很幸運,也可能是因為美國公司的關係,有種族、宗教、性別平等和多樣性政策,願意跟我談,香港有些大企業也有,有的公司會比較不好,會排不好的工作給你。公司裏人多,不可能所有人都接受,我沒碰到對我的正面攻擊,若有人質疑,經理會幫我解釋。

公司內部培訓,我第一次穿裙子去,我想都坐著聽,不像工作時要走來走去,應該不會怎樣,大家真的沒什麼反應。最後Q&A時,我想其中有新進的同事,日後我們要一起工作,最好一開始就說,以後互動才會順利,這個培訓很輕鬆,也是要讓大家互相認識。要怎麼說,我想了很久,面對著二百多個人,說了一半,講到「跨性別」時,有人鼓掌,我好害怕,也很感動。

一開始在香港看醫生,由私人診所轉介到政府辦的醫院去,要預約到一年半以後,哇!一年半,那我這段時間怎麼辦?我已經40多歲,時間不多。經由朋友的建議,改來台灣就診,大約3個月來一次。春天時開始看,夏天做心理測驗,結果「和臨床觀察相同」;抽血,看染色體,荷爾蒙……的水平。這次秋天回診,明天要再看內分泌科。我已經自己開始吃荷爾蒙了。將來手術完可以更改性別。

要成為完全的女人,不然會被歧視

女生會說我的男生氣質不夠陽剛,我感覺這沒什麼,我不喜歡男生很強硬的感覺,看別人這樣,我不想這樣。

跨性別有很多種,有人不想將自己定義為男或女,就處在不明的狀態中;有人有時候是男,有時候是女,性別是流動的;有人覺得自己是男生,同時也是女生;有人認為自己既不是男生,也不是女生;還有所謂的「第三性」……,我不是那樣的人,我要成為完全的女人。我在做語言治療,我認為外觀、打扮,還有聲音、舉止、行動等都要符合我想要的性別,

如果在社會中沒有完全符合的話,容易被歧視。像語言治療不是每個人都會去做的,有人外表女生,仍然保持他原有男生的聲音。有些人有他自己的定位和形象,不刻意改變成另一種性別的樣子,我覺得如果和別人的期望差異大,不搭調的話,大眾不會突然接受這種改變。

我說話不夠大聲,聲音比較小,也常被說聲音小。現在更小,因為在轉變,改變發聲的地方。男女生的聲帶和發聲方式不同,女生發聲位置較高,用氣比較多,男生喉音較多。我的聲音原來就比較低,沒辦法提高,練習這些好累,一開始講十多鐘就累了,後來有延後一些,話說多的話,喉嚨會不舒服,常有咳嗽的聲音,我吃喉糖,覺得還不錯。如果這麼練習不行的話,可以動手術。

我雖然一直留長髮,後來才發現,原來男女生的剪法是不同的。有位跨性別朋友陪我去剪頭髮,我說:「不要剪得太像男生。」不知美髮師有沒聽懂?我朋友直接說:「將他當女生剪。」第二次我穿裙子自己去,她自然幫我剪成女生的髮型。我現在都穿裙子,我喜歡裙子。

我喜歡畫畫、拍照,大都照人,我喜歡看人,現在的工作算服務業,可以看很多人,看女生怎麼走路、講話、坐的樣子。有的客人會盯著我看,和旁邊的人談論我,反正公司支持我,壓力是有一點,還好;有小孩跑過來叫我「姊姊」,我好開心,回去問他爸媽:「他是男生還是女生?」我明明穿裙子,覺得有些受傷;有客人問起的話,我會直說我現在在看醫生,以後會做手術。有客人問我有沒有男朋友,即肯定我是女生。

沒心力思考性愛對象

我今年初和媽媽提,她不能接受,就先擺著再說。以前會說我比較不陽剛什麼的,曾經發現我有女生衣服,很不高興,不過可能我有女朋友,也沒再說什麼。

家裏還有哥哥,因為媽媽不接受,我還沒跟哥哥說,等到看醫生比較穩定了,有醫生證明時,可能比較好說。

我的女朋友在美國,我們在一起十多年了,已經成為親密的生活伴侶,她知道我的情形,不知道以後她會不會接受我?我想就這樣一直下去,沒打算分手,如果她不接受將來的我,我也不強求。

至於現在的情慾對象是男或是女?沒想過這問題,對女生比較沒感覺。有人說,用藥之後,有人的性向會改變,那也只是聽說而已。目前我要花很多時間和金錢進行醫療手術,應付女生在打扮、在生活、工作中碰到的種種難題,沒多餘的心思去想這事。

台灣性別友善廁所多

我如果穿女裝出門的話,要看時間,在媽媽出門運動、吃早餐還沒回來時出去,其他家人也要不在,不然就要出去再換衣服。下班後就先換好衣服,或等到晚一點再進門。我上班時間不固定,又是開車,不太會碰到鄰居。在家煮飯比較不方便,香港大部分的人都在外面吃。

外面的公廁,以前我大多上殘障廁所,我不喜歡男廁,覺得不自在。今年開始上女廁,最好是人少少的,只是進去上廁所,或補個妝就出來,如果排了長長的隊伍,大家等得無聊,沒事幹,妳看我,我看妳,被看比較久,我會有很大的壓大,就去上殘障廁所。台灣的性別友善廁所比較多,比較方便。

身分證性別未改,穿裙裝過海關

我覺得,80年代的人比70年代的接受度多很多,90年代的人覺得沒什麼,都可以接受。在工作和生活上,當我越正面去面對時,別人的接受度也比較高。以前想穿女裝,比較符合自己的樣子,但又擔心給人家負面或不正常的形象。今年一開始穿女裝時會害怕,但我是正大光明去工作或買東西,別人也接受了。

除了政府機關之外,像:電話、眼鏡行留資料時,我要求改成「小姐」,他們都照辦,長榮航空也是。上一次我離台時,官員看看我,問我名字、出生日期、身分證字號等,要我將頭髮往上攏(看耳朵),讓我過;這次來時第一次穿裙子過海關,很緊張,他看一看,讓我過。

同事說我現在比以前過得開心,我去面對,做自己最想做的自己,我自己也覺得現在比較願意和別人講話、互動。

這條路不好走,很辛苦,這不是個選擇,如果是選擇的話,沒有人會這麼選,其中的辛苦別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也只看到表面的,我現在不說「我想當女生」,而是「我不想再假裝自己是男生」。

社會中如果只有男、女兩種性別的話,我已經當男生當了一半了,有機會當女生,別人沒有這樣的機會,這可能是福份,以正面去想,也蠻好的,也可以多了解自己。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