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慈/走山,喜馬拉雅聖湖之旅

by 林念慈

一路上深深體會到要學習信任自己的身體,
傾聽自己瞬息的呼吸,將自己開放的交給自然界。
陪同的藏族朋友說:you are going to the mother nature, she won’t harm you,
she will protect you and love you.

傾聽自己瞬息的呼吸,將自己開放的交給自然界。林念慈提供
傾聽自己瞬息的呼吸,將自己開放的交給自然界。林念慈提供

在高海拔區,每走一步路,都可以感覺到身體經絡骨骼間的相互合作,找到步伐與呼吸的頻率,眼前的美景,彷彿給你神奇力量,引領你往前進!

那些可愛的高山杜鵑林
隨手捻的藏藥杜松葉所散發的香氣
迷霧中的犛牛群
清晨的日照金山
群山環繞的湛藍色聖湖
延綿的喜馬拉雅雪山及聖母峰
深深覺得自己闖入山神的國度,如此的純淨之地!
這時,存在就是充滿著光與愛的祝福。

此次的Gokyo lake聖湖健行之旅早在去年已定,當初與Jade、秀蘋約定好要跟有恆同行,一起健行18天到聖母峰的基地營及藏傳佛教的聖湖Gokyo lake,為有恆環球世界之旅祈福,不料卻發生尼泊爾大地震,故因而作罷,沒想到隔了一年因緣俱足,兩位藏族藝術家朋友也想要一探gokyo聖湖之美,我們很順利的在旺季買到了前往lukla的機票,搭的是Tara airline,也就是「綠度母」 航空!出發前一天臨時找到一位挑夫,一日13塊美金算是合理價位,就這樣我們上路了。

工作在尼泊爾多年,第一次有機會嘗試長達10天的健行,一下飛機就抵達海拔2800公尺的lukla,預計利用約5天到6天的時間健行到目的地、海拔5400m的gokyo ri,每日健走的時間約4到6小時,上升的高度在1000公尺左右,沿路約一小時就可見Tea house及休息點,通常抵達目的地時約下午2-3點左右,意味著有充裕的休息時間讓身體慢慢適應逐步上升的高度,同時也有機會探索當晚駐足的古老村落。

Khunjung 3790m。林念慈提供
Khunjung,3790m。林念慈提供

傳說中有雪怪(Yeti)出現的千年藏村,村落的寺院供奉著約五百多年歷史的雪怪頭顱真跡,據當地80多歲的雪巴族阿嬤述說著,約十幾年前Khunjung是喜馬拉雅高山雪巴民族(sherpa)的集貨地,位於中國邊界的藏人會來此聚集進行貨品的買賣及交易,長久以來的市集文化,隨著中共邊境嚴厲的政策已銷聲匿跡了。看著靜靜座落在雪山前村落,很難想像以前各地的藏人會牽著背負各種貨品的犛牛,行旅於此進行交易與買賣。這裏是跟玉山差不多高度的高山平地,傳統的房舍多半以石板屋為主,但因為地震後石板屋倒塌,重建後全村都改為綠色系的鐵皮屋頂,僅剩非常少數半倒坍的石板房舍,我努力拼湊著以前傳統房屋的樣貌。這天我意外地在清晨五點起床,往窗外一撇看見粉橘色的天空及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雪山,跳下床後衝出guest house,發現所在的藏村被高聳的雪山圍繞著,可以清楚地看見Ama dapulam雪山,美得不像話,但在五分鐘內雲霧繚繞,風雲變色,吃完早餐,喝完熱騰騰的酥油茶後,我們開始往雲霧團走進……

Dole to Machherma 4110-4470m。林念慈提供
Dole to Machherma 4110-4470m。林念慈提供

沿途上我們看見最後一棵高山杜鵑後,就開始進入僅有礫石的沙漠峽谷地形,延綿峽谷的盡頭為世界第二大的冰河,峽谷的後方聳立著世界知名的雪山,全球最高的20座高山皆在尼泊爾境內,彷彿已進入另一個時空。

走在超過4000公尺的高度後,深深覺得爬山是一種身心與大環境天衣無縫配合之下所產生的行動。在吸氣吐納之間,在每一條經絡之間,與意志力相互合作。浸匿於寂靜的山中,與自己的心魔搏鬥著,總之根本不是想像中看似peaceful的悠閒活動,到目前第五天為止的經驗,我感覺到多天數的健行其實心智狀態是很繁忙的,新的風景、新的動植物、身心的體驗、與自己的對話,試著專注的回到步伐及呼吸上,根本沒有閒暇時間可以拍照,但總是會有這麼一刻,山會幫助你腳步輕盈,思路清晰!出現前所未有的自由感!

這時的我踏著規律的步伐,開始從內長出自信心,學習把自己開放的交出去,感恩隨之湧現,山就像是神一般、真理一般的存在著,無可撼動。

Gokyo lake to Gokyo ri 4800-5400m。林念慈提供
Gokyo lake to Gokyo ri 4800-5400m。林念慈提供

昨晚我想是因為輕微的高山症發作,整晚多夢難以入眠,清晨4點很快就來臨了,同行的友人把我從溫暖的睡袋中叫醒,僅喝了一小杯溫水,整裝後戴上頭燈就開始了整趟行程最具挑戰的gokyo ri攻頂,天色尚未亮,我靠著微弱的天光走在完全沒有植被,光禿禿的礫石上,眼前的gokyo lake被天色染成粉色的湖面。

登山客攜帶西藏風馬旗到山頂許願祈福。林念慈提供
登山客攜帶西藏風馬旗到山頂許願祈福。林念慈提供

住在這座山的小鳥因為沒有樹可以築巢,以鑽地洞的方式住在洞穴裡,沿路上各種鳥兒剛起床吱吱叫,從地洞鑽出來一點都不害羞,彷彿已經習慣登山客的存在!約莫一小時後,前方雪山山頂被光照亮成金色的,光閃耀著大地,這時我開始擔心以如此龜速的步伐,八成是無法在日出前抵達山頂,內心因此焦燥不安,這影響了我的氣息,頓時呼吸的節奏被打亂,步伐也開始散亂了起來,攻頂的信心開始動搖了。

當我覺知到自己的身心狀態後,重新調整呼吸,試著改變心態,心裡想著只要平安抵達山頂就好,我願意接受眼前的一切,不要對於眼前的風景有任何的執著,此時此刻已經是最美的,這時我把念頭放在藏族朋友跟我分享的苯教經文(Mantra)Om Ma Tri Mu Ye Sa Le Du,這是在佛教傳入西藏前就已存在的古老經文,我每用登山杖跨出一大步,就在內心默唸一遍,就這樣的心慢慢平靜下來,步伐也開始規律的往前行,突然間我的右邊被強烈的光照射著,太陽出來了,照亮了大地,Gokyo聖湖及四周環繞的雪山變得炫目無比,空氣中似乎沒有一絲的雜質,如此的清晰純淨,我停下了腳步,面向陽光,接受海拔5000公尺日出的洗禮。

徜徉在5400公尺山神的懷抱中。林念慈提供
徜徉在5400公尺山神的懷抱中。林念慈提供

距離最後一哩路約莫還有30分鐘的路程,這時同行的友人回頭來找我,陪伴著我爬上了海拔5400公尺的gokyo ri山頂。抵達的瞬間,我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下,另一位早就抵達山頂的藏族友人跑過來擁抱我,跟我說我是強壯又勇敢的女人!我待氣息及體力稍歇恢復後,用力的睜大雙眼,發現眼前聳立著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Mt Everest)藏文稱Jomo Langma、尼泊爾文稱Sagur Matha,頓時感覺被眾神圍繞及祝福著,靈魂深處湧出無限的感動,眼淚不斷滑落,我在山頂上錄了一段對家人及愛人說的話,接著就坐在珠穆朗瑪峰前靜心,完全地沉浸於山神的愛與懷抱之中,充滿著對於大地之母的感恩與喜悅,life is simple,只要你有目標,慢慢地順應自己內心的步伐,總有一天會抵達彼岸。

(作者於2013年前往尼泊爾創辦棉樂悅事工坊,開始展開一年駐足尼泊爾約五個月的生活與工作)

想了解更多念慈在尼泊爾的生活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