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嚐巴爾幹(一)保加利亞的人、花與自釀酒

by 林沖

從德國到保加利亞,僅10歐元的廉價機票,促使我偏離原本想從西班牙直直往俄羅斯的路線,來到保加利亞的首都索菲亞(Sofia)。索菲亞歷史悠久,最大的看點是市中大片的古代遺跡,不過只要參加2小時的免費步行導覽(Free walking tour),基本上於遊客而言,就沒有再久留的理由。

photo credit:flickr@solarisgirl CC BY-SA 2.0
photo credit:flickr@solarisgirl CC BY-SA 2.0

不過我倒是前前後後在索菲亞待了8天左右。這裡有歐洲的氣息,印度的物價,而食物品質很好,輕易就能取得新鮮的在地蔬菜水果。雖然時常聽保加利亞朋友抱怨索菲亞這樣的大城市,汙染、多車、吵雜……但以亞洲的城市標準來說,索菲亞已好上太多。

我特別喜歡大街小巷都能見到的花店。保加利亞人似乎愛花,市區的花店密集度堪比台灣的麥當勞,超級市場、傳統市場、街道邊的老婦人……花被包裝成小小一束,方便攜帶又小巧美麗。人們也愛買花,於是新鮮的氣息透過花販與愛花的人,感染了整個市區街道。據說在這拜訪別人家時,若能帶上一束鮮花,女主人必定會很開心。鮮花意外的便宜,小小一束只1-2歐元,如此簡單便能悅人,可惜我獨自旅行,在保加利亞一直沒有機會送出一束花阿。

不知保加利亞人的質樸和善是否與愛花有關?爬博泰夫峰(Botev Peak)的路上,我在著名的山屋雷(Rai Hut)住了一晚,那晚正好是中秋月圓,從獨立山中的山屋,能看見巨大的圓月與滿天星辰。夜晚的山上總是無事可做,特別是無人結伴時,天氣冷吃完飯便早早休息。不過就在我正準備回房睡覺時,山屋另外一個保加利亞人叫住我。他並不太會講英文,卻邀請我加入他們的營火。在山區,夜晚的營火或許是最美麗的存在,從喜馬拉雅山到巴爾幹山脈,一貫暖人的熱度與令人安心的火光,彷彿從不背棄的承諾。

一個保加利亞女孩問我喝不喝Rakia?我問,Rakia是什麼?他們4人同聲驚訝,我居然還沒喝過保加利亞最傳統的自釀酒。女孩立即把裝在大塑膠瓶的Rakia遞給我,我與瓶口拉開一點距離,將酒倒入口中,酒入口舌,溫醇厚重。他們問我喜不喜歡,我點頭稱是。於是隔天,我的背包裡多了2公升的Rakia,而那天我正要登頂博泰夫峰啊!

Botev Peak. 林沖攝
Botev Peak. 林沖攝

但我如何能拒絕他們的熱情好客?當他們為我拿出了帶上山的各種食物,特殊的肉丸(Kufte),不同口味的自製起司,引以自豪的家傳番茄醬(Lutenica),讓我一一嘗試;當他們奇怪我為何不就口飲酒,我解釋擔心別人介意衛生,而他們說一點也不介意,之後眾人如草場上的英雄傳遞酒囊歡慶相遇;他們甚至邀我下山時去他們家作客,待我如故友。

於是我將2公升的Rakia帶在身上繼續旅行。我爬上了博泰夫峰,去了鄉下農場,再到保加利亞與馬其頓的邊境。而我在馬其頓,又拿到了另一公升的Rakia。Rakia在保加利亞與馬其頓的日常生活是如此重要,他們對Rakia的文化引以為豪,更樂於與人分享。

後來我帶著這些Rakia一路到了巴塞隆納。保加利亞的朋友希望我能把Rakia帶回台灣給家人朋友品嘗,完全無視我之後還有數個月跨越歐亞大陸的旅程。我不知道最後是否真能將Rakia帶回家,但我想我揹著的不是Rakia,他們留給我的從來就不是只有Rakia,而是那偶遇中,不分彼此的熱情與善良。那或許是促使旅者懷抱希望繼續前進的動力之一。

(林沖,目前為高山健行嚮導,分享個人網站

瀏覽更多林沖的故事與開版辭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