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籌旅費~一種繼續走下去的方式

by 林沖

我看似獨自旅行,卻又不是,除了旅程中每一片刻的相遇與分離,如今,透過眾籌旅費,與旅程的網路即時分享,當我走在旅途中,和我一道的還有關心我旅程、認同我信念、並選擇信任我的人們。

林沖在印度曼日寺的攝影。林沖提供
林沖在印度曼日寺的攝影。林沖提供

幾乎沒有人不喜歡旅行,不過金錢與時間經常是人們猶豫不前的原因。我很幸運地,在過去3年持續到處旅行的生活。我選擇走上旅途的最初,金錢與時間不是我考慮的原因,我必須承認我出身在經濟還夠小孩在學業完成後,允許一小段時間探索方向的家庭,而我對旅行有著如「必需品」般的需求。在這些前提下,我並未在名牌大學畢業後順勢進入職場,或如同儕繼續求學,而是踏上旅行的路。

如今,身邊同年紀的朋友,不是進入職場2-3年,累積了穩定的收入與年資,就是碩士畢業,正準備攻讀博士,或向海外發展。我則是走過亞洲數個國家,駐足過印度,住過西藏,走過喜馬拉雅山域,也在紐西蘭的高消費下掙扎生存過,旅行是我的常態,只不過這個常態是沒有既定行程、具有變動性的。寫下文字的現在,我剛踏上西班牙的土地,緊接著跨越歐亞大陸的旅程。3年後,金錢與時間仍然不是阻擋我前行的原由。

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書中很有名的一句話:「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幾年的旅行裡,生命就是這樣教導我的。當面臨一件事情,最重要的不是你最終的選擇,而是察覺自己生命的意向:傾向、直覺、契機……,並從中更了解自己,知道對自己真正有意義的。有時那看起來像在對抗世界,卻可能開啟另一扇門,引導至全新的道路。

我在旅行中,做過登山嚮導、賣過手工麵包、圍巾水晶……沒有一個是我曾經想過,為從事「某個職業」而謀取許久的工作。我面前沒有一條長路,僅僅是跟隨心意的走著,擁有的是腳下的土地和一片天空,生命卻為我帶來無比精彩的篇章。

這些旅途中雜七雜八的小額收入,偶爾的稿費,說實在並不足以支持我繼續旅行。經費仍是我必須處理的問題。自我旅行以來,一直有在經營自己的網站,不時更新旅行的照片與文字,作為我個人的旅行紀錄。我也不知道這些紀錄是否會在某天派上用場,那些極其分散與個人的紀錄,其他人會有興趣嗎?

今年初赴印度前,我突發奇想了第一個募資計畫,邀請對我的旅程有興趣的人,支援我的旅行經費,作為交換,我會與參與者分享我的旅途,並依照不同贊助金額,回饋以明信片或異國小禮物等。甚至也提供具公益性質的參與方案,即捐出部分贊助額給在地的公益組織。我並不期待有很多人參加(確實也沒有),畢竟我的旅程沒有高尚的目的,不是時下流行的公民旅行,不為社會公益,也不為人類福祉,我甚至無法說出具體的目的,有的僅是一股對個人生命意義與目的前行的強大驅力。

如果說我能為他人帶來什麼,或許就是這股匕首般的驅力為我創造的可能性。不論情況如何,我都保證我會踏上旅途。許多旅行中的拘束與困難,被堅定的意念迎刃而解,逢凶化吉。對不同人而言,我可以是一種可能性、一種選擇的真實體現,謹慎小心如我甚至也可以代表勇氣,我的旅程與經歷,或能成為他人靈魂的滋養。

我正剛開始的歐亞大陸旅行,也以同樣的形式募資。倒不是為了真的拿到資助,以我的沒沒無聞,想要以這種方式籌旅費很困難。主要還是認為這個計劃很有趣(我甚至還提供了英文版跟國外支付,即便我確信我沒有任何英語讀者),除了文字與圖片的紀錄,了解自己之於他人的價值,以明信片文字等和遠方的人互通信息外,這次在朋友建議下,也加入了影片與直播的形式,讓資助者或任何有興趣的人能夠如臨現場的參與我部分的旅程。

關於這趟旅程,並非始於西班牙,終於中國。而是從今年我在印度苯教寺院與俄羅斯人討論苯教符號與俄羅斯傳統民族刺繡的驚人相似時就開始,隨後同學藏語的西班牙人則是我踏上旅程的契機。現代化所標誌的歐洲與文化起源神秘的東歐北亞令人好奇,古墓、自然、原始宗教、傳統文化、少數民族、遙遠的世界邊緣……在遠處呼喚著我,這次獨行的旅者是否會是人類學者的先導?或是人們新視界的開端?最重要的是,跨越歐亞大陸的長途旅行大約是所有旅者的夢想啊。若有興趣,歡迎追蹤我的足跡與旅程

(林沖,目前為高山健行嚮導,分享個人網站

瀏覽更多林沖的故事與開版辭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