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一首唱不完的歌

by 張瀞文

從有記憶,心裡總是迴繞著離開的念頭。離開,一定是要去另一個地方,但是我要去哪裡呢?

眼睛看著廣大的宇宙,走上自己的道途。photo credit:unsplash@James Studarus

離開的祕密被海寧格揭露了

少女時,我知道自己想去一個地方,那裏有穿紅色法衣的上師以及一個山洞,山洞裡有位紅色的女人,但是我在2009年見到仲巴活佛(編註:第十七世東寶·仲巴活佛)之前,我見過幾位知名活佛,依舊不知道我的上師在哪裡?山洞在哪裡?20多歲大學畢業後,想著離開,流浪到不知道的地方,30多歲時,想要離開去出家,44歲回到麗江,只想捨棄一切去閉關。

離開,同時伴隨捨棄,捨棄一切,甚麼都不要,就要走了,這是我心裡總是迴盪著的聲音,如同一首唱不完的歌。

這是一個深藏於心底的秘密,沒有人知道。

2005年,這個祕密被海寧格先生揭露了,做了一場系統排列。我一上場,海老對著場數百人說:「這個女人,有罪惡感,她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

以系統排列的理論來解讀,這是潛藏的自殺傾向,是一種不想活在這世界上的隱性傾向,不會真得急切去做自殺的行為,也不會去到處嚷嚷說要自殺,但是跟世間的人與事總有種疏離感,無論在哪裡,我總是個局外人。當擁有時,就想放棄;當在歡樂時,突然覺得悲傷;在愛情與婚姻中總是覺得這一切是虛假的,與伴侶爭吵幾次之後,就產生很強烈的厭離感,覺得這種關係一點意義都沒有;當有了某種成就時,就更想離開,因為這一切似乎不具備真實的意義。

從佛法的因緣論來理解,這是根植於阿賴耶中的出離心,是曾為修行人的印記,此心理動能讓我在同學們都在打拼買房買車時,只想要去流浪,腦中或是夢中浮現著,在荒涼的山區行走與飛翔的畫面,以及無法言說的空無境界,而我一直都非常的孤寂。

一直到2011年在麗江買了第一棟房子前,我從沒有積聚財產的意願,兩次離婚淨身出戶,一切從頭再來,只不過是想要離開與自由。

準備好要上路了嗎?

但是有了兒子之後,這心底的回音被我狠狠地鎖住,卻在海寧格的工作坊中被海老看到了。本來是登記排列原生家庭中複雜的糾結,希望原生家庭中的父母與成員,能藉由系統排列不再有激烈的衝突。

但是海老看著我時,卻沒有如同對其他人一樣問他們:「你的議題是什麼?」他看著我的眼睛,我也看著他那雙深邃的眼睛,經過了似乎很久,他問我:「你準備好了嗎?」(海老問我的此句話,是一語雙關的,這是他高深的催眠技巧,表面上是你準備好要上場排列的嗎?實際上在問,你準備好要走上此生真正的道途了嗎?我接下來要幫助你放下世間親眷的糾結,讓你能走上真正的道途,你準備好要上路了嗎?如果聽者是具有極高靈性覺知,這樣的提問就具有強大的療癒動能。)

看著海老的眼睛,我點點頭,他指著前方的某處要我站上去。我站上去,海老說:「回到你的中心。」(這是系統排列一個很重要的句子,讓個案的能量回到靈性的中心,但是事實上靈性是絕對沒有中心點的,以金剛乘的大手印法教來理解是指,不要有任何作意,讓心念安住在自性中,對一個初學者,回到中心的就是甚麼不想,意念集中於心輪,讓身心處於放鬆與自然狀態,而能感知道自己即將呈現的動能,接著能自然展現出來,而非表演出來。)

那天我穿著一雙超過2吋的高跟涼鞋,站上去幾分鐘之後,感知到離地甚遠,想直接踏在地上,就脫了高跟鞋,脫了之後,覺得很踏實,眼睛看向前方,視線慢慢往上移動,看向上方,我覺得我在看著天上,雙手慢慢往上伸展,手掌朝上,臉上浮現微笑,有種歸屬的感知。

此時,海老指派了一個女性代表躺在距離我約10多公尺的前方,當我看到代表躺下來,眼睛即刻被她吸引,巨大的悲傷湧現,我開始哭泣,哭到站不住跌坐在地上,邊哭邊爬到代表身邊,握著她的手,卻沒有動力去看她的臉。(雖然哭得很兇,但是我的心很清明,覺知自己沒有看代表的臉,也沒有動力去看,所以我沒有強迫自己去看。海老做我的排列時用的是他的新取向排列的極簡的手法,用一個代表,代表了所有我的世間親眷,我當時只感知到躺著是我的奶奶與乾媽,後來當我在麗江觀完多個前世之後,了悟這是廣義代表所有前生與此生死去的親眷,以及此世整天折磨自己又折磨別人的親眷,以及那個身陷於親眷與自己的痛苦中的我。不看代表的臉,意味著這種愛與悲傷是充滿愚昧的無明。)

眼睛看著廣大的宇宙,走上自己的道途

當我爬到代表身邊,哭了幾分鐘之後,海老走到我身邊,對我說:「不要哭了,站起來。」他伸手拉我站起來,站在我身邊,指著前方舞台的天花板說:「看,看著遠方,看著很遠的遠方,穿過天花板,看到你的命運,look,see far away,see far far away,see through the ceiling,look at your destiny.」神奇的是,當我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過去,自動停止了哭泣,不到一分鐘心即平靜下來,此時,他又叫我看著躺著的那個代表,我一往下看著她,就又開始劇烈哭泣,然後他又叫我看著遠方,我又停止哭泣且快速恢復平靜,如此反覆三次。

然後,我突然懂了,當下的那種懂,無語言可表述,他知道我懂了,就說可以了,這場排列不超過15分鐘。

我們一起回到座位上,然後他帶著我與所有人,繼續練習看向遠方走上命運的冥想,這個冥想做了將近30分鐘,直到我放鬆下來,我知道是他在等我放鬆了才終止冥想,他是為我而做,因為我為了家人,活得太努力了,因為愛家人與婚姻中的伴侶,肩上扛著太多太多別人的痛苦。

海老反覆三次,是要讓我的心真正去覺知到眼睛只看著所愛的人的痛苦,與眼睛看著廣大的宇宙而走上自己的道途,之間有多大的反差,他讓我自己覺知,並能做出抉擇。

寶藏就在最初出發的地方

但是,這覺知與抉擇在現實中的實踐,需要時間與極大的勇氣。

因為身邊的親眷根本不願意為他們的痛苦負責任,他們只是不斷地將情緒的排泄物胡亂塗在別人身上,等著我去清理,當我開始不去清理他們的排泄物,不再願意跟他們一起演那齣爛戲,我也變成他們譴責與怨懟的對象。

這其中有太多錯綜糾結的情緒,我能做的只有先清理自己。

但是清理是心理學的概念,如果用空性來理解,其實是不需要清理的,只需要徹底瞭知所有他人的情緒、自己的情緒、所有的發生都是空無自性,都是輪迴的錯覺,都是心所投射出的幻覺。這也是海老未跟我明確說出,卻已經告訴我的真理。我用了10年的時間,在圍繞著我無數現實的挑戰中,辛勤修持佛法,逐漸地了悟這個排列所引導的移動。

現在我知道,我不必離開也不必回去,我已經回去也已經離開,如同那個做了一個夢而出發去追尋寶藏的牧羊少年,最後才知道寶藏就在他最初出發的地方。

分享瀞文在麗江生活記事

分享瀞文2011年之前生命記事「女巫散記」專欄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