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深處的真愛

by 張瀞文

我那位馬來西亞前夫,是一個眾人眼中的好人,幾乎沒有人不喜歡他。在結婚前,就已經跟他認識了11年,他在我眼中是一個幾乎完美的好朋友。個性溫和善良,擅長中文、英文、泰文、馬來文、柬文,成大會計系畢業。我們是在泰國難民營服務時的同事,我只待了3個月,他卻在這個工作上服務了將近10年,中間短暫時間去做養殖業,大部分時間都在從事難民服務,柬埔寨重新選舉時,他與團隊在金邊從事街頭遊民的收容與職業訓練。

如何探究真愛的虛實?photo credit:unsplash@Jonas Verstuyft

前夫二號

我第一次結婚時,他邀請我與第一任前夫去柬埔寨度蜜月,送了兩顆裸的紅寶石給我做結婚禮物,用純銀製雉雞裝著,打開有兩小雉雞,每隻裡裝著一個裸紅寶石,第一次離婚時我帶著它們,離開馬來西亞時故意沒有帶走。

我們結婚回馬定居時,他的經濟條件很普通,他做了10年社工員之後開始學習銷售,而現在已經是臺灣某跨國企業馬來西亞分公司總經理,財富與社會地位都已經圓滿。

當初他在飛機上向我求婚時,真的是以為找到一生的真愛。一個在朋友圈中有完美形象的男人,在婚姻中,卻顯現出可能他自己都沒見過的人格樣貌,這不能怪他,在〈愛的勇氣〉中我說過,即便如此,我本也不想跟他離婚。

2011年我跟兒子搬來麗江後,一直到2016年,他來麗江應該有將近15次,可能更多。我只有在2011年在客棧見過他一次,有過交談,之後在靈洞與福國寺法會遠遠見過一次,後來他再來到麗江,我都沒有與他見面,只讓兒子去見他。他不斷透過我的朋友,要求他們做中間人,說服我跟他復合,還去找過格裡喇嘛,要求上師介入讓我答應與他復合。

復合,並非當時分手時的協議,也不是我要的。

所以我更加不能去見他,一旦見面,他就更難斷念,陌生男人都會對我心生愛慕,何況是生活了八年的前夫。

我不見他,並非是厭惡他或是所謂做不成夫妻連做朋友都不能,而是我希望他對我徹底斷念,快點去找其他女人再婚生子。我們在一起八年,沒避孕卻生不出孩子,我們夫妻因緣只有如此而已。我是顧及過去曾是夫妻的情分,希望他能去追求新的幸福,而不見他。

如果我對此人抱持的並非惡念而是善念,雖然做出像是決絕的行為,也是基於純淨的愛,就像我不願意見前夫二號,我是基於對他的善念,但是他身邊的朋友,包括他,都無法理解。如果他有一天帶著妻子與孩子來見我,我會很樂意招待他們。

博士班放榜那天,他可能看到我在facebook貼的榜單,那晚我做了一個夢。我正往前走,在一個三岔路上,他從另一路上迎面走來,追到我身後,哭著緊緊抱住我,我不發一言,沒有回頭看他一眼,也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往前走,幾步後他才鬆開手,我眼角看到在他來的路上有個女子在那等他,我心裡很高興,他應該是有了新的伴侶,希望能徹底忘記我,好好愛那個女人。

真愛的虛實

不是這個男人愛著妳,妳就會幸福;也不是妳愛著這個男人,妳就會幸福,愛有時候是生命災難的根源,因為愛顯現的過程中沾染太多原本沒有的念頭、情緒與行為。年輕時,愛我男人不少,求婚的也不少,但是仔細回顧,我根本沒有真正愛上過任何一個,那種愛都不是真正的愛,我此生中的真愛應該只有三個,但是其中兩個成不了世俗夫妻,剩餘一個尚未定。

我一向是心思非常細膩,情感很豐富的女人,禪修的訓練,讓我對自己的念頭、情緒與思緒可以分析拆解得很細微,我極其感性又極其邏輯理性,可以用社會學、心理學、佛學來分析自己的情感狀態,這是我穩定自己心緒的方式。

然而,甚麼是真正的愛,所謂真愛,我真心要說,以我微薄的智慧與經驗是無法定論何謂真愛,這世界上是不是有真愛?任何事物都脫離不了空無自性的法則,所謂的真愛或是假愛,也脫離不了空性法則,那麼還有真愛嗎?這是我跟我自己的對話,但是人活著,真的能沒有愛嗎?即使沒有被愛的渴求,難道能活成像石頭一樣沒有愛的溫度嗎?這幾年我真的活得很沒有溫度,對人和人都很淡然,甚至漠然,我以為這就是不執著,但是這樣真是不執著嗎?這不是也是另一種二元對立,或許並非大手印與大圓滿的修持目標。

我只能說如果有機會在餘生中去實證,才能去說何謂真愛,但是現在我只可以論定的是,甚麼不是真愛,我想像中的真愛應該純淨如同法性,世間難尋難遇,真愛是死生不渝,無掌控,無分別,無交換,無索求。

每個因緣都是多面的,如鑽石,如果前夫二號,這麼愛我,當初為何要如此對我?

從某一面,我相信在他的靈魂深處,我們萬年前純淨的因緣中,他願意犧牲了自己成就我回到麗江,展開新的生命旅程,這是我真心相信的,但是在他的靈魂淺處,他是憤懟、不甘願的,所以不願意運來我的書與賣房子分財產,而我的離開,讓他在親友朋友面前很沒有面子,他最在意的完美好人形象受到嚴重打擊,他曾經對我說過:「我是個好人,為何妳要離開我?」

靈魂深處的你、我與他,所顯現的愛與行為,是更接近所謂真愛,雖然末端的行為、眼神、言語看似離真愛很遠。

我依舊相信有真愛,我相信我能有真愛給出去,我也能接收到真愛,真愛有時候被藏得很深,因為覺知到自己的真愛,承認自己的真愛,並表達出真愛,需要很大的勇氣,當真愛顯現時,自我必然是完全赤裸,沒有任何遮罩,如此與所愛的人才能達到完全無二元相融,這亦是突破二元對立的最重要關卡。

努力維護虛幻的自我,是真愛的最大障礙。

分享瀞文在麗江生活記事

分享瀞文2011年之前生命記事「女巫散記」專欄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