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薪真能解決照顧服務人力嚴重斷層問題?

by 江妙瑩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簡稱婉如)2006年開辦居家陪伴服務, 11年來,全國有827名居家陪伴員,服務了1,758名長輩;可是,居陪員的年齡呈現高齡化現象,介於50至65歲,平均56歲。即便該基金會的待遇被公部門認為「薪資較高」的服務機構,仍然面臨人力嚴重斷層的挑戰!

調薪真能解決照顧服務人力嚴重斷層問題?Photo by chiang

2017年2月起,65歲以上老人人口超過14歲以下幼年人口;2018年老人人口超過14%,正式邁入高齡社會;台灣生育率已是世界排名倒數第一或第二,近年生育率約1.17人,高齡化與少子女化早已是台灣的國安問題,照顧人力不足也是家屬和許多服務機構的困擾。

「婉如」自2000年起,結合照顧與就業,以家事服務為起點,提供各式居家式服務,包括家事管理及居家坐月子服務,於2006年再度提出居家陪伴方案。17年來,累計服務79,334個家庭!目前全國各區有4千2百多名的服務提供者正在提供各式居家式服務。2017年至11月底,婉如照顧網在全國有827名居陪員,服務了1,758名長輩;276名坐月子人員,服務了2,001名產婦。單是在大台北地區,就占了全國的一半人力,有463名居陪員,服務了1,001名失智、罹癌、慢性病和中風等不同型態的長輩,可是和被照顧者一樣,大多為中高齡的女性服務者。

為吸引年輕族群進入照顧產業的勞動市場,「婉如」近兩、三年針對兼職人力、退休族或尚在育兒的年輕媽媽,開發了更具有彈性的工作方案,該基金會研究發展部專員林玉萍說,過去主要是每日8小時以上的長時間服務,這種服務包山包海,時薪較低,目前則增加2、4或6小時的彈性選擇,符合個人不同工作時段的需求,增加每日的服務家數,服務時數減少,時薪自然也提高了,且給予居陪員月薪制,不因雇主請假影響收入。

林玉萍同時發現,隨著政府放寬外籍監護工申請條件,「現在移工也會挑雇主,若遇上失能程度嚴重的長輩,移工即可能要求轉換雇主」,近年來這個現象反轉了居陪員的服務模式。林玉萍說,過去居陪員進入案家,家事和照顧比率約7:3,可是,目前接受的案件,失能者愈來愈多,居陪員照顧比率則提高到七成,家事服務則縮減到三成。

林玉萍指出,即便工作時間更彈性了,吸引前來受訓的學員仍以5、60歲的中高齡女性占多數,而且上線服務後,居陪員能否適應,也備受考驗。例如,能力是否勝任、長輩、家屬提出不合理要求怎麼辦、與家屬溝通出現問題或者遇上性騷擾等等。

進入案家一對一照顧,挑戰大。Photo by Rémi Walle on Unsplash

進入案家,封閉的一對一照顧環境,挑戰不小。目前在各大醫院擔任24小時看護工的Nina說,20多年前在養護機構,一個人要照顧10多床,年紀漸大後,改到醫院做一對一的24小時看護,也曾跟著長輩回家繼續照顧,但常被當作僕人、家屬意見太多,實在受不了,後來決定不再進入案家服務。

對於照顧服務員可能產生與案家家屬溝通上的問題,接受政府長照中心委託長照服務的蔡姓督導員說,簽約時,她都會與長輩和家屬言明,有任何問題必須先和機構督導反應。林玉萍也強調,該基金會給予居陪員足夠的支持,扮演照顧者與長輩之間的橋梁,同時定期舉辦天使獎表揚,即是提升她們的專業價值。

家庭照顧者總會祕書長陳景寧也深切了解照顧人力高齡化問題,她指出,進入家庭工作挑戰大,「要處理不只一個老人,還是一家子,這對人情世故較少的年輕人挑戰真的很大」!她坦言,台灣自2016年每年減少18萬勞動力,照顧產業很難成為年輕世代優先選擇的職類。

行政院長賴清德一句照服員低薪的「功德說」引發撻伐,雖然事後自圓其說是對照護員職業的肯定(見 照服員「功德說」引熱議 賴清德回應了)。衛福部長陳時中也以「照服員明年將加薪」即時滅火,試圖平息眾怒。根據衛福部統計,截至2016年年底,總計有11萬8,000多人完成照顧服務員訓練,但實際從事工作者僅3萬多人,以45歲到54歲中高齡就業者為多。衛福部稱,即使找到人品質也不穩定。有錢聘卻找不到好的照顧品質,是許多家屬曾面臨的狀況(見 解決缺人荒 衛福部:照服員加薪到3.2萬)。

因應高齡社會的需求,近年來政府不斷試辦長照支付新制或各項獎勵措施,可是,家屬仍然等不到品質穩定的照顧人力,年輕世代看不到長照服務的願景、從事照服員工作的專業價值,衛福部提出調高照服員薪資給付方式解決人力荒,還需要更多的配套措施。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