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和解 重新看見自己

by 網氏

「原諒媽媽,也是原諒自己;母女和解,就是和自己和解,母親只是一個引子」這是花蓮縣婦女福利服務中心「她和她的記憶書寫女性藝療團體」帶領人李雪菱(Alinggo)為這次活動意義所下的註腳。

本期焦點話題在母親節前夕,推出「母女和解 重新看見自己」主題,收錄了花蓮縣婦女福利服務中心(婦女救援基金會接受花蓮縣政府委託辦理)所出版的《女力女書:她和她的記憶書》文集的六篇作品,在李雪菱引導下,透過一次次自由書寫團體, 培力姊妹們的性別意識,鬆綁社會主流價值在女性內心所種下那看不見的繭;誠如李雪菱在序言裡寫著:「好女孩、好女人、好情人、好老婆、好母親、好媳婦、好婆婆……種種美德美姿美儀的標準都轉化為腦袋裡的警察,或是額頭上的緊箍咒。然而這一切不為別的,只為了『自己』能管好『自己』。」

母女和解是一項很大的工程。photo credit:flickr@Fanny CC BY-SA 2.0

首創「陰性書寫」一詞的法國知名作家西蘇主張,女性必須書寫自己,進而顛覆陽具中心思想下的自我貶抑。以母親為主題的書寫團體,姊妹們盡情「讓自己在書寫中撕裂,在書寫中敞開」,李雪菱說,母女和解是一項很大的工程,有的媽媽過世了、有的媽媽失智了,和解之路不是三天、三個月,也不一定皆能翻轉,這都是鍛練心智及重新看見自己的歷程。

選錄的六篇文章皆有李雪菱的感言,也是姊妹們與媽媽、與自己和解的斑斑血淚,一名62歲姊妹寫下非婚生子女的心路歷程,一名姊妹痛心揭露多重代間家暴的故事,也有一名姊妹至今仍存有被送養的陰影……書寫是讓個人一次次面對生命經驗,探索自己獨特的存在價值、肯定自己,看見美好的自己。

文章如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