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怡慧/學校廁所,一個性別遊戲場

by 吳怡慧

廁所,在校園中不只是一個解決生理需求的地方,更是一個學生生活世界次文化角力的場域,同時還是強制執行性別辨認的空間。因為這裡是當前社會上少數存在男女有別的區隔空間,為了防止人們誤闖異性的廁所,需要容易辨識的廁所標誌。廁所門口上所標的標誌,代表著生理性別的區隔,卻使得性別氣質少數者在使用廁所上,出現主流性別氣質者無法想像的尷尬。

一間女廁出現男生,女生的反應就會很大,這入侵女廁的男生會被當成侵犯者,原因是什麼?Photo by RitaE on pixabay

對此,我所接觸到的校園中的陽剛少女,心有戚戚:

大仔:像廁所來講好了,我每次去外面,上女廁都會被那個歐巴桑拿掃把趕出來。

怡慧:很沒禮貌耶。

大仔:真的,每一次。那個歐巴桑真的是,我快笑死。就因為,就我就走進去,啊就上廁所,啊那個歐巴桑就這樣:「弟弟,你走錯邊了」,我就說:「不是,我是女的」,然後她就說:「別騙人了,愛看喔!,出去!出去!」,然後就拿那個拖把把我趕出去。然後我就說:「奇怪」,然後就只好走男廁。

怡慧:那你去那邊上〔男〕廁所會不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

大仔:完全沒有人理你……就你就走進去,他們就覺得你要去大便吧。就沒有感覺,就像女生走女廁一樣,就那樣沒有感覺。阿你走女廁所就〔有人會〕大驚小怪,吵死了。

怡慧:那你覺得你去,你比較喜歡上哪一間?

大仔:當然是男廁,女廁你走進去那個歐巴桑就會開始講話。

公共空間的廁所,所謂女廁、男廁,其設立的標準,不只是生理性別上的區分,光從廁所的標示圖案,藍色的長褲男生、粉紅色的裙子女生,隱含的更是性別氣質的辨識。公共廁所中的歐巴桑,不只扮演空間的清潔者、也成為這個性別空間的管理者,在異性戀性別二分思維下,只有具備陽剛氣質者得以「合法」可以進入男廁,陰柔氣質者得已「合法」進入女廁。因此,大仔,一個生理性別為女的學生,還是會因為其迥異於生理性別的陽剛氣質,而讓歐巴桑將「她」掃地出門。

性別氣質的實驗場

小京:喔,還有男生會約我去上廁所。

大仔:喔這很正常啊。

怡慧:那他們〔指男廁中的人〕都知道你的〔女性〕身分嗎?

小京:知道啊,然後我就直接走進去……然後有一次就是男老師走進來……他就看我一下,然後他就繼續上廁所。

廁所也是遊戲場

從陽剛少女的故事中我發現,國中校園裡的廁所似乎成為一個可以玩耍的空間,因為這裡是學校空間裡最不容易遇到老師的地方,也就成為她們最自在的地方。陽剛少女在這裡和男性好友進行著性別氣質的實驗,實驗著和男生一起進男廁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結果,通常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每一個在上廁所的男生依舊安然自得,即便是男老師也不會識破,或也不會干預一個陽剛少女進入男廁。但是,小華說:「〔我們〕進男廁的話,男生看你就知道你是女的」,小京說:「可是女生看你的話一眼就說你是男的,就很奇怪」。大仔在旁邊主動提問:「為什麼男生看你會覺得這女的?」小京和小華都認為「因為我們特別矮」,特別嬌小的她們,因為身型而容易被男生認出其生理性別。但是,認出歸認出,男生們,包括男老師也不會有特別的反應。如果,一間男廁出現女生,男生不會覺得有太大的被侵犯感。入侵男廁的女生不會被當成侵犯者。但一間女廁出現男生,女生的反應就會很大,這入侵女廁的男生會被當成侵犯者。原因何在?因為男生總是加害者,而女生總是被害者?

在學校上廁所,對許多非主流陽剛特質的男孩而言,是個讓人焦慮的難題與痛苦的校園經驗(楊幸真,2010) [1]。這些具有陰柔特質的男生在如廁時,被強脫褲子或嘲笑。相較於娘娘腔男孩對於廁所的恐懼,陽剛少女則是在性別凝視之下,苦於證明自己生理性別,以獲取使用女廁的「合法性」。

從另一角度看來,對青春期的國中生而言,廁所不只是解決生理基本需求的地方,更是一個可以躲避成人規範的場域。大野就說:「其實我從國小到現在,我覺得廁所就是要上廁所,可是國中就覺得只要在廁所感覺有味道的話就是剛剛有人來了,來這邊抽菸,只是沒有被抓到而已。」廁所不只是學生用來暗中抽菸的地方,還可以供三五好友一起玩自拍(因為廁所有大鏡子)、聊天,是一個增進情感的地方。「然後就是一群人去廁所拍照,然後有時候好幾個朋友很好的,然後就比如說一起去上廁所。上廁所的時候有時候會在廁所裡聊天」。廁所,是一個可以暫時逃避校規的地方,也成為抽煙的實驗場所,許多人的第一次抽煙都在發生在廁所。另外,和好朋友一起上廁所,一起在廁所自拍,也代表關係的結盟與鞏固。

台北市公共空間的性別友善廁所,方便任何性別、年齡及障礙者使用。台北市政府提供

無性別廁所的設立

關於廁所的性別區分有很多的討論,一般而言都是建議學校可以嘗試增加無性別(uni-sex)廁所(畢恆達,2009)[2] ,一方面可以解決跨性別者無廁可上的窘境,一方面平衡男女廁所的空間面積,又可以免於強化既有的性別二分。

藍海國中的主任也提出相同的建議。在我提問學校的課程或活動可以提供這些具備陽剛氣質的女學生什麼樣的幫助時,主任A主動提及「無性別廁所」的概念。他說:「我舉個例子。一個中性女學生上廁所,請問要上男生那一邊還是上女生那一邊?…所以我是覺得說,可能未來真的是有必要設置一個比較標明沒有男生女生的…」。當我接話,指出「無性別廁所」之後,主任A除了表示同意之外,還指出「或者是她可以容許她去上無障礙廁所」。理由是:

因為她那樣的裝扮進到女生廁所,但是不是每個女同學都認識她,那女生會不會看到一個男生進來的時候她尖叫,有可能,對不對?那你叫她去上男生的廁所,你叫她是要坐著上還站著上?那也是一個困擾……環境確實是要幫這一群孩子稍微做一個考慮。

主任A能為校園中的性別少數學生思考到廁所使用問題,顯見其較一般教師更具備性別平等的精神。誠如主任A所言,校園中的廁所所進行的性別區分,的確讓性別少數學生感到困擾,同時也在強化性別只能二分的概念。非男即女的空間區隔,預設了性別只有男、女兩種,排除了其他性別少數學生,如跨性別學生、同志學生的如廁的生理需求。

若能從校園中開始無性別廁所的實施,也是在積極實踐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4條「學校對因性別或性傾向而處於不利處境之學生應積極提供協助,以改善其處境」,因此,學校應從每年例行的校園空間規畫會議中提出相關建議,才能有逐步落實的可能。

註:

[1]楊幸真(2010)。成為男孩:陽剛特質的學習路。載於游美惠、楊幸真、楊巧玲(主編),性別教育(51-76頁)。台北市:華都文化。

[2]畢恆達(2009)。無性別偏見的校園空間手冊。教育部訓育委員會發行。

了解怡慧與陽剛少女的更多手記: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