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嬰親善」只剩下「嬰」,忘了給媽媽適當的善?

by 多樂她娘

轉眼間,兒子小多即將要過第13個生日,即使時間過了這麼久,現在與許多媽媽們聊到當時生產與哺餵母乳時的情況,就像男生談到當兵一樣,話匣子一開就可以分享個三天三夜。

Photo by Manuel Schinner on Unsplash

初次懷孕生子的新手媽媽,對於一切都是陌生謹慎,「第一胎照書養、第二胎照豬養」點出了這件事,醫生長輩教養專家的話語奉為聖旨,逐依遵旨小心奉行,深怕自己的無知害到了腹中的寶貝。

網路上各大相關育兒論壇有許許多多育兒訊息分享,母乳的哺餵也是成為討論的主流;而醫院的衛教宣導或是候診室的影片不間斷地播放,全部都是在大力宣傳母乳哺餵的好處;在全面性無孔不入的洗腦後,從小就是超級乖寶寶的我在心中默默也樹立起:「嗯,我一定要哺餵母乳,才是好媽媽!」的想法。

在政府與各大醫院推行的母嬰親善、推廣母乳哺餵,立意良善的母嬰同室政策希望可以讓每個媽媽與寶寶增進母子關係,也能順利餵母乳。但在吃完全餐的生產(自然產+剖腹產)後,我已經疲憊到只能在病床上昏睡。第一天護士就問:「要不要母嬰同室?」在已被完全洗腦、為了孩子好的狀況下,很自然就答應了,現在回想起,真的是痛苦的開始……睡眠不足、身心俱疲,還要應付哭鬧不停的孩子,對新手爸媽來說真的是酷刑,所以兒子第二天立刻退貨還給護士。

短暫休息後沒多久,就接到護士的通知要餵奶了,虛弱中撐起疼痛的身子,努力往返病房與育嬰室之間,就是怕寶寶餓著;路上經過醫院安排的休息空間,沙發上坐滿了許多產婦媽媽,每個人都是呈現一樣神情:帶著哭到紅腫的雙眼與鼻子,呆滯地看著前方。在育嬰室中看著懷中的寶寶吸允著母乳,寶寶睡著了努力搓搓耳朵把他叫醒繼續吸允,不斷和他的瞌睡蟲與自己的瞌睡蟲抗戰,就是怕沒讓他喝飽餓著了。

Photo by Minnie Zhou on Unsplash

第三天,接到護士通知兒子的體重降太多,詢問我們是否要讓他喝配方奶?要喝什麼牌子?這瞬間,我心中的那堵牆就這樣垮了,「配方奶」三字就像壓倒駱駝的那根稻草,開始不斷自責自己:「我不是個好媽媽,怎麼可以讓孩子喝配方奶呢?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這些話語不斷開始縈繞在腦中,成了龐大的石塊重重壓在心頭,雙眼也跟著哭到紅腫。即使,體貼的老公說:「喝配方奶又沒有關係,我們也是這樣長大的呀!」但是,產後憂鬱已經找上我,聽不進去這些安慰,只剩不斷的自責。

身體的疼痛,無法休息的疲累和精神壓力,又加上覺得自己無法勝任母親,我的人生全變調,孩子一哭媽媽也跟著哭;直到月子將近結束,憂鬱症狀才消失,而在心情放寬後,母乳量也才開始源源不絕。

第二胎要生產時,有了前次的經驗,身心一切都是準備好的,直接拒絕了母嬰同室,也自備了自動擠奶器,每天不管量多量少定期產出母乳,直接提供給護士哺餵,拜託她們不要在半夜叫我起床餵奶了,讓我這個辛苦的產婦好好睡個覺,好好儲備精力,未來要跟她奮鬥的日子還多的很!

半夜,母嬰同室的嬰兒哭聲以及隔壁床媽媽的啜泣聲,把我帶回生完第一胎當時的挫敗與憂鬱中。不知從何時開始,「哺餵母乳」卻變成扣在媽媽身上的巨大牢籠,「哺餵母乳」的好卻變成新手媽媽的痛?「母嬰親善」卻只剩下「嬰」忘記給予母親適當的善?政府在大力推動母乳哺餵時,是否能夠也讓媽媽們知道:「即時沒有哺餵母乳,妳也是愛孩子的好媽媽!」

這個不經意營造的牢籠,不斷綑綁著新手媽媽們;其實,醫院休息室中坐滿的哭泣產婦媽媽,她們需要的是真心溫柔的關懷,以及多一些為媽媽們著想的心思,好好告訴她們:「讓孩子平安誕生在世界上,妳辛苦了!不管選擇母乳哺餵與否,妳都是孩子的好媽媽!別把哺餵的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