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結構之惡何時了?

by 紀惠容

性產業議題持續發燒,雖然立法院拍板定案,將設色情專區,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一個縣市設置,警方依法娼嫖全部罰,這也引起媒體關注。

最近基隆、宜蘭礁溪等小鎮紛紛有政治人物說,希望公投設置色情專區,設得成嗎?。台灣是一個偽善的社會,政府的研究調查有75%民眾贊成設置專區,但若進一步詢問設在你家後院,好嗎?又變成幾乎沒以人贊成。也有人說台灣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事實上台灣是一個笑貧又笑娼的社會,到底在偽善的社會之下,要如何處理性產業?

勵馨看到的性產業,其實就是一個結構性暴力之下的產物。台灣社會充滿各種結構性邪惡,讓被壓迫的弱勢者階層更滑落,陷入難以翻身的無底洞。卡債族與賣性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們都是結構性邪惡之下的犧牲者。

卡債族不是過度消費,台灣85%以上的卡債族是因為貧窮、緊急壓迫,需要生活或周轉,而陷入了銀行所制定的剝削借貸遊戲,成了待宰之羊,甚而滑落更底層,難以翻身。賣性者淪入性產業也是暴力的社會結構壓迫,匱乏之下的選擇。我認為,要協助她們不是設置色情專區,也不是讓性工作合法化。

勵馨基金會累積23年關懷兒少性剝削被害者之服務經驗,進行少女進入色情行業生命歷程研究,發現性產業就是一種結構性邪惡。這些個案的生命歷程,充滿了坎坷,從小到大,不斷地歷經各種結構性的暴力與不公平。

性產業政策各國不同,政府必須勇於面對。Photo by RodrigoFavera

她們可能歷經原生家庭的身心虐待、亂倫、貧窮,或複雜又矛盾的家人關係;歷經正規教育的排除困境,如中輟、不被學校歡迎、不良人際關係、學業缺乏興趣與成就感;歷經各種健康傷害與危機,如性病、非預期懷孕、吸毒、酗酒、自我否定及貶抑、自虐、自殺等;還有,在經濟上她們也歷經大困境與陷阱,如扛下貧困家庭之經濟壓力、離家獨立生活、陷入高利貸或財務危機等;至於情感、婚姻的渴望也是奢求的,她們因為性交易,商業化的親密夥伴關係難以進入婚姻、也常引發婚姻崩裂、陷入單親之困境。

最後呈現在在勞動市場上的面貌,她們並不會因為從事性交易的經驗而助於找工作,或賺更多的錢,而是慢慢與勞動市場脫節,也因低學歷、無技能、無條件、無自信,愈形困難進入勞動市場,甚至她的優勢條件只會隨著歲月流失,最後能做的,可能是當媽媽桑,繼續剝削別人。此種惡性循環,是誰的責任?

女人之所以成為賣性者,主要還是因為國家的各種體系失能,造成各種結構性邪惡。如社會福利體系、職業訓練就業輔導體系、教育體系的失能,交錯家庭支持系統的不健全,與全球化資本主義的橫行,也因性別弱勢,讓赤貧的她們不得不成為性產業的供應者、結構之惡的受害者。

政府不解決結構性的暴力,反倒以色情專區解決婦女困境,這就是無能。政府不要以為把性產業圈在一個圈圈,就能解決賣性者被剝削的問題,或達成性產業縮減的方向。荷蘭阿姆斯特丹色情專區因為成為歐洲人口販運輸送地,即將於2012年縮減一半。贊成性產業,只會讓社會的結構性邪惡愈形惡化。

政府應根本面對結構性暴力,在各種不公平的體系中,勇於財富重分配,在教育、經濟、福利、就業等體系投入大量資源協助弱勢者,創造友善婦女的政策,這才能讓結構性不公平之下的女孩、女人找到出路,而不用再匱乏之下選擇了性產業出賣身體,不是嗎?

瑞典除了以上之婦女友善政策之外,更以公民會議,決定罰嫖不罰娼的政策,也就是處罰需求面,不處罰供給面,結果大大縮減性產業,也是台灣可以學習的經驗。

為了迫使政府面對結構性不公平,選舉將到,我們除了詢問三黨總統候選人之外,所以或許大家可以用選票抵制贊成性產業的總統與立委,凡是體會、看到社會結構不公平的選民,都可以具體行動,不投票給贊成性產業的總統、立委。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相關新聞

延伸閱讀
@多元家庭議題

@性權議題

@性教育議題

@消除性別刻板印象議題

@食品安全與健康權益議題

@愛滋人權議題

相關新聞: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