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紗照

by 張瓊齡

當年我跟我先生原本不打算拍婚紗照的,但各自理由不同。

我是覺得幹嘛做每件事都要從眾?都受市場廣告的引導走?

那時還跟我先生說,如果要拍,也應該事後拍,就是每過了一年,發現真的沒離婚,那就來拍一張留念,這樣的照片累積起來,可能還比較有價值一點吧!

我先生想得比較單純,他一生因為肥胖受到的打擊太多,非常害怕結婚照留下的是「美女與野獸」的證明。

不過後來他還是鼓起勇氣想拍個幾張,而選婚紗店的原則也很簡單,因為我偶然提到以前一位很胖的女同事,沒什麼減肥的情況下,卻被拍得挺瘦,完全不作他想,那家婚紗店就這麼入選了。

現在想想,那家婚紗店的攝影師一定很爽!我們的錢真的太好賺!

Photo by jonycunha

由於當事人真的只想隨便拍拍,因此一開始打算棚內拍拍就好,完全不想出任何外景,還是他跟我們說中山北路有些小公園,拍出來的效果完全不亞於跋山涉水取景,我們也就很配合地去隨意拍拍了。

到了挑照片那天,我跟我先生臨出門前都還彼此提醒,就是在額度內挑照片就好,完全不要被商人給誆了,我們就這樣信心滿滿地出門。

一到了現場,一百多張照片一攤開,我的天啊!怎麼幾乎每一張都很美?而且他們很賊,故意把同樣衣服的照片打亂,不讓我們可以一一比對,去挑選同系列裡頭比較理想的照片,我看了一輪,思緒整個混亂,理性完全癱瘓,只勉強刪了幾張,其它的一張都捨不得放棄。

這期間,我先生出去外面抽菸,攝影師還追出去陪他(據說,攝影師對他說:我們男人能讓女人開心的時候真的不多,錢真的是小事)。

結果,我們用了超過兩倍的預算,買下了幾乎所有的照片。

在回家的路上,我很快就開始覺得不安,方才的喜悅逐漸沖淡,有一點點的懊惱與越來越多的不安升起,直到返抵家門,我就發難了。

「剛才你怎麼都不阻止我?現在怎麼辦?超出預算那麼多,怎麼跟媽媽說啊……」我以為一場戰火就要引燃了。

然而我先生卻用著非常疑惑、卻又極端冷靜的眼神和語氣對我說:「美眉?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剛才我提醒了你好幾次,你都不為所動,連我看起來像豬頭的照片你都要保留,還跟我說:『可是我很美啊!』於是我就知道,你是真的很喜歡了!」
「美眉,你知道嗎?我多麼希望聽到你說:『我是真的很喜歡這些照片!』,那麼即使如此,超過了兩倍的預算,我都覺得萬分值得。」

我冷靜了幾分鐘,有一種很深的療癒與安靜從深處升起。

我也平靜地回覆:「謝謝你,我是真的很喜歡!我也很好奇為什麼自己會那樣反應。我想,很可能是因為從小到大,從來就不曾因為『只是我喜歡』就可以擁有一樣東西,反而是,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必須一直不斷地說服自己,為什麼不能夠、不需要或者不必擁有。你知道嗎?這很可能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交換,只是因為『我很喜歡』就可以擁有,我太受寵若驚了,很擔心被責難,所以先發制人吧!」
「謝謝你,我真的很喜歡。」我再次誠摯地回應。

從那時刻,我就明白了,整個事件與過程,不是表面上的「兩個阿呆被高明的婚紗公司,利用人性的弱點與行銷術,買下了超過預算的婚紗照。」,而是讓我看見,純然的愛,的確存在,而當這種愛展現,我們辨視出來也勇敢承接的時候,過往曾經受過的層層傷害或是自我委屈感,的確可以被洗去。

對我來說,我並不需要透過先生一再地重複做類似的事,而真的是一次就夠了。

那批婚紗照真的很美,是我先生一輩子被拍得最帥的照片,他逝後將近十年來,我還經常拿出來看。

真的不貴。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