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不生之間

by 流浪小貓咪

最近一年,因為接連有同事及朋友結婚、懷孕、滿月。大家也開始關注身為「人妻」的我對生小孩的想法,也讓我開始去思考更多有關「育養生命」的問題。

生和不生,誰的責任?

記得有一次,我跟Jeremy在討論生育的問題時,他說:「反正肚子在你的身上,所以女人是有最大話事權的!」這句看似支持女性懷孕的自主權,但同時又讓人覺得為何生小孩的責任總是歸在女性身上?孩子的確是從女性的子宮裡出來,但這樣就能代表生小孩是女人的全責嗎?以下,我想分享一個朋友在醫院實習的故事。

有一對夫妻來醫院「求子」。醫生分別為丈夫和妻子作詳細的檢查。後來,婦產科的醫生發現妻子的子宮有些問題,但不致於沒有機會生育。但丈夫聽見妻子「有問題」後,便大罵其妻子害他沒有兒子後繼。妻子當場哭成淚人,衝出診療室。之後丈夫再到泌尿科求診,討論「造人」問題。醫生跟丈夫說,他的精子不夠活動力,本身就很難讓女方懷孕。丈夫聽後卻跟醫生說:「那我換個老婆會不會比較好?」

從以上的故事可見,生育的問題是可能同時存在在女性和男性的身上!可是,即使問題是出現在男性身上,外在環境或社會的習慣(如故事裡男方的反應)總會第一時間把責任歸於女方身上。可見,女人的「肚子」壓力有多重大——自己的身體問題是自己的問題,對方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

我更曾聽過有已在談婚論嫁的情侶時,因男方發現女方沒有子宮而馬上取消婚約!「能生育的肚子」彷彿已成為社會判斷這個女體是否能變成/進化成一個女人的唯一象徵。而若果女人不能在這傳宗接代的循環裡提供「服務」的話,便會馬上被社會剔除在「女人」的行列!

「女人」,難道只剩下「肚子」?

女人和女人們

Photo by Jordan Collective

在這樣父權、閉固的風氣下,我們或許能大聲疾呼是制度或男性不斷壓迫女性所致。可是,在現實生活裡,推手很多時都是由這名女性旁邊的其他女性來擔任!

我的母親,甚至其他有意生育或已為人母的女人都會對我說:「生了小孩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當母親是我們的天職。」這句話每一個字都找不到錯處,可是,其命定論的意含,及其標準卻是高得讓人生畏!彷彿不照做的人,都不可能或沒有資格被稱作一個「女人」。

我同意生育、懷胎十月等事情,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一連串十分獨特的經驗。但即是過程再怎樣特別,任何人仍然沒有資格去評斷誰沒生小孩便不是一個女人。這樣的話語,不但無法展開對話的可能,更隱含了一種指責的成份。而且,掌握了話語權(生了小孩或主張女人一定要生小孩的女人)她們,其實也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延續這個制度的共謀。而這些共謀的傢伙,既可患也可悲!因為她們也許同時是這個制度(過去/現在)的受害者!只不過,她們內化這些制度太深,不想或不知道如何讓自己看見自己的選擇而已。

一個「生命」的抉擇

我認為在生與不生之間,不是精子和卵子結合、又或者肚子長在誰人身上的問題而已。而是一個人如何去學會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之餘,更能有勇氣去承擔另一個人的生命!故此,在生和不生的選擇當中,每一個女人、男人、妻子、丈夫,以至他們的家庭成員,都是正在學習如何去認清自己的想法,而又同時能尊重別人的選擇。即我們如何去理解「一個生命需要的是甚麼」之問題。而這樣的過程,各人進行的時間、速度和方式都有所不同,也沒有任何明文規定的時程表或規則!

另一方面,現在的生育環境和條件已大為改變。而結婚或女性生育的平均年齡延後,更反映出人們對於自己的生命、生活有了很多不同的想法及改變。我認為,沒有選擇結婚或生育的人,不是認為這些事情不重要,而是他們身上的知識和條件,迫使他們更須著力去思考、想像下一代是活著怎樣的世界!而這樣不斷重覆思考、討論的緩慢過程,不是一種逃避,反而是一種讓人們能加快走向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個體,和更看重每個降臨世上的生命!

我不知道我是否最終會走上人母之路,但我希望大家和我,能願意放下自己既有的位置和想法,看見和尊重每一個人對生命的選擇。

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