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女孩,就是要活得精采!

by 紀惠容

聯合國宣布2012年十月十一日,為第一屆國際女孩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Girl Child),並發表聲明,要求各國政府回應制訂,戮力培力與投資女孩。

聯合國期待,各國應通過「女孩日」,開始每年為此舉辦活動。聯合國的聲明說,培力與投資女孩是促進經濟成長,實踐消除貧窮之千年發展目標;讓女孩實際參與影響自身的決策,是打破暴力循環,促進、保護女孩人權的關鍵所在。

很高興的是,勵馨基金會以舉辦台灣女兒節十年經驗,2012年串起「亞洲女孩日」人權運動,超過80個非營利組織及學校、十萬位女孩,分別從亞洲十五個國家,加入了勵馨基金會所發動的首屆『亞洲女孩人權運動』。這個盛會女孩們以獨具特色的「台灣花布」作為共同標誌,在亞洲串起了粉紅色符號。

這些亞洲女孩們以遊行、請願、記者會、連署、論壇、工作坊、足球賽、女兒節頒獎典禮、女兒工作日、成年禮等一系列的活動,在聯合國制訂十月11日為第一屆國際女孩日之際,為亞洲女孩人權發聲,各自要求自己的國家制訂女孩日,以回應聯合國。

在蒙古,蒙古公主中心組織了支持女孩權力的遊行、蒙古青年發展服務中心動員超過150位女孩共同參與烏蘭巴托的系列活動。偶像明星安奴(Anu)在烏蘭巴托(Ulaanbaatar)的學校裡發起了保護女孩人權的活動,並發表談話。

印度的坦米爾納德邦,SEA組織串連了三百六十五位女學生、教師、志工和社會活動者遊行,為廢除童婚展開街頭遊行,她們幾乎在街頭走了四公里的路程。SEA同時也和其他五個非營利組織在坦米爾納德邦組成網絡,共同倡議投資女孩的重要性。

在孟買,Door Step School則集合一群女生在貧民窟以遊行、電影、繪畫及工作坊的形式宣傳國際女孩日。同時間,柬埔寨的巴德望舉辦了足球節,女孩們紛紛蜂擁而至,在那裏她們也學習領導及自我保護。另外,在柬埔寨Volunteers for Community Development組織,為一百四十個女孩舉辦論壇來停止性別歧視。

在巴基斯坦,Natara Natak在哈合爾附近的大學組成了女孩人權的社團。而巴基斯坦較為保守的一區Bajau,由Hayat基金會在這個區域特別加強國際女孩日的倡議。

勵馨基金會力邀藝術家何孟娟、10位歷屆「Formosa女兒獎」得主,共創「我是女孩,你以我為榮」藝術創作品。勵馨基金會提供

勵馨身為「亞洲女孩人權運動」發起人,為使亞洲女孩共同行動、發聲,位於台灣的勵馨基金會作為發起人,刻意以具代表意義的粉紅「台灣花布」、精心製作的海報為共同標誌,並以網頁作為共同發聲平台。

女孩們很有創意的,分別以粉紅「台灣花布」繫在脖子、腰間,纏在頭髮上,又或是疊成一朵美麗的胸針,這些粉紅花布都標誌了這次「亞洲女孩運動日」的特殊符碼,這些花樣有如女孩們富具的活力及永無止境的創造力及可能性。

事實上,勵馨基金會在台灣提倡女孩權,舉辦台灣女兒節已經邁入第十年了。在2011年底,當聯合國規劃2012十月十一日為國際女孩日之後,勵馨基金會即開始策劃在亞洲各地發起「亞洲女孩人權運動」。

因為,在亞洲,女孩人權不斷地遭受忽視及被貶低。根據加拿大plan非營利組織的報告,在南亞有百分之四十八的女孩在十八歲之前就已經結婚,這個比例高居世界第一。全球性別落差報告在2011年的指引表示,除了非洲之外,亞洲的男孩及女孩之間的落差比,遠遠落後全球其他區域。

即便在亞洲已開發的國家,女孩仍然在無形的性別限制中,阻礙她們的潛能,尤其是,商業媒體不斷輸送不合理的完美身材, 讓女孩失去自信、持續受壓迫。在台灣,女性地位低落導致了以性別做為評斷標準的選擇性墮胎。

回首台灣,根據監察院的統計,在去年共有三千位的女嬰憑空的消失,在出生以前,女孩的生存權便被迫剝奪。台灣女孩人權從此一斑,地位仍然堪憂。

雖然,勵馨基金會長期為女孩人權倡議、耕耘,但台灣女孩的人權仍需努力。

檢視台灣女孩的人格權、媒體權、健康權、人身安全權、教育權,可以發現,台灣少女長期在貶抑暗示中長大。

打從胎兒時期女孩就可能被性別篩選掉,無從呱呱落地到人間;商業化的媒體,形塑了少女負面自我形象,嚴重損傷台灣少女的自尊心。許多少女為了迎合媒體、男性錯誤的審美觀,竟義無反顧接受千奇百怪的節食瘦身、整型等。還有更多的少女非法墮胎,黑數不為人知,其衍生的健康問題令人擔憂,少女人身安全面臨最大挑戰。

這些損傷,最大原因就是,台灣少女自小在家庭、學校、社會體系的貶抑暗示中長大,無法被平等、認真地對待,導致台灣少女的各種負面自我形象不斷茁壯,相關少女的援交、性騷擾、性侵害、青少女懷孕、厭食症、整型成癮等問題也就層出不窮。

很遺憾的是,面對國際女孩日倡議,台灣政府不僅慢半拍,在勵馨與女孩多方奔走請願之後,行政院副院長江宜樺仍然裁示暫緩制訂,理由一大推,包括:男孩是否也要制定?訂了紀念日恐怕商業化,台灣女孩很好啊!要紀念甚麼?叫人啼笑皆非。

這些行動完全來自民間力量,台灣政府錯失此先機,領先亞洲制定台灣女孩日,讓人不勝唏噓。其實國家制訂女孩日,比民間自己慶祝更重要,因為這代表國家的宣示,也可檢視國家有否決心投資女孩、培育女孩的一個指標。

亞洲各國都需要女孩日,需要國家的決心,認真善待女孩、啟動女孩力量,缺一不可。

亞洲女兒們,即便你們的國家無感,很小氣,不給女孩日,沒關係,妳們仍可以為自己喝采。革命尚未成功,仍需努力,在第一屆國際女孩日的今天,請你們大聲宣示,就是要活得精彩,有朝一日,由你們自己來制定女孩日。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相關新聞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