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苦的問題:旅途中,讓你感動的事

by 張瓊齡

打從展開海外的公益旅行起,只要碰到媒體,就老是會被問到這個讓我感到痛苦的問題:「這次旅行,讓你最感動的故事?」但,不管被問過多少次,我就是無法勉強講出對方預期會聽到的哏。

張瓊齡(左)與施盈竹。張瓊齡提供
張瓊齡(左)與施盈竹。張瓊齡提供

是的,我知道「該」說什麼,但很抱歉,就是沒辦法那樣子說出口,畢竟,人又不是靠感動就能活著,旅行也不能只憑著一時的感動。

不過,這個必然之苦,我因為找到了一個挺好的案例,應該足以撐上好些年。

我在六年前因旅行認識了一個女孩-施盈竹,她高中時代就讓同學覺得狀似「阿嬤」,於是取得諧音Emma這個英文名,只是這個在台灣同齡者眼裡老派的女生,出了國門卻成了外國人眼中乳臭未乾的青少女,無論到哪個國家,每每被誤認為是當地人,回到台灣有時也會被誤以為是外籍勞工…..只能說,她是個適合走出台灣的人。

初識的時候,覺得她在我旅途中扮演拖油瓶的成份居多,當然不會被她不時凸槌的言行或反應感動,然而,認識這個人越久,越知道她的身家背景,越明白她的本性是那樣的害羞、內向、敦厚、看見她對公益與社會議題有檔不住的熱情熱血、看似缺乏自信卻又自我期許甚高,才發現自己竟然已被這個平實質樸的人日漸觸動而不自知。

是的,我很難只是因為旅途中某個偶發的灑狗血事件而感動,卻被一個乍看並不起眼,必須經過時間與相處的人持久地觸動了,而這樣的感動,歷久不衰,也不會被其他的感動替代。

施盈竹在過去的六年中,有三年的時間待在東帝汶、埃及,透過融入當地人的生活實境、與當地人一同經歷社會國家的歷史情境,同時也完成了她個己「轉大人」的變身工程──她從一個原本連長相都跟親妹妹軒輊難分、足以矇過海關人員法眼的人,由內而外長成一個具有自己的樣子、卓然不可替代的獨立生命。她通常看起來溫和、隨和、善體人意、好相處,屬牛的她若真要堅持起來的那股牛勁與拗勁,有時也讓人真想一掌巴下去。

基於某種奇妙的因緣,她在從埃及返台即將屆滿一週年的前夕,出版《勇闖埃及》這本書,原本只是做為她旅居埃及近兩年的紀錄,盼能提供想要透過當志工到海外long stay的青年參考,卻適逢埃及再次政變動亂時節,身為極少數近年來長住埃及並身歷茉莉花實境的台灣人,施盈竹自然地成為媒體歡迎的受訪對象,不是專家學者的她,雖然心中惶恐,卻也只好硬著頭皮一次次地侃侃而談或振筆疾書。

我虧施盈竹,說她拜茉莉花革命之賜,和埃及人談了生平第一場傾城之戀,只是沒想到,因為埃及社會的再度動亂,讓她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新手作者,一下子躋身為排行榜上列名的新書作者。真是時也,運也!

《勇闖埃及》一書在編輯的過程中,出版社總編雙手握拳說,絕不能讓讀者覺得Emma是個弱者!於是一幫資深文字工作者瞻前想後,幾近想破了腦袋,最後發現,就只要平平實實地把她近身交手過的「貧民窟、性工作者、茉莉花革命」直白列出做為副標,最具說服力,也獨一無二。

為這本書寫推薦序的政大阿語系林長寬教授說得好,別說Emma是因為少根筋,所以敢勇闖埃及,就算是多一根筋的人,也未必就去得了埃及啊!Emma早已用她的具體行動、遇到危難不離不棄,展現了無畏的勇氣。

是的,平實反而最有力,樸質無華而來的感動,最持久。

施盈竹,這個我因為旅行而遇見的人,她在行走自己人生路的過程中,意外成為我人生旅途中的感動。

註:《勇闖埃及》:由我們出版社,二○一三年七月發行的新書。

(作者為台北市內湖社區大學「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執行長)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