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女性處境】期待被期待的身影

by 鯉綺

「覺得女障礙者比男生不方便的地方,或許是社會上對障礙者的期待不一樣的地方吧,我會感覺女障礙者好像更容易被社會遺忘的感覺,就不會對女障礙者有甚麼期待吧!就像我家人對待我的,他們會覺得,阿你就不方便了,你就甚麼事都不用做了,對,所以會覺得好像就是被遺忘的那種感覺。」

it is to have served…Photo by Ed Schipul

聽著小茵這樣說,雖然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但鏡頭下還是捕捉到了那一抹不經意流露出來的落寞與嘆息。女人,在台灣已經有自己的一片天,但是對於女生障礙者來說,似乎還有一段距離。

那種期待被看見、被期待的感覺,有點害羞有點擔心,但又躍躍欲試的眼神,讓我想起小茵初次參加行無礙的「散步」活動,一手包辦植物園的勘查聯絡,當天還安排了植物園的志工生態導覽,陽光讚爛的午后,看起來是一場成功的「散步」,但小茵回憶那場活動她這麼說:

「跟一大群多台輪椅一起散步是第一次,去植物園那一次。然後那時候就會覺得跟我以往自己一個人散步還有和朋友散步的那種感覺,還有滿大的不一樣的。其實,人家對「散步」這個詞的定義感覺就是很輕鬆,然後很放鬆的那種休閒活動,可是跟一大群電動輪椅、代步車一起到植物園散步,老實說並沒有輕鬆。」

從小茵的話裡,我竟聽到了很多人說:「走出來其實並不容易」的心情。

(行無礙 小茵篇影片,由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製作)

「不是像平常的散步,就我想要去哪裡就去哪裡這樣子,那就是先要做一些準備工作。因為,並不是說讓電動輪椅、還有那個代步車可以想到哪裡就到哪裡的那個環境,所以我必須要去找哪一條路線走起來是電動輪椅比較暢行無阻的。」即使現在網路資訊那麼發達,各縣市鄉鎮或者觀光旅遊局提供花俏豐富的網站,但關於行無礙的事,唯一能做的似乎還是到現場親自去看、走過、想過。這其實也是障礙者走出家門的困境,障礙者擔心自己的不方便造成陪同者的不方便,照顧者也擔心安排了一個不方便的地方敗興而歸,心理上,那個擔心恐怕更是不方便的那一霎那,彷彿提醒了障礙存在的不舒服。事實上,障礙是存在的,但障礙的究竟是環境,還是人呢?

如果總是被遺忘,不管是一般商店、或者建築大樓、甚至像「台灣好行」這樣觀光旅遊的接駁車,忘記了障礙者也是和我們在同一個社會上存在的一份子,輕易地忽略,那就是一種隔離也是一種歧視了,不是嗎?而行無礙要說,改變這種隔離的狀態,首先,請讓這個期待被期待的身影,被、看、見。

(作者為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專案經理)

相關新聞

2013年度性/別新聞回顧文章如下

@長照政策

@女性創業

@婚變女性

@通姦除刑事罪

@新移民女性處境

@男性困境

@同志權益

@人身安全

@校園記事

@女性健康

@慰安婦關懷

@青少女關懷

@要孩子不要核子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