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女性的工作選擇更多元

by 吳淑姿

網氏粉絲頁「偶素網氏/罔市」日前張貼了一則《天下雜誌》的報導〈金像獎影后梅莉史翠普:這代女孩 不必再裝可愛〉,這篇報導推出時間雖是2010年6月,時隔4年,對照我近日為網氏的焦點話題「我在男性為多的職場工作」和「「我打破了職業性別區隔」所進行的訪談,確實呼應了部分當代女性社會處境的轉折。在這群20多至30多歲女性身上,我觀察到女性的職涯選擇更多元、更寬廣,和我這世代(1950、1960年代)明顯地不同。

梅莉史翠普(右)在《穿著Prada的惡魔》中的劇照。網路截圖
梅莉史翠普(右)在《穿著Prada的惡魔》中的劇照。網路截圖

根據《天下雜誌》這篇報導,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出席哥倫比亞大學巴納德女子學院的畢業典禮,從自己的成長故事出發,與畢業生分享對時代、性別與成功人生的想法(原文新聞出處)。她指出,1978年《越戰獵鹿人》飾演個痴痴等待男友從越戰返家的小鎮女孩琳達,28年後,2006年演出《穿著Prada的惡魔》,這回,她變成了時尚圈的超級女強人米蘭達。史翠普發現,女強人角色普遍受到當代男性的青睞,顯示男性的性別偏見正在改變,這在他們父執輩是很難想像。因此,史翠普奉勸巴納德的女畢業生們,可以不必再像溫柔的琳達般壓抑自己或裝可愛、討男人歡心,可以自主「想像一條過去一代非常不同的道路(You are people who may able to draw on a completely different perspective to imagine a different possibility than women and men who went to coed schools.)」。

回過頭談談我這次訪談的六位女性。她們在以男性為多的職場工作,有的擔任警消憲兵隊的士官IT產業工程師民航機師海外農業技術團技師,甚至是難得的重機改裝師父。在訪談過程中,其實受衝擊最大的是我自己。現代較年輕的女性,她們的工作觀和人生觀和我這一代已經不同了,而且明顯地不同。

在她們的敍說中,都不覺得這工作男性做和女性有什麼不一樣,而且女性還做得比較好,也比較認真,唯一較差的是體力,但現代需要大力氣的事情不多,也可以用機械或大家一起幫忙來解決。

回想我這一代,女性多在為結婚、生育小孩做準備;結婚後,也以服務家人為第一優先,對於自己的需求、興趣、期許,只能忽略、否定、壓抑、延遲;總要等到孩子長大、老伴走了之後,才能重拾夢想,那時已經頗老了,時不我予,真的要去實踐自己的理想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克服許多的困難和障礙;有些中高齡女性還在為先生和已成年(成家)的孩子操勞,繼續將自己想做的事情擱在一邊……,這種種以「愛」為名,以「習慣」為理由的犠牲奉獻(也可能是不追求自我的藉口),終其一生,有幾人能真的掙脫綑綁?

很高興看到這些年輕一代的女性,抱著隨緣的態度,不為婚姻放棄自我,也不認為結婚是女性唯一的出路,能以自己的興趣來走自己的人生,那才是真正的獨立自主。

欣見年輕女性活出自己的同時,不禁想到那些為婚姻、家庭辛苦了半輩子的中年女性呢?要如何掌握這段完成了大部分世俗責任的黃金時光,好好為自己活?和網氏一起合作進行這些訪談的目的,也是鼓勵姊妹們在從事工作時不要自限範圍,勇於嘗試,走向寬廣的人生;更期盼能尋覓到開風氣之先、率先進入這些男性職場工作的中年女性受訪者,在敍說之中,能讓其他中高齡姊妹們感受及汲取她們的勇氣和經驗,為自己接下來的人生開拓多元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 bobop

    Hello to every , because I am really eager of reading this blog’s post to
    be updated regularly. It consists of fastidious materia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