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靜姿/恐同社會猶存在,我們真的理解同志及同志父母的痛楚有多深?

by 陳靜姿

一位大學生小君走進諮商室,興奮的跟我說:「我好期待今天的諮商,我終於有機會把藏在心中10幾年的秘密說出來。」

小君:好高興哦,但我要從哪裡說起呢?我好緊張好緊張!

諮商師:讓我來猜猜看你的秘密,好嗎?

不論異性戀或同性戀,其情感皆是真實且需要被祝福。一起祝福天下有情人。Photo by Cristian Newman on Unsplash

小君:好啊!

諮商師:你要說的是和同志有關嗎?

小君:你怎麼猜到的?(小君笑得好開心!)

諮商師:第一條線索:十多年的秘密,一定是很重要且難以啟口的大事。第二條線索:從你的欲言又止略帶羞澀的談吐及動作,我可以敏感的察覺你可能是性別議題。

小君:看的出來嗎?會很明顯嗎?我今天還特別畫了淡妝耶。

諮商師:來吧,在你感覺到輕鬆安全時,只要你願意說,我很願意傾聽你的秘密。

小君: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認識我的同學大概都知道。只是我從來沒有主動去告訴他人。

諮商師:很高興我是你第一位願意訴說的對象。我有過幾位同志諮商案例,他們有些是父母、同學及自我認同的問題。

小君:其實,我煩惱的不是我的同志身份,我是煩惱該不該跟父母說謊。事情是這樣的,我爸媽是明星國中的老師,他們希望我研究所能去南部大學唸書,但是我不希望去南部,我想留在台北。因為我和一位同志交往中,我想留在台北和他在一起。我爸媽一直希望我能交女朋友,如果我跟他說,我現在有女朋友,他也在台北。我爸媽就不會要求我去南部唸書了。這也不是謊言,事實上,我和我的伴侶本來就沒有誰是男生誰是女生的區分。如果在性別光譜上,我是男生(1號)(註:這裡,筆者引述小君的話。0號、1號是同志性行為角色的代稱),那他就算是我的女朋友。

諮商師:爸媽為什麼一直希望你交女朋友,而且你有把握用這個理由就能說服爸媽讓你留在台北呢?

小君:從大學開始,我爸媽就一直問我有沒有女朋友。他們希望我能和現在的朋友保持距離。

諮商師:你覺得爸媽不知道你是同志嗎?你有曾想過要和爸媽說你是同志嗎?

小君:我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但我弟弟知道我是同志。我爸是學校主任,我媽媽是國中英文老師,他們的形象是為人師表,不贊成同志,我不敢跟我爸媽說。

諮商師:剛剛你提到你是煩惱該不該說謊,是嗎?

小君:是的。

諮商師:所以你煩惱的是,說謊是不應該的,還是你煩惱謊言會被揭穿呢?

小君:我煩惱的是,如果我跟他們說我有女朋友,然後他們叫我帶女朋友給他們看,那我怎麼辦呢?

諮商師:所以你怕謊言會被揭穿!

*-。-。-。-。-。-。-。--。-。-。-。-*

不管她/他性傾向如何,每個孩子都是值得被愛。Photo by Tim Mossholder on Unsplash

小君的案例,可以清楚的看見,他是喜歡自己的同志身份,因在諮商過程中,他不時的與我分享他甜蜜戀愛經驗,他也不認為說謊會對他造成道德負擔。

在諮商過程中,我問小君,你覺得爸媽知不知道你是同志?這句話我的用意是想瞭解小君和父母是故意避開問題不談,就當做一切沒事嗎?在傳宗接代價值觀下,部分台灣人認為,同志是不正常的、有偏差的,因此,做為父母會認為:「養子不教父之過」。在小君案例中,可以揣測他父母是處於拒絕接受,期盼孩子只是一時迷惑,希望他能換個環境,就能改變他是同志的事實。小君是清楚爸媽心裡在想什麼,所以才會認為「有女朋友」這是一個相當有說服力的理由。

在傳統價值觀下異性交交往才是正常行為,因此,同志父母難為,更甚於自己本身是同志。爸媽除了背負著養子不教的指責外,還得擔心孩子會不會被嘲笑,會不會過得不好。因此,父母稍有社會常識的,我相信一定知道「同志」是什麼?關心孩子的父母親通常也會從孩子的交友及行為舉止中去發現孩子的特質。因此,我鼓勵身為父母者,當懷疑孩子的性取向時,能和孩子談談性別議題。

對於同志家庭,我覺得我們很難真正理解當事人的痛楚有多深。但總是想著就是不希望有太多人繼續在過這樣的日子,所以希望大家能勇敢多一點,快樂多一點。有時候,那個痛是我們自己去擴大,或者,我們都太替對方著想,擔心對方無法承受。因為良善的替對方想,有時候會彼此傷害。

(作者為輔仁大學哲學系兼任講師)

如何觀看孩子的世界?了解更多靜姿與親子的哲學對話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Darkfish

    男同性戀中的1號不是指男生啦。
    1號、0號是肛交行為中的姿勢代號,和伴侶間的角色認同無關的喔~

  • 陳靜姿

    謝謝您的回應及指正。
    這是根據當事人說的紀錄,他是指自已在關係中,性事角色他是男生。插入者。
    我會修改一下文章,表示的更清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