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媽媽的陰道

by 許淑屏

今年(2018)母親節前,瀏覽網氏「母女和解 重新看見自己」系列文章,不禁再度喚起對媽媽的思念和感恩。適巧朋友請託,要我代替她主持一場實驗性的行為藝術書寫課程——陰道溯踏之旅。我想預先體驗這項活動的滋味和效應,就自己先照著做一遍,不帶任何預期,我純然專注地用自己的想像,參照朋友列出的細節去自我實踐,竟意想不到媽媽陰道的能量如此之大,仍然撫慰、滋養著我,讓我更確信自己存在的價值。

勵馨基金會舉辦《陰道獨白》公演。勵馨基金會提供

再次通過媽媽的陰道是這樣子的:

我在一個安靜純淨的地方坐下,全身放鬆,輕輕閉上眼睛,讓媽媽的意象在腦中出現。

然後,想像自己變成一條小蛇,用腹部貼著媽媽的陰道,慢慢地蠕動,向前做S狀爬行。

我的身體感覺到媽媽的陰道很溫暖、濕潤、柔軟、滑溜、有彈性,像一個隧道,但恰如其分地鬆鬆包裹著我,讓我感到安全又溫馨;四處看起來是柔和的暈暗,我覺得寧靜、安穩;沒有聞到什麼氣味;微弱的嗡唔共鳴聲不斷輕輕傳進耳朵。

我慢慢地前進,來到隧道的盡頭,噢,我碰到了媽媽的子宮壁,厚實、硬朗、有彈性的紅褐色大圓球,我靠了上去,溫暖而舒服,感到可以完全信靠。休息一陣子,我覺得受到滋補和撫慰,從頭到尾充滿了能量。

這時,一個聲音在四周響起:「現在你該出去了,展開你自己未來的生命吧!」

我瞬間變成一隻螳螂,站了起來,張開兩條長腿,在媽媽如隧道般的陰道裡輕快地往外彈跳,有點捨不得離開這裡,卻對外面的世界充滿興奮和迫不及待的盼望,我對子宮和陰道說聲:「謝謝,再見!」輕快的朝出口跳過去,跳到陰道口,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後面把我推了出來,瞬間,媽媽的陰道竟無限地往外擴展,舖陳出我的未來道路,而我,也正是媽媽的延伸。

實驗結束。回過神時,我的內心充滿驚異和喜悅!我和媽媽竟如此的再次密切貼合,我的未來是走在媽媽的肯定和祝福中。

之後幾天,我的腦裡一直浮現一首歌「我是一隻畫眉鳥」,這是媽媽最喜愛的歌,我小時候常聽她邊做家事邊唱:

我是一隻畫眉鳥呀畫眉鳥啊
彷彿是身上沒有長羽毛
沒有那羽毛的畫眉鳥
想要飛也飛不了
缺少那兩腳的畫眉鳥
想要跑也跑不掉
不是我身上沒有長羽毛
不是我身上缺少兩隻腳
只因我是關在鳥籠裡
除非是打開鳥籠才能跑
關在那鳥籠裡多苦惱
眼看著天空呀飛不了
只好一聲一聲叫
一聲一聲叫

長大以後,我才了解,媽媽的血液裡流動著女性主義的養分。儘管那個時代沒有女性意識論述,媽媽卻始終認為她和爸爸在家裡的位階是平等的,媽媽會找機會賺錢貼補家用,爸爸也擔負部分家事。媽媽的休閒娛樂除了在家聽音樂、看書,也喜歡拉著我們小孩跳舞,和鄰居打打小牌。爸爸時有微詞,媽媽總是堅定地說:

「我也需要出去走走透透氣啊,和鄰居太太們打個小牌聊聊天,不是什麼壞事。」

媽媽堅持女兒和兒子的各種機會均等,所以在當初不算寬裕的經濟條件下,我和妹妹也能接受良好的教育。

如今,在我一路探索自己人生旅程的過程中,媽媽給我的啟發和影響已內化成ㄧ種自然反應,展現在我的家庭、教養、工作、社會服務上。現在進入人生的第三階段,我無懼的全然做自己。

經過這次重回媽媽陰道的體驗,我帶著媽媽的加持,勇敢迎向生命的奧妙旅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