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過年 生命的另一種禮讚

by 曉春

你最喜歡哪個節慶?

我小時候最喜愛聖誕節和過年,因為這兩個節日富有歡樂的色彩。學生時代迷戀聖誕夜的狂歡舞會;結婚之前,一直很喜歡全家團圓的熱鬧氛圍,爸媽帶著我們兄弟姐妹徹夜玩撲克牌、看恐怖影片守歲。

但是,度過3、40個聖誕節之後,我對耶誕的歡樂感覺已經麻木,它的商業特色更使我厭煩,聖誕節反倒成了我不喜歡的節日。

曉春認為,獨自過年是生命的另一種禮讚。Photo by Claudia Ramírez on Unsplash

婚後截然不同的過年方式,讓我倍加懷念逝去的團圓守歲氣氛,春節也成了我不喜歡的節日!過年,變成每年一次辛勞的應對,和婆婆一起做年菜、圍爐、看男性大口吃菜吐骨的模樣,飯後收拾殘肴、洗一大堆碗盤,在電視的喧鬧聲下發紅包、拿紅包⋯年年如此,過年對我來說是一個精神和肉體上的沉重負擔。在過年的喧嘩聲中,我常邊洗碗盤邊望著窗外的景色,讓那片寧靜和清新從眼底滑進心頭,撫慰現實的困頓。我在沉思,全家圍爐是歷年來春節的傳統習俗,那麼,一個人寧靜的全然和自己淨心告別過去的一年,靜心迎接且跨入新年,何嘗不是另一種生命的洗禮和讚嘆!

獨享一人過年的複雜歷程

好不容易,終於讓我等到這個時機了!我一個人過年。

終能獨自過年,這中間有個複雜的過程:

自從孩子們長大、成家立業後,我和配偶雖同住一個屋簷下,卻過著沒有交集的生活。由於飲食習慣不同,終於可以不用互相遷就了,他做他愛吃的餐點,我弄我習慣的飲食;他看他的電視,我做我的事,像兩條平行線。過年,就配合孩子們的時間,到孩子家住幾天,去餐廳圍爐吃年夜飯,倒也省下不少事。

數年前,已過花甲之年的我,儘管仍憧憬愛情,卻認為今生應已與戀愛絕緣。沒想到,卻在一個自我探索的熟女聚會裡,因緣際會地認識了年紀只有自己ㄧ半的阿青,倆人一見傾心,很快就陷入情網,住在一起。

阿青的爸媽年齡和我差不多,知道我們的事,當然非常焦慮、生氣。除了對阿青感到擔心、著急,對我更有百般的誤解和氣憤。他們打了一通電話給我,阿青的媽媽對我說:「我的孩子年紀小不懂事就算了,但是你……你跟我差不多大呀,怎麼會做這樣的事?」

阿青的爸爸接過電話,自責的說:「阿青這孩子從小就任性,現在長大了,我們做父母的該怎麼辦?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我深深了解當爸媽的立場和心情,這樣的反應是我意料中的。我在電話這一頭出奇地心平氣和,真誠而和緩的告訴他們,我眼中看到的阿青具有種種的特質,我很珍惜阿青。但是,這通長長的電話,仍在單方面不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了。

自然公開出櫃不隱瞞

阿青的個性坦率、堅毅。她跟我說,我們在一起無需隱瞞,更不要欺騙他人。她和朋友間有一段對話:

朋友:「 好久不見!你有沒有男朋友了?」

阿青:「 沒有。我有一個女朋友。」

朋友:「 哦?你女朋友在做什麼工作?」

阿青:「 她這輩子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現在只做愛做的事。」

朋友:「蛤?那⋯她幾歲阿? 」

阿青:「我的年齡乘以二。 」

朋友:「⋯⋯⋯ 」

真心相戀是難能可貴、值得珍惜的事,我們在彼此的親人、朋友和同事面前,不刻意隱藏、欺瞞,而是簡單的呈現真實樣態。

那次第一通電話講完的幾個月之後,阿青堅持要帶我回家和父母見面。我抱著忍辱負重、願意承受一切反應的心,忐忑不安的跟著阿青回家。那天家裡來了幾位親戚,大夥忙著聊天、張羅午餐,我也厚著臉皮加進去跟大家一起做事、講講話。吃飯的時候,我們圍著一張大圓桌坐下,阿青坐在父母的旁邊,我挨在阿青身旁坐著,親戚們圍坐在我們面前。其中,幾位年長的女性長輩和ㄧ位男性長輩偶爾對我們投以觀察的目光。阿青大多沉默不語,我適度的和他們有些對話,結束了這頓健康、輕鬆的午餐。就這樣,我們第一次在阿青的爸媽和部分親戚前曝了光。

與女友的爸媽,關係破冰

之後,阿青每次回家都要拉著我一起,去了兩次,阿青的媽媽跟我說:「你們這樣子不好的啦,以後你不要來了。」

我感到尷尬,但內心十分了解,身為母親,對這件事是多麼的無奈和焦慮,必然會有這些情緒反應,也就不以爲杵。

停了幾次沒跟阿青回去,阿青對我說,爸媽常提到我、問起我,又要我一起回家。拗不過阿青,我再次去了她家。她的爸爸在客廳跟我講述一些家族的歷史和自家房產的事,我不太明白他的真實心意,只有靜靜地用心聽著,仿佛自己曾經參與其中,內心興起莫名的感動。離開時,阿青的媽媽在我後面說:「下次再來啊!」

僵硬冰冷的關係,鬆軟溫暖了起來。

阿青的爸媽面對阿青和我在一起的事實,經過許多困惑、自責、怨怒,也和世俗既定的標準、外人的眼光在心裡纏鬥,最後終能放下年齡、性別的限制。我想,或許是純樸的古意人,比都會大多數重勢重利的人更容易跨越世俗的欄柵,看見人的真性情和關係的本質。我想,或許是愛的力量可以化解很多問題,真誠地讓真愛在各個關係間流動,冰山可以融化。

獨自過年,成為生命中隆重的儀式

當然,我和阿青的相惺相惜,也引起配偶很大的不滿。即使早已沒有愛情,他仍刁難不願離婚。認識阿青後的第一個春節,我依舊去孩子家過年,他一昧埋頭滑手機,氣氛有點僵。

第二年,我跟孩子說:「我自己一個人在住處過年,你們和爸爸一起吃年夜飯吧!這樣他也許會開心。」

今年,孩子安排和他一起出國旅遊,我又得以一個人寧靜的過年。雖然和阿青的爸媽已經破冰,可以和睦相處,但是這個春節我仍選擇獨自過年,我希望至少能有三次在春節徹底與自己獨處,安靜深沉的為心靈和生命除舊佈新。

這幾年來,我不斷抽絲剝繭,去除並非自己真正想要的繁縟應對,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行事,走進生命的更深處。目前,處在一個外在關係曖昧不明的階段,卻也正是我全然面對自己、整理自己、重新出發的好時機。獨自過年,成為我的生命中一個隆重的儀式,我把面對全家人的精力收回來,放在自己一個人上面,純然面對自己。外面萬家燈火的團圓歡樂,映照自己ㄧ人的純粹獨處,我徹底沉澱下來,全然觀照,回饋自己,用滿滿的愛,從頭到尾、由裡而外地澆灌自己,重新充電以儲備新年度、新的生命階段再次出發的正面能量。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