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之交系列】忘年之交要出櫃

by 張瓊齡

和馬修初見面的那回,是兩年多前我要離開成都往合肥的前夕,他乃參與《愛思青年》舉辦的分享會上的其中一員,我們沒有交談,他沒有表態。事實上我不知場上有他。

在「成都樹舍」分享的照片,與我(第二排右四)懇談的年輕男子隱身其中。張瓊齡提供
在「成都樹舍」分享的照片,與我(第二排右四)懇談的年輕男子隱身其中。張瓊齡提供

2014年10月,馬修受邀來台參加CCDF華人紀錄片提案大會,居中的朋友說他出櫃後在同志組織──成都同樂(註一)工作,模樣也和過往迴異。中間人說得好似我真認得馬修似的,我自然對號入座,誤以為馬修是另一位和我說過話的男同志。

馬修醫師的苦惱

那是在成都一個叫《樹舍》的分享空間,分享的主題是NGO的下一步,我不記得自己有談到任何與同志相關的議題,但分享會後,一名年輕男子走上前來,對我說起他的苦惱。

他介紹自己還是個在學的醫學生,不久的將來可以畢業行醫,而他已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便坦然對母親出櫃。此事造成母親的痛苦,幽幽地說:「從今而後,咱母子倆人不可能同時快樂了……你快樂的時候,我不快樂;我快樂的時候,你不快樂。」身為獨子,他感覺自己承擔不起母親的悲愁,打算找個女同志假結婚算了……

聞言,我當下阻止,跟他說我曾在台灣的一家女書店,還真見過類似的招貼,大意就是男同志徵求女同志假結婚以消解家庭壓力之類的內容,而我也親耳聽一位劇場的朋友說過,有人還真的就假結婚了,明明婚前約法三章,只是做做樣子,全沒打算假戲真做的,結果,某天夜半,男同志翻身,發現名義上的妻子不知何時竟然就躺在身旁,把他給嚇壞了,女同志說,她也沒那麼確定自己是不是只能愛女人……後來費了很大的勁兒才把關係給解除掉。

我跟那學生說,既然要處理的是跟母親之間的問題,就也別複雜化,何苦牽扯到其他人。問了一下他的家庭背景,估計家中長輩是比較少跟外界接觸的,我給他的提議是這樣的,我說,這事情就暫時別多提,不久後你開始工作掙錢,可以藉故邀請母親一起出國遊玩,只是每次出國的地點都必須經過精心挑選,也就是特別要去那些對於同志友善的城市與國家,讓母親自己去感受整個環境的氛圍。待母親見多識廣了,或許有可能覺得同志現象似乎也不是什麼大逆不道,心理的糾結也就不那麼緊繃了。我說,要你的母親從嘴巴裡說出支持你、認同你的話,是難為她了,但只要她不明言阻止,心事可以寬解,那就是一大進展了,往後,再看著辦吧!

年輕男子聽了,覺得似乎可行,打算試試。

我一直以為馬修就是這男子,還詫異著怎麼就沒去當醫生了呢?

直到在雲南餐館《巫雲》見了面,還硬裝著認得人家。

 

成都同樂的馬修。馬修提供
成都同樂的馬修。馬修提供

投身「成都同樂」的馬修

馬修顯然比那男子更年輕,本科念的是資訊方面專業,一畢業就投身在同志組織──成都同樂,不少中國的同志組織都必須在「愛滋防治」這個項目之下 ,才能公開運作,馬修的運氣挺好,組織的人手算多,他隨著從國外學成歸來的主管自成一組,可以做一些比較有開發性的工作項目,不必侷限在愛滋防治這區塊。

馬修已經對家人出櫃,也獲得認可,只是家人還不知道他在同志組織工作,他也沒打算說。這是他第一次來台,受邀而來,除了參與酷兒電影節的活動,參訪一些同志組織,他自己也跑了幾個同志酒吧,隨機地與人攀談,攀談的結果令他激動又羨慕。

激動羨慕些什麼呢?

馬修說,他在同志吧裡遇見的人,很輕易就可以聊上一些公共議題,談話的內容也比較多元,不像在中國大陸,他認為許多同志都只關心自己的小世界,對身外事普遍不那麼在意。所以,「你一定很寂寞囉?」馬修點點頭。

聽了聽馬修的其他台灣見聞,發現真是個特別敏感又極容易感動的人,我決定平衡一下,敲醒他的台灣夢。

我對馬修說,就在不是很久以前,那時台灣尚未解嚴,還在白色恐怖時期,甭說同志了,絕大多數人在高壓的氛圍下,或被動或主動,把關心的範圍縮限到自己的小世界裡,變成了習慣,我們也是花了快要二、三十年,才慢慢能把眼光多投注到公共領域些,直到現在,也還覺得深深不夠呢!

自踏入社會以來,一直不乏接觸同志的機會,也看到一些同志友人設法在國內或者國外找到讓自己最舒坦的方式過生活。我於是問馬修,既然同志的處境在中國這麼困難,是否想過乾脆離開中國,去一個自己能自在的地方過日子呢?

馬修說,他倒是沒那麼悲觀,目前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覺得還事有可為,打算再好好幹個幾年,不過,假如物換星移,一旦他發現在同志組織待著也不能再做些什麼扭轉乾坤的事情,他就會到北京去,加入一個專門在研發同志社群軟體的公司,到那時,就純粹是為了賺錢而工作,不為做同志議題了。

拜馬修之賜,得知有Gaydar這種專門偵測同志的APP,每到一個新地方,很快就能偵測到周邊的同志,我笑說,還真是偵測範圍內四海之內皆同志呢!

揮別馬修後,我才上網搜尋成都同樂的相關訊息,儼然發現,原來人家組織的願景是:讓全世界每一個同性戀都願意生活在中國

真是失敬啊!

註一:成都同樂:成立於2002年,是由男同志自發建立的社區組織,有專兼職工作人員20名、志願者486名,自稱是目前中國規模最大的男同志組織。

(作者為台北市內湖社區大學「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執行長)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