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反核繪本《朝頭早,記著出來呀!》

by 流浪小貓咪

核災所帶來的大量後遺症,好像隨著日圓貶值、廉航機票和日本旅遊套票降價而漸漸被人淡忘。年初,台灣雖有廿多萬人上街反核,但隨著政黨對反核議題搖擺不定,現在就連核四公投是否舉行仍是充滿變數之際,民眾彷彿對反核這件事又「冷靜」了下來。可是,車諾比和福島地區的兒童和居民,卻因為核災事件,生活有了截然不同的改變。這些影響,乃是時時刻刻影響著他們!最近,香港出版了第一本華文反核繪本,他們以更溫柔而堅定的方式,提醒我們必須在紛亂的社會時事中,時刻緊記核能對人類的禍害。

《朝頭早,記著出來呀!》繪本封面。圖片來源序言推書︰《朝頭早,記著出來呀!》打書會
《朝頭早,記著出來呀!》繪本封面。圖片來源序言推書︰《朝頭早,記著出來呀!》打書會

羅莎和Sonia的故事

我首先在YouTube上看到香港有名的街頭「講故佬」(說故事的人)雄仔叔叔說的故事——「朝頭早記住出(口黎)呀!(暫譯:明天的太陽,記得出來呀!)」。他那低沉而溫暖的聲音,為這個像詩一般的故事,帶來了更多的想像空間。後來,他又繼續創作了兩個延續這主題的故事,並結集成這本第一本華文反核繪本《朝頭早,記著出來呀!》。

這故事是在說一對在烏克蘭車諾比一起成長的好朋友——羅莎和Sonia的故事。1986年4月26日,車諾比核電廠發生了嚴重的核災。因到莫斯科探親而逃過一劫的羅莎十分想念仍留在車諾比的Sonia。但大人們卻從不告訴羅莎為何他們不能回車諾比。羅莎十分難過地問媽媽說:「我們不能見到Sonia,是因為明天的太陽不再出來了嗎?」羅莎的媽媽無法回答她,只是緊緊的擁著羅莎入睡。

自此之後,羅莎便開始每天半夜時起來,一個人走到屋子外面去大叫:「喂,明天的太陽,你記得要出來呀!」羅莎一直深信,只要這裡明天的太陽有出來的話,車諾比那邊的太陽也會出來!那麼,她就有機會可以回到車諾比跟Sonia一起玩耍。剛開始,大人們都覺得羅莎腦袋生病了。可是久了,大人們也覺得這好像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故此,很多人都會在半夜時走到不同的地方大叫:「喂,明天的太陽,你記得要出來呀!」最後,羅莎終於可以回到車諾比的故居,不過,那裡的太陽已經沒有再出來了……

「我們來到大地,想繼續走下去」

以上是第一個故事,接下來雄仔叔叔還說了很少人探討的愛因斯坦和核武的關係——〈暫時還好!暫時還好?〉故事;以及談論車諾比和福島兒童健康的〈孤單的風箏,還是美麗的樹?〉故事。雄仔叔叔用溫柔、簡單而精準的詩句,將核武和核能的關係娓娓道來。而且,最難得的是,他提醒我們千萬不要歧視核災地區的兒童和居民,以及每個人都必須重新審視核災所遺留下來的種種問題!

68年前(1945年),美國在廣島投下第一枚原子彈始,人類便彷彿注定終生受到核能、核電廠和核武的威脅(因國家發展核電廠和核能多半是為了掩飾其欲發展核武的手段)。而愛因斯坦則窮盡一生精力,用悔恨當日上書美國總統發展核武的心呼籲世人必須參與反核。但雄仔叔叔卻在「跋」以最後一個故事,來鼓勵我們今天的反核行動必須持恆和懷有希望:

他看到世界上第一個人,他一直在大地上行走著。累了,他就造了一張椅子給自己坐、一張床給自己睡、甚至蓋了一個房子給自己擋雨。很久很久以後,他老死了。然後,他留下了他的想像:椅子、床、房子,好讓生活好好過下去,生命繁衍。

而有趣的是,雄仔叔叔的這個故事,結語不在這裡,而是在封面頁:「我們來到大地,想繼續走下去。」

我想繪本、詩句、圖畫等等都只是一個個媒介。雄仔叔叔的這本繪本最希望提醒我們的是,我們必須認清:人們雖然已無法逃避面對核災威脅、核廢料處理的問題,但是,我們仍可以懷著希望留給下一代一個能繼續可以想像、生活的世界,溫柔而持恆地說著這些故事,讓更多人參與反核的行動。

瀏覽更多流浪小貓咪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