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風雨

by 張瓊齡

2010年夏天,由我本人擔任地下教練,名義上由施盈竹(Emma)領團的「弄曼農場緬甸刻苦團(見 弄曼農場,我的「龍貓森林」)」,經過為時十個月的醞釀與社群經營,大體上算是平靜無波皆大歡喜圓滿達成了,除了……刺青事件曾一度引起團員虛驚一場。

Tattoo Show. Photo by William Cho

事後諸葛地想,當時要不是有這個突發的刺青事件,整個「刻苦團」還真是平順到近乎……乏善可陳。之前說了,為確保這個集窮光蛋與二十億身價的大老闆、二十世代與六十世代共處、天兵與旅行識途老馬於一團的十人組合,可以各得其所、各有所獲、相處融洽,花了十個月的時間做準備鋪排,也不是沒道理的,但事情的爆點往往就是會出現在理所當然以為靠譜的人身上。

我們完成在弄曼農場的三天行程、搭乘小包車經過幾小時的奔波抵達Mandalay(瓦城)的五星級飯店Sedona Hotel入住的當下,這是我們節衣縮食刻苦團唯一堪稱奢華的行程,我忙著在櫃檯幫大家辦理入住手續,這時團裡一位正就讀博士班的科技男突然湊過來跟我報備:「我想要先去刺青。」幾日的相處,只覺得這個人挺穩當,反正他自己住一間房也不會影響他人,我頭也沒抬地答應了,check in後直到晚餐時間,都放任大家自由行動,我則留在旅館和當地的華人朋友們會面。

約莫到了晚上九點多,團長Emma來敲門,她神色緊張地找我商討,說科技男去刺青已近六小時,至今未歸,其他團員們都很關心,怕他遭到什麼不測之類,我欣慰,這個平常丟三落四的小迷糊總算體認到自己身為團長的職責了,但……可有誰注意到他往那兒去了嗎?此時Emma再報,她與科技男同車,沿途有注意到他與司機兩人在討論關於刺青之事,應該就是司機帶他去刺青的!

幹得好!總算不負我指定你擔任團長的一片苦心!簡直就快要感動涕零了……可是,誰有那司機的電話呢?怎麼處理最不驚擾人呢?腦子裡轉了幾個人,最後的答案竟然浮現了此刻應該剛剛抵達曼谷機場、被大家暱稱為農場工頭也就是弄曼農場的催生者Shiro,我強做鎮定,用緬甸門號撥出了Shiro的泰國門號……

可憐風塵僕僕的Shiro才剛打開手機不久吧!就聽到我傳來的「晴天霹靂」,先問清楚了,知道是開著貼有切格瓦拉頭像小包車的司機,Shiro先說,那個人應該沒問題,他坐過好多次他開的車,我們聊了一下,決定讓我先去飯店櫃台調閱監視錄影帶,看看能否找到線索,他則分頭聯繫車行老闆,讓老闆去聯繫司機。

到了飯店大廳一問櫃台人員,蝦米!五星級旅館也沒有監視錄影機這種東西!

這下可糟了,一線希望就此破滅,只好回房再思對策。說時遲那時快,失蹤多時疑似被「撕票」的科技男當事人在十點左右突然現身我的房間,我連珠炮似的盤問他,是到哪兒去刺青啦?不過小小的刺青,怎麼搞這麼久啊?到底是刺在哪裡啊?多少錢啊?有沒有被坑啊?

科技男說,好,我給你們看一下,就只看一次喔!因為方才刺青沒上麻藥,衣服脫一次痛一次,印度裔的刺青師用一小時構圖、五小時的功夫把圖案紋上並上色,科技男說超便宜,才美金五十塊,他吸口氣把上衣一脫,接著,換我跟Emma倒抽一口氣了……怎…怎麼第一次刺青,就刺這麼大塊面積啊!科技男的左上臂是一條完整的彩龍,對,就像我們印象中的黑道那樣,滿滿地整個上臂,科技男得意地說,這麼便宜,當然要刺大一點啊!還不忘特別交代刺青師,必須穿上短袖後可以完全遮住刺青,不能露出任何蛛絲馬跡,畢竟他在科學園區上班又是單位主管,還是要注意形象的……

我見科技男似乎春風得意,確認沒事後,只很孬地對他說,你可把我們給嚇死了,剛剛還打越洋電話給Shiro讓他聯絡司機的老闆……

這下換科技男急了,「哎呀,我很感謝那位司機大哥啊!是我拜託他一定要帶我去刺青的,我覺得他身上的刺青很漂亮,每次出國我都要送給自己一個禮物,這次的禮物是刺青,可不要連累了那位司機大哥才好啊」!

我趕忙打電話跟Shiro報平安,心裡面想著:科技男,你老婆看了你這片刺青,應該會質疑我們這到底是甚麼烏魯木齊團吧!好好一個人出去,怎麼就刺龍刺鳳回來了……

後續(一):切格瓦拉司機大哥,此後不再出現在弄曼包車團的司機名單裡。
後續(二):2012年9月,我跟Emma環島旅行,科技男接待我們兩個到家裡借住一宿,見到科技男美如天仙的妻子,我迫不及待就問她當年看到老公身上的刺青做何感想?她嬌嗔地瞪了老公一眼說:我們全家人一整個禮拜都不跟他說話!刺什麼青!是不怕得愛滋病嗎?

(作者為台北市內湖社區大學「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執行長)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