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自己:多倫多酷兒影展志工經驗

by 彭心筠

本期想跟大家分享我參加多倫多酷兒影展的志工經驗。2016年5月26號至6月5號,InsideOut(加拿大關注酷兒電影製作及相關議題的非營利組織)在多倫多舉辦了第26屆酷兒影展(26th Annual Toronto LGBT Film Festival),共有超過180部來自全球各地的影片,呈現LGBTQ導演、或是與LGBT議題有關的作品。本次影展是加拿大最盛大的活動,容納了各式各樣的多元作品,以及展現了對LGBT社群的高度關注。

唇膏。photo credit:flickr@Steven Depolo CC BY 2.0
唇膏。photo credit:flickr@Steven Depolo CC BY 2.0

多倫多酷兒影展分類

影展內容分作幾個項目,包括獨家精選(Gala and Special Presentation) 、得獎作品(Premieres)、經典偶像(Icons)、性別呈現(Short Programs)、聚焦加拿大(In Focus: Express Yourself, Spotlight on Canada)、國際焦點(International Showcase)(註:此為作者歸類 )及眾多短片集,主要呈現生命經驗的差異,以不同拍攝角度與目的,做為影片分類。在展期晚間會在不同地點舉行迎歡會 ,提供酒或點心,讓每位有興趣參加的朋友買票參加。參加宴會可以讓你/妳有機會與拍攝者或是同好進行交流,彼此分享經驗或心得,同時多認識一些夥伴。

分享開幕片Other People和拉子短片內容

我觀賞了其中兩場,開幕片Other People 是敘述主角大衛在紐約剛與男友分手,又因母親罹患癌症而回到沙加缅度(Sacramento,加州首都)的家,面對長期較為疏離的父親、兩個姐妹,以及病情加重的母親,大衛陪伴母親的化療過程,不知如何解釋他分手的事實,也不希望母親替他擔心,但經歷家人彼此適應、了解,最終在母親去世前一刻與家庭成員敞開心房的過程。這部片將親情、愛情,和生命串連在一起,可以感受到家人間緊密地連結與無條件的愛。

第二場是拉子短片,片名:lipshtick lesbians(拉子喜劇,註),1小時又15分鐘的時間,分享7部精彩又切合生活細節的女同志短片。我印象最深刻的其中兩部是「Partner(伴侶)」和 「Spunkle (sperm+uncle, 精子+叔叔)」。Partner敘述一對女同志伴侶早晨起床,因在一起很久感情平淡,一些生活瑣事的鬥嘴,但精準呈現了平凡生活中的默契與習慣;Spunkle是一對女同志想要小孩,其中一方找親弟弟借精子,希望讓她的伴侶人工受孕,所發生的一連串爆笑場面。弟弟即將成為小孩的生父,也是叔叔的角色,劇中三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擔憂,經過一連串的嬉鬧、爭執、失敗,最終三人仍決定繼續努力受孕。

志工感恩會t-shirt走秀。彭心筠提供
志工感恩會t-shirt走秀。彭心筠提供

志工訓練與組織值得借鏡

這次加入志工,讓我對國外志工訓練及規畫有更多了解。在線上傳送志工意願表之後,InsideOut安排了一次志工說明會,並在說明會結束利用email寄線上選填班表系統,使每一位志工可以自由登入選擇服務時間與工作,有需要增減時數或換班,都可以隨時上網查看。影展前一周開始,InsideOut將所有相關訊息或節目異動寄給志工,讓每一位志工更有參與感;到班前一天利用系統發送志工服務提醒,將細節交代得清清楚楚,相當節省人力。

服務當天,報到後由小組長帶大家共同決定工作位置,例如剪票、帶位,每位志工都很勇於發表自己的意見,有問題、想做什麼、不想做什麼,都可以直接說,並與小組長研究協調。工作中當然有調動,小組長會把每次調動的工作記錄在表格中,影展結束後,會在志工感恩會中感謝付出時數最多,及接受最多任務的夥伴。

除了每次服務完後會獲得兩張電影票之外,通常在影片播放前兩天,如果某場的票房不如預期,便會開放志工登記,放映當天上午若仍有空位,則會按照優先順序通知志工來取票,如此一來不僅讓影展看起來踴躍,也將福利優先分享給志工。結束後的志工感恩會,邀請所有的志工一起把制服改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可以剪短、挖洞、染色、裝飾,以走秀的方式呈現活潑創意,也增進志工彼此之間的情感。

2016多倫多酷兒影展文宣展示。彭心筠提供
2016多倫多酷兒影展文宣展示。彭心筠提供

志工參與認識多倫多文化

這裡的志工夥伴來自各種背景,不只有學生想累積工作經驗才來擔任志工,反而很多上班族將志工活動當成一種休閒娛樂、很多年長的夥伴來認識年輕人、還有一些新移民、留學生,來當志工多認識多倫多文化。

我在活動中認識一個21歲的伊朗女生,原本她在伊朗再一年就大學畢業,因伊朗政治關係申請政治庇護到加拿大,目前在多倫多已經五個月,因為一些文件問題與語言關係,必須從高二開始念起,她希望透過做志工,多接觸人,儘快找到工作。她說,出來與人互動讓她免去思鄉之苦,讓她能更快了解多倫多,能儘快融入社會。另一個加拿大伯伯每天都來報到,他說,他很喜歡參加各式各樣的志工,例如影展、美食嘉年華,或農夫市集等,他認為志工是一個可以認識人、又可以參與各式活動的機會,是他生活的精神糧食,還推薦我多上多倫多的志工網站,選擇自己喜歡的活動到處去玩。

在台灣,大多數人以為志工一定要有同理心、有愛心、和自己生命經驗有關、或想為社會付出,才會參加活動,志工沒有薪水,所以通常被歸類為社會新鮮人或大學生用來累積經驗的管道。但我在影展碰到的夥伴,大家來參加志工的原因各不同,有政府上班族覺得離辦公室近,下來玩玩賺免費電影票;有藝術家每天畫圖覺得太累,出來走走轉換心情;有老人家不想與社會脫節,積極參加各種年輕人的活動;有新移民剛搬到這個城市,走出家門認識朋友,來酷兒影展的不只是同志朋友,大部分人來自各地,但都抱持開放的心與態度,來認識不同的領域。

我在多倫多志工經驗學習到,這可以是一種新觀念、新的生活態度,不管自己幾歲、在什麼崗位,都可以對生活圈以外的世界更感興趣,從開放自己開始,就可以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獲。

註:Lipshtick 是一個拉斯維加斯著名脫口秀的名稱。

了解更多心筠對職場的觀察,文章如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