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之交系列】忘年之交要出逃

by 張瓊齡

作為一個旅人,難免有時候旅行跟「逃亡」或「逃避」有關。

關於「逃」這個主題,特別保留給劉小V同志。

小V(中)、Emma(左)與我的近照。張瓊齡提供
小V(中)、Emma(左)與我的近照。張瓊齡提供

2009年初,理當埋首在一本書的寫作裡,但實際上是寫不下去了,假借部分飛機里程點數即將過期不用可惜,硬是在農曆年前、冒恐怖的春運期間回不了台灣之險,走了一趟中國。此行除了在北京回訪幾位在2008年夏天來台交流過的環團青年、走訪川震幾個災區、到合肥小團山香草農莊,旅途中決意不再等待候補機位,改走廈門小三通果然一路順暢返台。

在成都期間,剛剛獨自住院動過手術不久的劉小V同志與我會面,我們整整懇談了五個多小時吧!那時候的她,手上負責執行的災區50個帳篷圖書室的項目計畫剛告一段落,她即將從工作了兩年的公益組織「多背一公斤」離職,接著要窮遊到尼泊爾去。當時的她不過24歲。

當然地震災區緊急救援或支持工作是「多背一公斤」團隊夥伴與數不清的志願者群策群力的結果,不過我還是很難想像,一個大學畢業才兩年,平常看起來搞笑嬉鬧的女生,怎麼扛得起這麼複雜而沉重的負擔?當下便興起邀她到台灣分享的念頭,那時候,自然不會預知那年秋天的南台灣,八八風災即將來襲。

懇談的那五個小時,或許已把小V生命中幾個重要課題清點過一輪了,此後的歲月裡我們再相遇,似乎也只須校準一下現況而已。但凡人生重要課題,約莫就是會經常帶在身上的,時不時流竄出來揪心一下,但隨即又被眼前更加迫切即時的事項淹沒。然而,它們從來不曾消失過;也不能冀望它們會太快被卸除。

雙子座的小V,有積極進取的面向:大學主動選讀心理系,為的是釐清自身原生家庭、單親且獨生子女的內在糾結;從公益旅行的志願者,成為公益旅行組織的第一個受薪工作者,顯示了她把志趣與工作結合的傾向;從工作中接觸到體制內、偏鄉教育的種種問題,促使她想從體制外的華德福教育探索教育的本質,甚至不惜咬著牙,第一年每月只拿700塊人民幣的實習生薪資,硬是在成都華德福學校待了下來;即使薪資微薄,她仍不放棄任何出國壯遊的機會,拼命利用工作之餘兼差華德福外籍講師的翻譯(曾經過度勞累而當場昏倒),積攢旅行基金,發揮「再窮也不能不旅行」的精神;當她陪伴著華德福的孩子赴海外升學,自己則在當地的華德福大學進修一年,同時幫忙該校招募了不少中國留學生,而從幾年的工作經歷,她深深有感於不僅是孩子需要從制式教育中鬆綁,恐怕望子女成龍成鳳心切的家長們,也是有待重新受教的對象,這讓她返回中國之後,結合有志一同的友人,成立了「和光同程」學習體驗旅遊公司,成為一個創業者。

而小V雙子座的另一個面向,落在逃避方面,主要是和原生家庭母親的關係,以及自己的親密關係上頭。小V將照顧母親視為己任,即使在經濟最困窘的時候,仍不忘規畫母親的養老保障,然而平日卻必須和母親維持著遠距離的關係,以保有自主的空間,同時減少無謂的衝突;至於親密關係,小V坦言自己有恐婚症,尤其沒辦法和中國男人交往,歷來的感情對象全是外國人,一度,看著她與一位來自北歐、成熟有歷練的男子似乎有修成正果的希望,然而隨著她的創業,隨著她尚未想要安定於一處的心性,男子終究只能黯然離去。

自2007年五一長假(當時中國的五一勞動節仍是七天假期)的廣西公益旅行與小V初照面,至今持續維繫著忘年之交的友誼,因著她稱我一聲「阿姨」,使得周遭一群老老小小也不管自己年紀有多大了,統統都跟著喚起我阿姨來了,但我深知小V的一聲阿姨裡頭有著難以言喻的萬千意涵。

隨著她一路從志願者、公益組織員工、體制外教育的師培人員到如今的公司創業者與操盤手,絕大多數時候的小V是勇猛向前、不輕易對逆境低頭的,至於那在她生命中占據著細微比例,源自於和母親的糾結以及對於親密關係的若即若離,隨著她即將邁入的而立之年,估計終將柳暗花明,漸露紓解契機。

(作者為台北市內湖社區大學「未來想像與創意人才培育計畫」執行長)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