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Y/性慾、性道德、Tinder交友軟體

by Miss Y

前言:兒童節前夕,立法委員和婦團召開記者會,呼籲法院應正視網路誘騙少女私密影像事件(見 網路誘拍少女私密照 婦團籲彰院硬起來押嫌犯)。網路交友軟體盛行,Miss Y以在交友軟體上觀察「約炮」等性活動的經驗,分享使用Tinder的心法:

2017年底、2018年初,對我來說是個很有趣的記憶。2017年12月底,我嘗試使用了相當受歡迎的Tinder,畢竟配對成功,聊一聊,約見面,一切如此迅速,生活圈突然飛快地擴大,當然也少不了意外驚喜。

真要找Sex到處都能找到,不一定要使用Tinder。Photo by Anna Sastre on Unsplash

大家可能對Tinder這個軟體有著各式各樣的批判。我在使用Tinder一個禮拜後,便開始四處收集使用者心得。因為我住在東南亞,朋友的文化背景非常多元,因此有幸在幾個月內,收集到至少10個不同文化背景的使用者心態。今天在這裡,要分享一些真實的、各種人的Tinder使用經驗。希望讓大家了解,科技產品沒有對錯,但有各種的使用者心態。Tinder只是一個認識人的途徑。國籍只能做為參考,而不是一種思路邏輯的保證!文化背景、生活經驗、個人性格等才是影響最大的。

Tinder真的能找到朋友嗎?

我接觸Tinder,是透過一個有穩定女友(基本上已經是未婚妻)的挪威朋友介紹,開始使用。他跟我說,在上面打「no hook up please」,找一夜情的人就會避開妳了,事實上證明這「幾乎是」真的。

我遇過幾個真的很「盧(不斷嘗試能有浪漫豔遇)」的男人,但他們被拒絕之後,會識相的消失。一段時間的等待,我交到一個美國長春藤名校畢業、在新加坡工作的美國印度裔朋友,他跟我一樣,也只是找朋友而已。我也有幾個德國朋友,原本是上tinder找約會,但後來見面後發現對方是個不錯的朋友,就這樣直接變朋友的也有。不過倒是很多人提到,Tinder膚淺的介面設計,很容易引導使用者尋找浪漫豔遇,而不是尋求豔遇之外更多發展的可能性。

真心想交朋友這樣的機率不高,但不是零。重點是妳/你和聊天對象的「使用者心態」。如果妳/你的對象是找性夥伴,而且他們對此目標相當堅持的話,我發現,他們便用Tinder,就是「約炮App」,來當作掩護自己心態的正當藉口,並試圖去改變妳/你,讓妳/你覺得自己「堅持找朋友的立場」有罪惡感,因為大家同樣都使用以「約炮」為前提的App。

但我要告訴妳/你,事實不然,只要你也堅持自己找朋友的態度,不是朋友的人自然就會消失了。就跟蘇軾與佛印的故事一樣,心中有佛見佛,心中有屎見屎。Tinder正是一個如此的產物,如果遇到跟自己找尋目標一致的,Please enjoy!

為何Tinder上,約炮或墮落的故事特別多?

回答這個問題前,必須先討論「何謂墮落」?亞洲人的道德包袱比較重,所以過多、過度享樂的性即是墮落。

我試著問了不少土生土長亞洲人:「妳/你對約炮的感覺是什麼?」大多得到「髒、性病、欺騙、墮落」這樣的答案。約炮、或者是一個亞洲女生讓人知道她對性較有興趣時,很容易會被貼上不潔而且可以被糟蹋、可以以性懲罰的標籤,如果剛好她又有一些負面形象的話,更是完美地呈現了這種刻板印象,讓人覺得可以合情合理地佔她便宜、懲罰她。也因此Tinder這個迅速讓有相同sex目標集聚的App,當然「很墮落」,尤其是對女性使用者的評價。

但當我問了一個在澳洲長大的越南女生、兩個美國女生、一個德國女生,她們對於能夠在Tinder上面找到且坦誠自己要的就是Sex的時候,顯得開心且沒有猶豫。因為她們認為「我不是受害者,我沒有道德(做好女人)的包袱,而且我有選擇權(給自己快感和快樂的權利)」。光是這種心態設定,其實一個女人可以變得自信很多,而且妳理所當然可以、也應該過濾妳的性對象,妳應該讓自己快樂,而不是看著別人快樂。

兩個(不論性別)講好,也都開心,便開始你們的旅程吧!

科技產品沒有對錯,但有各種的使用者心態。Tinder只是一個認識人的途徑。Photo by Corinne Kutz on Unsplash

使用者心態會改變多少Tinder故事的發展?

使用Tinder的第一週,我很快的得到了超過2,000個Likes(託父母的福,長得算可口,Tinder這個軟體基本上就是看外表,見 「約炮神器」好神!測試千位正妹 成功率竟高達13.2%」),機會越多,挑戰卻越大,因為我遇到不少網友其實是要尋找性伴侶,可是他們不見得會立即挑明立場, 較多的是先測試看看妳的底線在哪裡,然後他們再決定如何與妳發展關係。其中我最怕遇到認同集體主義、且非常容易做出假設的人,通常這些人都看膚色、國籍,就急忙斷定別人的人格特質,並認為在Tinder遇到就跟一起上汽車旅館一樣,once you’re on board, you’re ready for sex but nothing else.(上床就同意要做愛) 而且不太願意接受這個假設以外的可能性。

例如我個人真的是上去找朋友的,我就很堅持自己的立場。我有思考過自己的使用者心態,想過自己的道德包袱有多少?對sex有多大興趣?所以我用「有無道德包袱」+「sex對我的重要性」畫了一個矩陣,發現我自己的座標在於less moral burden / moderate libido (無道德包袱但也不一定要性),這更加堅定了我的立場:什麼都可以聊,但我不會跟你上床。也正因為我的超鮮明、毫不隱瞞的立場,聊天時不用太久就知道能不能當朋友(因為他們也知道我不會被說服或改變)。結果就是,有時他們會主動unmatch(刪除)我,或我拜託他們unmatch我,或是聊不下去,不聊了的都有。我甚至還曾被一個英國肥佬罵過you need some helps(妳有病)。會遇到他是因為我交朋友完全不管外表,只管自介有沒有趣。而他在配對成功後卻迎接失望,氣不過就開罵。不過我不怕,直接嗆他說「要在這裡找到教育程度比我高,英文比我好的亞洲人很難,要不要繼續聊隨便你」,他就氣到unmatch我了。

女生要對自己有自信,不管對方如何文攻武嚇,不要三兩句就被牽著鼻子走,因為妳是有選擇權的!千萬不要花時間在不尊重自己的人身上,也不要以為別人對妳的貶低是真的,這個地球上有個把妹文化,西方叫PUA、東方叫搭訕,裡面有一招最經典也最常被使用的,就是利用貶低一位女性,打擊她的自信心,最終女性會以為自己真的沒有想的那麼好,那個貶低她的人其實是在幫她、救她,所以就傻傻的信了跟著走,這通常也是家暴加害者常用的手法,所以我特別討厭使用這招或接受這招的人;如果有人貶低我,我大多直接反擊,個人不吃這一套。

真要找Sex到處都能找到,不一定要使用Tinder

孔子曰「食色性也」,性並不是一個在特定地方才能找到的東西。我有一個快樂的德國越南裔男生朋友,他打死不用Tinder,並且譴責Tinder相當之墮落。基本上他有著很活躍的交友圈,根本也不需要Tinder。另外,我在德國柏林時,對於有人問:「你知道最近哪裡有sex party嗎?」也不用訝異,在柏林,你知道的話就跟他說時間、地點、party型態,不然就請他/她自己去情趣用品店的佈告欄上面看一下,這些都是公開的資訊。上次我在德國,是聽到我前男友被一個德國女生問這個問題,並沒有人對此感到訝異,因為沒有人會因為妳的性需求就對妳貼標籤,並利用標籤來弱化妳、抨擊妳。

Tinder跟菜刀一樣,就是個工具。不管妳/你有沒有在使用Tinder,相信自己且堅持自己交友的初衷與立場,也尊重他人的交友原則才能讓妳/你的交友圈健康長久。

(Miss Y,在亞洲工作、有著世界各國朋友的女性。期許自己成為世界平等公民,而不是受特定文化制約的人)

瀏覽 Miss Y 更多生命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