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約克大學學校工會提供全方位的保障

by 彭心筠

本次專欄介紹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的工會CUPE 3903 。工會成員在入學第一堂課便會到系所向所有學生進行說明,說明期間,系所教職員必須離場,以利學生能有自由及開放的討論空間。工會除了提供完整的福利制度之外,也制定了學生助理的工作保障及相關的權益,同時學校工會擁有很大的影響力,針對學校對於教職員及助教的工作條件,也有參與討論的空間。以下將簡單介紹約克大學工會所提供的服務,希望帶給台灣高等教育僱傭關係一些參考。

加拿大約克大學學校工會CUPE 3903談判小組集結討論與雇主的協商過程。Photo by www.3903.cupe.ca

加拿大工會稱CUPE(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在加拿大主要由至少2,200個分支所組成,是加拿大最大的工會,它的會員超過五十萬名工作者,其中包含健康照護、教育、大眾交通運輸、圖書館、公共建設、緊急服務等。約克大學的工會「CUPE 3903」屬於其中一個地方分支,主要為約克大學的合約教職員(尚未拿到終生職者)、教學助理、研究助理等職員發聲,著力於增進其工作條件,同時也期望透過提升工會成員的福利及權益,維護並增加學生學習的品質。工會提供相關獎學金事宜、勞動政策、員工保險服務、相關補助、及學校工作機會等,同時對於平權、反壓迫、福利、及性別議題也相當關注,以下將介紹工會中的小組織,如何針對校園內不同的議題做努力。

CUPE 3903平權辦公室(Equity Office Corner:https://goo.gl/jNzKwDhttps://goo.gl/1zyZlB)主要針對教職員及學生助教的家庭照顧關係,提供工作上的協助及調整,以避免歧視及壓迫。依據安大略省人權編碼(Ontario Human Rights Code)中「為保障員工不因家庭狀態(Family status)受到任何歧視或壓迫的對待」,設置了家庭照顧的支持方案(Family Status Accommodations) 來保障相關權益。若工會成員家中有小孩或長輩,因而需擔負起照顧責任者,則提供有彈性的工作時間及工作內容的延展(assignment extension),只要提出申請並且提出相關的說明,教職員或學生助教便可以在工作時間及方式上獲得調整或延展,搭配職員家庭照顧的需求,完成工作和家庭兼顧的可能性,並且取得家庭及工作之間的平衡。

The Trans Feminist Action Caucus(TFAC),是工會內的跨性別、酷兒及女性行動委員會。成員們每個月固定聚會一次,針對學校政策及性別議題做討論。教授、學生及助教之間若發生性騷擾或是性別歧視,TFAC亦提供申訴管道,來保障員工在學校中的權益。以校園中防治性暴力政策(Sexual Violence Policy )為例,TFAC於2016年度進入學校會議,從職員的角度發聲,並要求學校必須以倖存者中心(Survivor-centric)的立場接納約克TFAC社群的需求,並要求受理過程必須依循倖存者中心的思考,讓受到足夠訓練的相關諮詢、護理人員提供24小時的服務,使他們得以更完善地協助倖存者未來的醫療照護、緊急安置、校園未來計畫等需求。

同時,TFAC也出面要求學校協助倖存者建立與維持自信,避免在任何處置過程中採用質疑、訊問的態度,造成倖存者的二度傷害。,聽見他們的聲音並且相信、尊重他們的經驗。The Sexual Assault Survivor Fund(性暴力倖存者補助方案)提供受到侵犯的教職員,所需的諮商服務補助、法律扶助的花費、以及期間因無法工作所喪失的薪水,使成員可以在事件處理期間安定生活;另外,CUPE 3903內的 Trans Fund 也對於跨性別教職員工的日常需求,提供手術費用的補助或相關生活支持服務。

CUPE 3903除了性別平權的保障之外,勞工的福利措施也相當完整。提供學校擔任教學助理或其他工作崗位的職員,在就醫、藥物處方簽、牙醫、心理及家庭諮商、物理治療、視力檢查,及工作舒壓方面的花費有全額補助。同時,工會針對職員的工作條件也都不斷追蹤,如果有超工時、不合理的工作量、學生/教職員間的性騷擾或霸凌行為、助教與教授間的不平等權力關係,而影響到助教的就學及工作權益,甚至獎學金及生活補助金的發放、制定模式等,工會都有權代表會員發聲,並出面召開會議要求學校澄清疑慮並一一回應說明,甚至修改。工會也曾因學費調漲、或學校之不當工作條件而幾次發起罷工,藉此要求學校給予足夠的重視,改善工作條件及學生權益,工會的存在已獲得學校高度的重視。

學校工會的相關權益和組成在北美的發展已行之有年,因此其中的發展及運行都比台灣的學府強大許多,關注的範圍及勢力也足夠。

由於學生在學期間的就學權益,與學生在校工作的經濟及就業條件有很重要的關係,台灣的學生助理仍被視為學生學習的一部分,尤其是當學校生為自己的指導教授工作、或領取研究方案的補助時,學生助理和教授、師生和僱員的關係容易模糊不清,造成某些權力關係的壓迫。同時在台灣,多數大學尚未重視學生助理及校園工作條件的制度,同時也沒有足夠的權力及監督系統來代替學生發聲,爭取權益,這個部分是台灣未來急需努力,需要多方參考其他學校的做法來制定一個平等安全的校園環境。

在加拿大的經驗令人讚嘆,當然也有需要持續努力的地方,例如工會成員對於學校政策的介入程度能夠多少、或者當學校利用減少助教名額及獎學金補助來削弱工會成員人數時,工會如何面對等等,但整體而言,加拿大工會的概念已超前台灣許多,仍有許多可借鏡之處,是值得未來可以繼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心筠在加拿大多倫多的職場與生活觀察,文章如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