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混/淨灘,另一種回家的方式

by 林小混

如果大海是母親,那麼到海邊就是「回家」了。回家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人衝浪、有人釣魚,我們則選擇了「淨灘」。

淨灘裝備。圖片來源:荒野保護協會

沒淨過灘,也沒看過人淨灘,所以我們的第一次決定先參加環保團體響應國際淨灘日(2016.9.22)所辦的活動,看看門道、湊湊熱鬧。

淨灘前後一日都下雨,但當天卻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想是老天和大海在無聲說著歡迎吧!經過菜園、走了一小段產業道路、再經過一片林子,柏油路面逐漸延伸為沙灘,我們的目的地—淡水不知名的小海邊到了!

謹記著方才出發前的叮嚀,除了必備的防曬,雙手再戴上工作手套、拿出夾子,就各自散開撿垃圾囉!

很快就發現沙灘上有白色的不明物體,原以為是塑膠袋,拉拉看,結果與土石一陣拉扯後,出現的竟是好大一張麻布!為什麼麻布會出現在這啊?

為了辨識及撿拾垃圾,所以我們彎腰,也第一次那麼仔細看著沙灘。

如果要畫一片海灘,你會著上什麼顏色呢?

告訴你,這片沙灘是彩色的,還會隨陽光折射變換顏色: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群人的力量卻可以很大。Photo by 林小混

塑膠袋碎片紅綠藍黃、深綠的啤酒玻璃、棕黃色的瓶蓋、生鏽的鋁片、貼著廣告的打火機……我撿到最多的是,白色的免洗塑膠湯匙殘骸,搬開石頭後,還挖出一個七成完整的米酒罐。

這些垃圾雖不一定是被直接丟在海邊(裡),但年復一年,隨著日照、水流等因素而碎化成更小的粒子,部分隨著洋流循環,遠離陸地,漂流到世界各地,也吞進海洋生物的肚中。五顏六色、殘破不全的塑膠碎片、保麗龍,在許多小動物們眼中,就像美味的浮游生物;漂流的塑膠袋、糾纏著的魚網,多像一尾悠游的魚兒啊!

海龜沒有舌頭、牙齒,無法辨別食物味道,許多垃圾因此下肚而不自知;鳥爸爸、鳥媽媽叼食了七彩的垃圾拼盤、馬卡龍點心,每天餵食一點、一點……,無法被分解、消化的垃圾逐漸塞滿牠們小小的胃,使胃裡的空間減少,難以再消化其他食物,甚至因無法進食而營養不良、胃穿孔或饑餓而死;偶還有被釣魚鉤、吸管、餐叉剌傷的生物在岸邊擱淺或被發現的例子。

即使沒有立即性危險,塑膠垃圾附著或釋放的有機毒性物質(例如戴奧辛)在生物體內累積或釋放,也會影響其免疫力、活動力,成了間接殺手;垃圾造成的後果,最後亦將從產地(人類之手)回到人類的餐桌。

MIDWAY a Message from the Gyre : a short film by Chris Jordan from Midway on Vimeo.(中途島的信天翁,胃內都是垃圾)

心裡不斷告訴自己,再往前幾步,多撿一個垃圾吧!就算只是拾起一根吸管,避免它被沖入大海,或許就能避免一隻雛鳥死於非命!不自覺愈走愈遠,直到安全官來提醒我為止。

「那邊有輪胎!快來幫忙!」小朋友驚呼著。

大人小孩都趕來了,用漂流木、鏟子等所有手邊用得上的工具拚命挖掘,力氣不夠的就幫忙把土撥開,竟然還連續挖出2個輪胎來!這地底下該不會埋著一部車吧?

突然在想,如果以後人類滅亡,新的物種考古時,會如何想像人類的樣貌與生活?

孩子們當然不會只專心地撿垃圾,海灘上有太多吸引他們的東西了。淨灘對他們來說,就像尋寶。

我們的彩色沙灘。Photo by 林小混

淨灘的同時,我們也為這些垃圾做分類、計算數量及秤重,短短1小時,120個人總共撿了251公斤的垃圾(其中一般垃圾199公斤,回收垃圾52公斤),平均每人撿了2.09公斤,據說重量是去年的2倍之多!撿垃圾的速度永遠趕不上丟垃圾的速度啊!

告別海洋,孩子們輪流提著沉甸甸的垃圾,並奮力將2個不知為何出現在海邊的輪胎滾上坡,對我來說,這簡直是最美的背影了!我相信,今天用身體學會的、用汗水領會到的,誰也帶它不走,淨灘,是我們認識海洋母親很重要的體驗。

這次在北海岸,下一次要到哪裡呢?

小混加味散──認識淨灘,你也可以這樣做:

1. 淨灘裝備示意圖(上圖)。
2. 淨灘前可以向環保局預約垃圾車來收的時間及地點,垃圾車就會準時來把淨灘成果帶走喔!

瀏覽更多小混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