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篇】直接民主不民主,公投元年不平權

by 鄧筑媛

回顧2018年,最重要的莫過於在年底與九合一大選合併舉行的公投。過去因為發起門檻過高,難以落實直接民主的公投法在2017年底修正,但公投衝破鳥籠之後,並未如當初推動直接民主所期待的振翅高飛,而是在各種制度的缺漏、資源不對等的謊言傳遞之下,成了一場性別議題的大混戰。此刻,除了重新細數這些挫敗與傷痕,更重要的是如何轉化,如何從中看到性別運動下一步值得努力與開展的方向。

2018.11.18「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支持婚姻平權與性平教育公投案集會現場。Photo by chiang

直接民主不民主:程序不完備,侵蝕人權

在社會的不對等之下,少數或弱勢群體的權益容易被忽略、被壓迫;而這樣的人權議題若交付公投,以多數決影響政策或立法方向的直接民主,很容易淪為多數民意暴力。為了防止直接民主對於人權的侵害,其他國家在公投法規當中,會以一定程度的程序參與權,或是憲政機關的違憲審查機制作為人權保護機制。可惜在我國修正過後的公投法中,除了第一條第二項明確指出「公民投票涉及原住民族權利者,不得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之規定」,將原住民族保障至於公投法之前,沒有提及其他的人權保護機制。

本次面對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出,三個限制同性配偶進入婚姻、限制性別平等教育落實的提案,權益最直接受到衝擊的同志與性別社群,竟然連公投提案的聽證會都無法以利害關係人的身份列席陳述意見(見 我們都是利害關係人 對反同公投說「不」會後新聞稿)。公投法的制度規範完全以提案人為公投程序規範的核心,卻沒有將可能受到影響的公民社會納入思考,而中選會保守的態度與法規解釋,讓台灣社會在毫無社會影響評估之下,經歷了一連串的負面衝擊與影響。

公投元年不平權:謊言宣傳滿天

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的三個公投提案,調整題目文字後,在2018年4月通過中選會的審查,確定交付二階連署。4月到11月這七個月的期間,台灣社會經歷的是鋪天蓋地對於性別議題的抹黑、謊言:例如「同性婚姻合法化,台灣將成愛滋島」、「課本鼓勵學童手術變性」、「同性戀領養剝奪孩子權益」,這些說法都不是事實:以愛滋為例,衛福部疾管署與健保署多次發布澄清聲明,釐清愛滋的感染途徑並非男男性交,而是不安全的性行為,性別團體如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過去也製作了相關懶人包,列舉其他國家的情況,說明醫療資源的提供並不會拖垮國家健保;教育部亦曾公開說明課本對於跨性別者的介紹,是要讓孩子學會認知並尊重不同性別認同。但這些說明都不敵謊言日復一日在社群網路中轉傳,甚至在電視上播放,讓許多對於性別議題不夠了解的選民,最終是被謊言煽動、被恐懼動員而投下公投選票。

作者主張,持續深化已經開始的性別議題討論,結合更多的串連,更多的盟友,讓改變持續發生。Photo by chiang

除了這些宣傳,下福盟為了推動公投,幾乎是無所不用其極。包括在二階連署中,有許多在連署前已死亡的「死人連署」、中醫診所抄寫病患資料的偽造連署,甚至是在選前一個月的公辦說明會,支持公投的相關團體設立「反對意見辦事處」,以「假反方」之姿試圖參與說明會。最終在投票日的各種違法亂象,重重傷害的不只是性別多元的議題,更是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價值。

性別運動的下一步:擴大政治動員

公投之後有不少同志朋友都提到,當走在街上都會想著,現在走過我身邊的這個路人,會不會是投下反對同志權益的那一票;這也是為何選後對於各性別團體來說的第一要務,是同志社群的心理支持資源。性別運動從個人的生命出發,但透過公投,我們學習如何將議題帶往人群,在政治動員的場域爭取選票跟支持,最終得到這350萬支持性別議題的選票,已經遠遠超出選民中5%到8%的同志選票比例,顯示在過去幾個月的宣傳,不管是數位網路或是菜市場與夜市出團宣傳,我們確實已經走出同溫層。而下一步,除了公投後的同婚專法討論,我們要做的應該是持續深化已經開始的性別議題討論,更多的串連,將會讓我們有更多的盟友,讓改變持續發生。

(作者為婚姻平權大平台政策立法遊說專案經理)

相關新聞

👉更多2018年度性/別新聞整理與回顧

@性別暴力篇

@家庭暴力篇

@性平教育篇

@司法改革篇

@男性關懷篇

@單親家庭篇

@新移民篇

@托育政策篇

@長期照顧篇

推薦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