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綠紅/鐳女孩:閃亮女孩改變世界的故事

by 林綠紅

鐳女孩:二十世紀美國最黑暗的歷史與一群閃亮的女孩改變世界的故事》(以下簡稱「鐳女孩」)是一本關於表盤塗繪女工職災的故事。如同書名,女工們確實是「閃亮的女孩」,其不只是形容這群女工在青春年華投入這一行,也是鐳的放射性經由舔畫筆尖進入身體,造成全身骨頭在物理意義上的閃閃發亮。可嘆的是,她們的閃閃發亮,通常來不及照亮自己。不過,還好有這本書,我們才看到她們的故事。

鐳女孩電影劇照。截圖www.loyolaphoenix.com

對於非理工科系的人來說,對「鐳」(radium)的認識多來自瑪麗居禮(Marie Skłodowska-Curie,或稱 Marie Curie),1898 年她與她的先生皮耶居禮發現了這個物質。對關心性別議題的人,也會記得瑪麗居禮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也是第一位獲得二種不同領域(物理學獎、化學獎)諾貝爾獎的科學家。長年來,台灣的教科書上,稱她為「居禮夫人」,一直到前幾年才為她正名。

鐳被當成「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神奇物質的年代

鐳這個物質,在居禮夫婦發現後,開始用於當時尚認為是絕症的癌症治療上,「醫界把鐳灌入金線,直接縫入腫瘤,以便讓局部產生更高劑量的 X光」(萬病之王,頁116)。在當時,鐳被當成「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神奇物質。對於放射線造成的健康影響,很多年後才被證實。而其中,「鐳女孩」的貢獻居功厥偉。瑪麗居禮 1934 年死於白血病,後來也被認為是長期接觸鐳等放射線物質所導致。

除了醫療領域對鐳瘋狂,當時鐳也被運用在其他領域,例如,將鐳與其他物質混合,調製成白綠色夜光塗料,稱為 undark。鐳與硫化鋅反應,塗在表面上,就成了在黑夜中發光的夜光錶。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夜光錶除了一般民眾穿戴之用外,也有運用於國防上。因此,需求大增。再加上,繪製表盤被認為需要細緻的功法。因此,亟需女性勞工投入工作。然而,誰會投入這樣的工作當中?

「鐳女孩」一書,第一位出場的表盤畫工──凱薩琳蕭,1917 年 2 月 1 日第一天在鐳夜光塗料公司的表盤工廠上班,當時她快 15 歲,因為朋友告訴她,那間表盤作坊在招人,負責在表盤的數字與指針塗夜光塗料,工作有趣,而且比一般工廠工作高級許多。她被這個工作深深吸引,但不只是她,當時有許多與她一樣,對這份工作懷有夢幻想像的年輕女性,都想進這家工廠做這份工作。不止薪資高,能接觸到鐳這個新奇、時髦的物質,更讓人心動。

鐳女孩的新聞剪報。截圖自www.moonsugarbeauty.com

黑夜中閃閃發光的畫工

書中提到「凱薩琳看得到粉末四處飄散,作坊到處都覆著粉塵。即便在她觀看的當下,一縷縷微量的粉末彷彿飄懸於空氣之中,最後落在表盤畫工的肩膀或頭髮上,粉末讓工作中的女工們都發亮了起來,令她看得嘖嘖稱奇」(鐳女孩,第一章)。在此工作的畫工不止讓表盤在黑夜中發光,連她們自己也是。

根據凱薩琳的回憶,廠方提供的畫毛約一公釐,而表盤的數字十分細小,為了夜光塗料不超出數字,女工們一代一代傳承下來,就是將沾了含鐳的塗料的畫毛放到嘴裡,她們稱為舔尖。舔—沾—畫,女工們一個教一個,以此種方式,畫出一個又一個的表盤。因為這種工作方式,她們甚至連牙齒都發出夜光。

難道沒有人質疑這樣的工作模式有問題?有的,但是廠方認為接觸的量微小到不需要防護措施。當然,廠方也不會提供。但其他地方,例如歐洲的工廠並不會讓勞工用這樣的工作方式。甚至,連高階主管第一次看見畫工用舔—沾—畫時,這位科學家出言制止女工們「不要那樣做」。之後公司曾經短暫的要求畫工不能再把畫毛放進嘴裡,改以布來擦畫毛。但是布浪費了太多鐳,這樣的措施無疾而終,擦拭布被收回去,畫工繼續舔—沾—畫,以因應夜光表面不斷攀升的訂單(鐳女孩,第四章)。

工廠中正在將手錶表面塗鐳的工人。截圖自維基百科鐳女郎

鐳女孩的犧牲,開啟鐳輻射危害健康的研究

開始有畫工出現,不尋常的疲憊,雙腿僵硬、常發出骨頭的喀喀聲。而女工茉莉馬賈牙痛拔牙後,傷口無法癒合,最後不僅牙齒脫落、潰瘍、牙齦壞死,全身沒有一個地方不痛。茉莉的神秘疾病,最終讓她走向死亡。即使她的醫師有懷疑與工作上接觸的物質有關,請求工廠提供資料。但廠方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透露夜光塗料的配方(鐳女孩,第五章)。一個女工接著一個女工,或病或死,而走向死亡的歷程多是漫長且痛苦,一整個身體逐步崩壞的過程。然而,當時畫工們因為薪水、工作內容而被吸引,她們一個推介一個,女工們之間很多是姊妹、親戚或鄰居,工作初期因就業而獨立自主,以及薪水足以負擔家計而有的光彩,在因為鐳的輻射導致身體衰敗、死亡後,除了身心痛苦外,倖存者也開始集結、反擊。

在那個職災勞工保護制度闕如的年代,鐳女孩們以肉身的苦難衝撞制度,即使上法院,對於她們之中的一些人已是舉步維艱。到底要世人相信發生在鐳女孩身上的苦難有多難?1925 年 6 月 7 日美國鐳企業第一次有男員工死亡,他是首席化學家,這引起了馬藍醫師的注意,之後確認表盤工廠確實有鐳中毒這件事,這件事才浮上檯面受到關注。即使,當時女工已經呼喊夠久了!

鐳女孩集體戰開啟職災制度新的一頁

閱讀「鐳女孩」很難讓人寬心,但值得一讀的原因是,她們多麼像我們上一代的姑婆、阿姨們。開始嗅聞到自由的空氣,想要離家就業、獨立自主;同時,她們也不忘記家裡仍有需要扶持的弟妹,工資總是拿回來養家。她們體認到在職場的生存不易,所以總是互助合作、打集體戰。那一代女人為生活拼搏的勇氣,為之後世代的女人開了路。就如同鐳女孩們的集體戰,為後續職災制度開始了新的一頁,也因她們讓輻射對人體影響的研究有了起步。雖然,這一切都是來自沒有人樂見的犧牲!

相關書籍

延伸閱讀

了解綠紅更多的斜槓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