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 pieces of Love系列】遠距戀情

by 張瓊齡

……我瞭解愛是沒有理由、毫無道理的。

終究,我不屬於這裡,就像我最愛的幾個人都不適合同居或結婚。但是,他們仍然對某個部分的我說了些話,讓我想念這些邂逅。這個部分的我渴望被看見,很多年過去了,我仍記得他們,心裡仍懷著赤誠、絲毫沒被馴服的愛。

By Natalie Goldberg,摘自《療癒寫作:啟動靈性的書寫秘密(The True Secert of Writing:Connecting Life with Language)》

遠距戀情。photo credit:unsplash@Annie Spratt CC BY 2.0
遠距戀情。photo credit:unsplash@Annie Spratt CC BY 2.0

【15/1001】遠距戀情

當意識到每一段戀情不約而同都是遠距、完全不是可以長相廝守的時候,也就同時明白了那樣的戀情是我自己召喚來的。

這裡頭有幾段,是基於我不介意也不認為遠距是問題,得以發生與存在。

但也因為遠距,終究不符合對方的期待,必然告終。

談戀愛很花錢,遠距戀情更不是人人談得起。

再怎麼遠距,戀人們終須一見,耳鬢廝磨,不能夠看不見、摸不著,於是所費不貲。

如今不經意看到一些純粹因近水樓台,方便相濡以沫的戀情,即使不會算命,多少也能料想得到,那多半只會是人生途中的一段風景。

遠距戀情要修成正果,必得痛下決心,付出比談戀愛階段更加難以想像的代價。

有時也因為代價過高,捨得臨陣脫逃者寥寥無幾,於是繼續下去,未必只是基於愛情。

我不禁揣度起自己,專談遠距戀情的深層居心,根本就無意承擔起戀情日常化、生活化的任何責任。

【16/1001】既然妳可以愛任何人

「可以請妳以後別再到我們國家來嗎?既然妳可以愛任何人,能不能請你把這個男人讓給我?我真的還是很愛他……」說這話的時候,她依然是他的元配,可她居然哀求著我這個闖入者。

她在電話彼端說著這話的時候,那個當時還被她愛著的男人,在我身旁面色凝重。

那個當下,我被她話意裡暗指的水性楊花給激怒了,居然非常篤定與用力地回話說:「我有到任何想去的國家的自由,我也有愛任何想愛的人的自由!」然後結束了談話。

然而,當我見過並和這個女人有過一些相處後,便再也沒有辦法只是相信著男人單方面所陳述的:他從來就沒有愛過她呀!從學生時代就是她死巴著他不放呀!他在她的娘家面前是沒有尊嚴的人啊!他們早就已經貌合神離了呀!

我非常確定,完全沒辦法只管自己開心,就可以讓另一個女人以心碎為代價。

不久,當那元配發現原來生過兩個孩子,年紀也有了一點的自己,其實仍有人追求且珍愛著,就毅然決然主動捨離這個每出國一次就談一場戀愛的男人。

我們見面的當下,她就讓我知道,我絕非第一個跟她丈夫有戀情的人,她也坦承,我是當時唯一真的追到他們國家的人,他的露水姻緣通常結束於歸國的那一刻。經濟困窘的他,從來是靠資助出國,完全沒有能力主動談遠距戀情。

基於對伊斯蘭教的錯解與誤解,我從一開始就沒認為自己介入了他人的家庭,尤其,完全沒有抱持著要有任何結果的心念。

真正喚醒我悲憫之心的是另一個女人深沉的哀痛,與所謂的道德、戒律都無關。

【17/1001】每一場戀情,始於看似不可能的前提

於我,每一個戀人都不是一見鍾情。

甚至,由於一開始的漫不經心或者看不出可能,於是心無顧忌、異常放鬆,埋下了情愫的伏筆。相對於某些一開始我有好感、卻被種種莫名矜持而挾制的對象而言,這每一場戀情,都是在看似不可能的前提下開展出來的。

【18/1001】有時戀情只是自戀

意會到有時所謂的戀情其實是「自戀」的成分居多,是在我重讀了部分NO2.寄回的情書的時候。

我們一直要分手,前前後後藕斷絲連了兩年左右,用以判斷是否真的痛下決心分手的關鍵,就是那箱情書。

每次他提分手,我便說那就把我寫的所有情書寄還給我,在我的認定裡,只要戀情不再,那些書信將也不再歸屬於他。

他總遲疑,說那是將來要一起帶入棺木的物件,每聽他這麼說一次,心中便竊喜一次,安心認定分手仍在天邊。

直到某日不期然收到一箱整理妥當的情書,知道已無可挽回。

我欲相對寄還他捎來的情書,他則說不必,若我堅持要寄,將會付之一炬。

為了不讓他焚毀自己的情書,我繼續保有他的情書。

於是我手上擁有著兩箱情書。

心情平復後,我才把寫過的情書一封封拆來閱讀,讀了幾封,便自己發現,這是哪門子的情書?眼裡就只有自己,沒有對方!完完全全是我自戀一場嘛!虧他還熬了這麼久才提分手。

先有這般驚覺後,總算意會到兩情相悅並非天經地義,自戀式的親密關係所在多有。

【19/1001】有時戀情源於自棄

有時新戀情的起點始於某種自棄。

特別是在前面的戀情扮演著被分手的角色時,縱使對方的說詞是他自己配不上,不想耽誤之類的話語,然而被遺棄的悲憤就會勾引出藏在心中的自棄之心。

這種自棄之心正好使人的心緒鬆軟,此時只要有人肯以誠意勤於耕耘,下一株戀情的根芽便有機會冒出頭。

【20/1001】真正的愛,需要勇氣

都說真正的愛沒有理由、毫無道理。

但如果每一段情愛都追溯得出些許理由和道理,難道就真的完全不算是真正的愛嗎?

之所以接受NO1.的追求,某部分是誤以為四年不見以來他還真的念念不忘,暗自關注著我的動向。

之所以接受NO2.的感情,是確知他對我仍有情,在遭受NO1.的事件後,認為誠實是親密關係的必要基石。我賭NO2.誠實。

之所以接受NO3.,我們初相見的那一趟台北苗栗往返的接送緣是關鍵,而關鍵密碼是沿途天南地北的話題中,居然有個冷門的交集:第四世界。

NO4.一直都在持續放電中,對誰都放,但自從先生逝後我已放下天長地久的執念,只想把握曾經擁有。

接收到NO5.那說不出口的情愫時,只想確認情愫來自於雙方,而非任一方的綺思幻想。我沒想過這樣的戀情完全得在檯面下進行,在數度經歷過不能見天日的情緣後,我認為真正的愛,起碼要能經得起公諸於世,而那比起只是相愛,需要更大的勇氣。

是的,真正的愛,需要巨大無邊的勇氣。

(作者現為茲摩達司社會企業執行長;曦望企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專事:社企創投)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