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崛起篇】女力崛起的婚姻處境

by 陳雅馨

許女是來晚晴求助的個案,與先生結婚之前,是一家中小企業的主管,薪資高,收入也穩定。進入婚姻後,因著先生家人的要求而辭去工作,協助先生家族企業的工廠作帳,而先生每個月只給許小姐兩萬元的生活費,其中還必須支付孩子的奶粉錢等。一開始許女甘願為照顧家庭孩子付出,一段時間後,先生對自己態度變差,就算在先生工廠工作,先生仍然認為太太是內人,協助工廠經營運作本是天經地義的事,因此許女還得看人家臉色才能拿那兩萬元的生活費,久了便開始與先生爭執,並產生了重回職場的想法。

女力崛起,在性別權力不對等的婚姻家庭結構下,讓女性處於多重壓迫的處境。Photo by Everton Vila on Unsplash

不甘心捨棄自己原有的能力與職業,繼續在先生家庭中受盡委屈,所幸許女有位體貼善解人意的婆婆,願意尊重許女重回職場的要求,孩子婆婆可以自己帶或者交給托育中心,雙方夫妻進行多次協談後,先生才開始漸漸重視許女的存在與想法,才沒有越吵越烈。但是,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女性能像許女一樣,身邊有一位善解人意、支持自己的家人,尊重許女重回職場的想法?

女力崛起、女力興起,近幾年在台灣社會逐漸成為耳熟能詳的搜尋關鍵字,女性的經濟能力、消費能力、職場工作能力等都有明顯的提升,一直以來,倡議的女性權益不僅從法律條文修法的平等開始,觀念也從男尊女卑邁向到性別平權的發展,並邁向女力崛起的世代。

根據勞動部2016年發布《我國女性政經參與概況》報告,顯示台灣近10年來,女性就業者擔任民意代表、主管及經理人員比率大幅提升,擔任專技人員的比率也逐年成長。以「絕對人數成長率」來看,2015年台灣女性民意代表、主管及經理人員共9.8萬人,較2005年之7.3萬人增加了2.5萬人,成長率為34.2%;女性專業人員共72.7萬人,較2005年之49.2萬人增加23.5萬人,成長率高達47.8%;而女性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共99.3萬人,較2005年之68.6萬人增加30.7萬,也大幅成長了44.8%(如下表)。

女性職場類別 2015/人 2005/人 成長率
民意代表、主管及經理人員 9.8萬 7.3萬 34.2%
專業人員 72.7萬 49.2 47.8%
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 99.3萬 30.7 44.8%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製表)

上述資料顯示出,台灣女性就業在10年內有了明顯的數據增長,但是在數據資料成長的背後,女性是否又多了一份看不見也無法評估的負擔?

另一則故事,就沒有許女這麼幸運了。

黃女在結婚之後繼續在職場上工作,並擔任重要職務,家中的經濟支出大部分也是黃女負責,之後卻發現先生早已經外遇一段時間,也因外遇事件跟先生多次劇烈爭執,先生卻將外遇原因歸咎於黃女事業心強,不關心自己為由來責備黃女,唯有外遇事件讓先生感到有被愛、被重視等說詞不斷責備、數落太太。黃女身心疲憊,多次因為情緒不穩定而影響工作,甚至產生自我懷疑,認為自己是不稱職的太太和母親,好一段時間呈現低落狀態,在多次進入晚晴支持陪伴團體後,才漸漸願意正視自己的婚姻關係,及所面臨的處境。

女性投入職場,有助於國家經濟GDP的產值提高,但現實層面看到的是,女力興起與婚姻摩擦、妥協的衝擊問題,台灣性別角色觀念還是刻板保守,依舊趕不上社會快速變遷與需求,女性仍容易被賦予家庭照顧者或是協助家族企業的角色,男性則應該成為家庭經濟中的支柱等。然而這些都不該是在婚姻中該被指責的對象,也不該是男性因此外遇的理由,更不是婚姻終結的因素。鼓勵女性走入職場到鼓勵女性追求自我,是展現不同性別上更多的成就,讓女性長期被社會壓抑下的能力及才華能被看見,並為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性別刻板印象需要教育翻轉,走向平權,可以使男性活得更自在,也讓女性活出更多自我,使社會更多元美好。

(作者為台北晚晴婦女協會社工)

相關新聞

關心2017年其他性/別人權議題的發展。文章如下:

@人身安全篇

@兒少性侵篇

@性平教育篇

@同婚修法篇

@長期照顧篇

@托育勞動篇

@年金改革篇

@司法改革篇

@新移民篇

@環境正義篇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