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正義篇】空污防制 不能再以經濟發展和用電需求犧牲健康與環境

by 許心欣

在高雄長大的芳如,小學時氣喘發作,青春期一度好轉,但這幾年狀況越來越差,只因幾年前跟先生從台北搬到台中,中部空污讓她每年冬天都很辛苦,甚至感覺沒有最糟只有更糟!芳如從小最恨氣喘害她無法平躺入睡,必須坐著睡覺,沒想到三十年後又是如此。而芳如的先生原本並非過敏人,二年前卻遭醫生判定被誘發氣喘……

台中親子共學團的媽媽說,小孩晚上常會鼻塞睡不好,一次到宜蘭旅遊居然不鼻塞可安睡,驚覺是空氣差異的問題,回家後趕緊添購空氣清淨機,孩子從此可比較好睡。台中荒野親子團的家長說,異位性皮膚炎的孩子在空污期間會惡化,搔癢難耐。一位住豐原的退休老師,對空污極度敏感,只要台中紫爆期間,就會躲到台東避霾,現在甚至已用腳投票離開故鄉而長居台東了。

環保及公民團體質疑環保署空污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是幫財團撐起保護傘,要求環保署不要打假球!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提供

類似這樣遭空氣污染影響健康和生活品質的案例,在中南部愈來愈多,只是過去單純認為自己體質不好,近年空污意識抬頭,許多人驚覺原來自己和小孩的過敏、氣喘、咳嗽、鼻塞、流鼻水、眼睛癢、過敏性皮膚炎變嚴重….等症狀,竟然跟空氣污染有關,只要離開污染區,症狀常不藥而癒!因此這些受害者對空污影響健康深信不疑,因為切身的人體感受,比任何官方美化過的數據更加真實。

台灣中南部秋冬春三季,PM2.5濃度不時飆高,不僅城鎮籠罩在濃厚的霾害之中,空氣髒到看得見,不只影響能見度更影響健康,空污嚴重期間,醫療院所就診人數增加數成,甚至也增加住院和死亡人數。去年(2017)台中和高雄各舉辦二次反空污大遊行(見 1217反空污大遊行 中、南部居民站出來救健康反空污大遊行 高雄提四大訴求),讓更多人注意到空污問題,也引發中央和地方不得不重視,行政院因而提出14+N空污防制策略、提高秋冬空污費率、調漲移動污染源空污費率等措施。但環保團體認為是新瓶裝舊酒,依然有抓小放大、未處理燃煤污染大戶、季節費率差距太小、固定污染源費率過低等批判。

在民意要求下,多年未修的《空氣污染防制法》終於進行檢討修正,但目前行政院送進立法院審議的草案版本,仍有許多保護財團利益和煙囪污染的條文,不符合民間要求健康優先的期待(見 政院空污法修法草案 遭質疑為業者開後門翻修空汙法送立院 環團:環保署打假球!),且面對全民分秒都得呼吸的空污問題,不如馬政府時代快速修食安法的態度,讓人失望。

1217反空污大遊行 中、南部居民站出來救健康。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提供

另2016年末,空氣污染指標改成AQI(空氣品質指標),《空氣品質嚴重惡化緊急防制辦法》則配合該分級修正,然環保團體多次表達PM2.5分級門檻過高,各種強制減排作為形同虛設,將淪為壁紙,但環保署堅持不採納不願調整,結果2017年底耶誕假期和元旦期間全台霾害嚴重,事實證明分級有問題,環保署才坦承要檢討修正。在此看見科技官僚的傲慢,無法苦民所苦,也不願虛心採納民意,造成制度空轉,人民健康更因此被犧牲。

多年來,中南部是空污重災區,而民進黨在雲林以南執政多年,尤其在空污最嚴重的高雄市執政近20年,但空污問題只能說有改善,但從未解決。2014年底台中以南全面綠化,2016年5月起民進黨全面執政,在空污治理上雖較國民黨執政時期有誠意,也端出較多改革方案,但面對要求解決空污日益高漲的民意,以及見縫插針步步進逼的政敵,這些措施和治理成效無法讓人民滿意,過去的陳疴變成現在必須概括承受的危機。

執政黨不能再以經濟發展和用電需求來犧牲健康與環境。健康空氣是基本人權,蔡政府應展現執政能力,呈現政黨輪替的價值,達成過去國民黨做不到的,落實公民參與、廣納民意,打破官僚與菁英決策模式,加大空污防制力道,且非核與無煤不該是二選一,加速產業與能源轉型,發展綠色GDP,並以追求符合WHO標準的空氣品質為目標,讓台灣能早日實現非核家園,也邁向無煤家園,唯有健康的國民,良好的環境,才是國家社稷之福,不是嗎?

(作者為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研究員)

相關新聞

參考資料

關心2017年其他性/別人權議題的發展。文章如下:

@人身安全篇

@兒少性侵篇

@性平教育篇

@同婚修法篇

@長期照顧篇

@托育勞動篇

@年金改革篇

@司法改革篇

@新移民篇

@女力崛起篇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