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教育篇】2017年性平教育體制內外的困頓之路

by 黃嘉韻

2017年是推展性別平等教育上艱危困頓的一年,以宗教團體為幕後主力的反對同志教育勢力,藉由聯合地方民意代表施壓各縣市政府教育局,各類違法要求諸如:

  • 金賽和性別光譜爭議教材退出教科書;
  • 提高各縣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家長的名額,增加達四倍;
  • 經家長會同意方可設性別友善廁所;
  • 性平教材要上網公告由家長共同把關;
  • 性平內容不納入學生評量和學測成績;
  • 不當性平教育退出校園,企圖利用家長和議員對於孩子教育的關心與關切,將性別平等教育驅趕出國中小校園,並改以「兩性教育」取代之等不勝枚舉。

讓「以學生為中心」的性別平等教育能夠繼續前進。Photo by tam wai on Unsplash

宗教團體勢力打壓同志教育、性教育、情感教育

而各地方教育主管機關面對這一波議員和家長不符性平教育精神的提案,有屈意配合者,有悶不作聲者,除高雄市政府明確表達支持第一線教師合法教學性平教育課程外,並未看到其他縣市政府有積極的作為。

台灣自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後,這20年來,不論是學校或是民間社團,均認同該法的立法宗旨,致力於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然而,從2011年至今,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卻面臨許多反挫與阻撓,宗教團體勢力頻以各種手段打壓同志教育、性教育、情感教育、多元家庭教育之施行,並廣泛運用社群媒體(如LINE)和媒體平台,散佈許多關於性別平等教育的不實謠言與污名,意圖煽動社會大眾的恐慌與不安,藉此吸引許多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的人士參加行列。

近年來,無論是12年國教課綱研修會議、兩公約國際會議(編註:《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家庭教育法研修會議等公部門或國際會議上,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他們自稱關心台灣教育的家長,在會議上每每打斷其他代表的發言,不允許不同意見發聲,針對提出建議的國際專家學者,當場大聲駁斥,並阻止會議進行,更有甚者,與持不同意見的人發生口角,並以手舉牌暴力敲打其他團體的代表。

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教師、學生與家長可能會因個人信仰或文化觀念,而對多元性別有不同看法或衝突。事實上,無論是我國《教育基本法》或《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等國際公約,家長並沒有全然決定子女是否接受國家教育內容的權利。「即使你有不同意見,但我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已是成熟的民間組織基本理念,但反同家長團體所表現出的行為與態度,顯然與民主社會應具有的包容與尊重、平等多元精神頗有差距,更與一般民間團體透過公共議題的討論、倡議、說服、立法等來尋求解決問題的方式,大相逕庭。

中央主管機關至各縣市政府應堅守《性別平等教育法》公平正義之精神

就在性別平等教育的處境不斷惡化、教材被污衊抹黑、性別平等教育亟需更積極落實之際,中央主管機關至各縣市政府非但無採取主動積極、有效地進行澄清謠言,甚至採取討好配合,邀請支持性平教育與反同團體雙方進行「溝通、對話」,以尋求「共識」。此舉非但無法解決這波針對性平教育發動的攻擊,以溝通協商取代既有的性別平等教育政策與法律,更是漠視第一線教師的專業自主及教學自由,無法保障多元性別孩子在校園處境及受教權益。

教育應該以學生為本,惟仍樂見家長參與學校性平教育,此亦有助於校園性平教育的推動。因此,在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時,不應只侷限於學校校園的學童,教育主管機關理應擔負起提升家長性別平等意識、協助家長參與學校性別平等教育推動,讓家長成為支持學校性別教育的正向力量,才能有助於孩童的學習。若一昧消極因應或以廣納「多元」的聲言來包裝歧視性語言、放任宗教引領性別平等教育,不但無法協助校園消除性別歧視,亦限縮教師的專業自主權。

性別平等教育是國家既定教育政策,執政當局應該堅守《性別平等教育法》公平正義之精神。面對這波家長對於性別平等教育及同志教育的疑慮、誤解,教育主管機關應主動積極澄清錯誤訊息,正視性別、性傾向多元差異的科學知識,思考如何採取更積極有效的措施落實性別平等教育政策,維護教師的專業自主與學生受教權,讓台灣成為民主自由的人權國家,讓「以學生為中心」的性別平等教育能夠繼續前進。

(作者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祕書長)

相關新聞

關心2017年其他性/別人權議題的發展。文章如下:

@人身安全篇

@兒少性侵篇

@同婚修法篇

@長期照顧篇

@托育勞動篇

@年金改革篇

@司法改革篇

@新移民篇

@女力崛起篇

@環境正義篇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