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心筠/約克大學工會罷工實錄:我是學生也是勞工

by 彭心筠

2017年初,我曾介紹過加拿大約克大學的工會(見 加拿大約克大學學校工會提供全方位的保障)。剛好一年後的現在,我正經歷著約克大學每兩、三年發生一次的工會罷工。我身為工會的一員,抱著興奮又好奇的心,踏入有史以來第一場學校罷工的場域。過程中,我看見工運的價值,佩服成員們動員的力量,並支持罷工作為爭取公平正義和勞工權益的手段,但同時也看見其中權力關係的運作,及罷工的複雜性及對相關人員的影響。目前罷工仍在進行中,因此我希望透過一些整理,也讓大家有機會了解學校工會的運作。

加拿大約克大學正進行的工會罷工行動。彭心筠提供

約克大學工會是加拿大職員工會(CUPE,註一)下的3903,簡稱CUPE 3903。CUPE 3903 內有三組成員,unit 1(全職研究生的教學助理TA,並與學校簽有合約,負責教課、帶團體、評分等)、unit 2(非全職研究生,在學校教書、簽有教職合約、代課、及約聘教師)、及unit 3(全職研究生,且為研究助理GA)。2017年中,因與學校上年度針對三個unit的勞動協定到期,工會依規定提出共110項建議(註二)作為下次協議的談判條件,從年中開始,每星期與校方開會,卻始終無法達成協議。在半年協商之後,工會提出最後底線(稱為Red line),包括提供unit 1在暑期沒教課時的補助、unit 2約聘僱教師的工作保障,並增加每年聘用全職教師的名額、及讓unit 3研究助理的800個工作,重新回到工會,繼續享有福利(學校幾年前將研究助理從工會除名)、並增加對性暴力倖存者服務的補助金。在學校對於工會最後要求仍無法做出承諾後,協商宣告破局,CUPE 3903也在2018三月初正式進行罷工,合法停止一切與工作相關的勞動。

工會成員代表多數是研究生,一部分為約聘教師,罷工前一個月,所有工會成員以email聯繫、組織起來,以自願方式排班到大家教學的班級中,向大學生解釋協商和可能罷工的結果,以及罷工開始後可能造成的影響。學生們可能面臨課程、作業、發表,及考試延期、取消,或遇到不知如何算學期分數的狀況,以及是否能如期完成學業等焦慮,工會成員入班進行討論,並根據學校理事會的政策,宣導在罷工期間,學生有權因支持工會而拒絕上課、不交作業、或缺席考試,同時教授則不能強迫學生上課,或因缺席而扣分。

罷工前一星期,學校針對工會的訴求提出最終版本回應,此版本開放所有工會成員進行投票,若多數工會成員不滿意學校的最終回應,則可在投票拒絕此回應後,由工會帶領正式進入罷工。2018年三月初,約克CUPE 3903投票拒絕接受校方的最終回應,開始罷工後,暫停所有工會成員的授課,同時也拒絕提供任何線上教學、校園外授課、回復學生email、課程的安排、及任何後續安排,並且監督其他工會成員是否有繼續授課這種不遵守罷工,或跨越界線的做法(稱 “cross the picket line”),以維持工會的團結力量。

工會核心成員在兩、三天內將不同學院的系所分工,設置在各個罷工地點,在外面通往校區的七條路口,設立屏障、限制進入車輛、控制時間,以造成不便的方式干擾學校運作,且在車輛等待進入的同時,派人說明罷工的目的。每天兩梯次,每梯次選出幾位隊長,負責罷工路線間的聯繫。其他成員則維繫車輛進出、計時、與駕駛溝通並傳達訊息、提供食物、簽到、或作為人牆搖旗吶喊。罷工中,工會提供補助(strike pay),以最低時薪讓工會成員在參與罷工同時,有收入保障基本生活開銷。

加拿大約克大學工會罷工行動。彭心筠提供

其他團體包括CUPE 3902(多倫多大學)、Students for CUPE 3903(約克大學大學生組織),和YUFA(約克大學的全職教職員工會聯盟)都出席走入罷工行列。此外,CUPE 3903也與地鐵站協議,阻擋幾個與地鐵連通的公車總站,讓公車無法進入校園,增加上學或上班難度,因為地鐵站也有他們的工會,「工會幫助工會」 (Union helps union),勞工們要團結。

過程中難免有反彈,例如課程被延期的學生們,認為自己喪失學習的權利;罷工時間的不確定、延期上課影響暑假及下學期的課程安排,都令人覺得不便。有學生在罷工地點比中指大喊「滾回去工作(go back to work!)」,但也有大學生在校園裡發傳單支持他們的TA、約聘教授罷工爭取權利,讓學生有更好的環境和未來(註三)。

工會成員也對罷工行動有不同的討論。由於全職教授屬於不同工會,沒有參與罷工,因此透過觀察停課數量及所屬系所,就可以看出資源差異。一些有資源請全職教授的科系,例如法律、商業、經濟等,維持上課的數量也多,人文、社會、性別等停課的便多,藉此可以看出學校的商業取向及經營政策,同時也邊緣化及弱化某些學術領域。當然,工會代表之間,誰講話大聲、誰有權力主導那110項建議、種族或性別的比例(白人男性有較多領導權),都存在權力關係。罷工期間有家庭或是小孩的研究生TA及約聘僱教師,失去學校收入,也無法參與罷工,則必須另外兼差打工維持家計。種種多樣性都在罷工期間需要一步步被考量與改進。但工會本身也正因經歷了多次的罷工,吸取經驗,才讓約克大學成為加拿大學校工會福利前三名的大學。

我在過程中被工會成員的動員感動、被工會系統的強大感動、被年復一年的抗爭和成果感動、也被懂得批評工會缺失但同時支持工運價值的學生感動。身為學校工會成員,我們「既是學生,也是勞工」。每次當我與其他成員提起,台灣的大學幾乎沒有工會,僅有2013年臺灣大學為首成立了學生勞動者為主的工會(見 張智程:作為「非典型工運」的「非典型學運」 : 台大工會的課題與時代意義),經歷沸沸揚揚的各種討論。這個經歷讓我更珍惜身為工會成員享有的一切醫療及教育福利。工會對薪資、勞動條件、未來退休金、及相關等的監督及保障,一步步經過漫長的等待和衝撞,都是得來不易的珍寶。台灣的勞動條件何時能在大學內普及,讓是學生也是勞工的研究生助教(理),能夠以勞工的身份受到契約的保障,同時安心自在的學習?

註一:The 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是加拿大最大的工會,在有將近650,000的會員,主要工會成員集中在健康照護、緊急服務、教育、早療及托育、社會福利、交通運輸業及航空業。在全加拿大有超過70間公司行號等單位的會員。

註二:約克大學與學校協商的內容紀錄

註三:對於學校人事聘用的決策,將影響所有未來的學生。目前學校只聘用少量的正職教授,其他大量課程以約聘教授,及博士生、碩士生作為TA在授課。沒有正式缺額的長遠結果,便是約聘僱教授的工作未受到保障,且未來畢業的碩博士生再也找不到教職工作,最後影響的仍是大學生的受教品質。

了解更多心筠在加拿大多倫多的職場與生活觀察,文章如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